笔趣阁 > 国色生枭 > 第一七一五章 故盗

第一七一五章 故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达无利脑勺边上,被石头打出一个血洞,鲜血直流,达无利一手按着伤处,地上滚动挣扎,痛苦不已,黝黑大汉几人都是大惊失色,往石洞口看过去,只见一道身影从洞口外正缓步走进来。

    黝黑大汉只觉得杀气逼人,禁不住后退两步,身边几名大汉也都是显出惊惧之色,那名举着火把的大汉手臂颤动,火光投射在石壁上,扭曲妖异。

    来人年纪轻轻,神情冷峻,竟然是看也不看黝黑大汉等人,径自走进山洞之内,瞧了皇后一眼,这才径自走到达无利身边。

    黝黑大汉等人就像被施了法术一样,也不拦阻,呆呆看着年轻人走到达无利身边。

    这年轻人,自然就是楚欢。

    楚欢走过去,一脚踩在达无利的背上,一只手抓住达无利的头发,拉扯上来,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搁在达无利的咽喉处,二话不说,轻巧地一拉,割断了达无利的喉咙,达无利喉头喷血,喉咙里发出“嘎嘎”的声音,全身颤动。

    黝黑大汉之人都是脸色大变,楚欢已经站起身来,收起匕首,扫视几人一眼,含笑道:“碰过她的,自己砍断自己的手臂,哪一只手碰过,就自己砍哪只手,没有碰过的,自己戳瞎自己一只眼睛,最好不要我来动手,我技术很差,一不小心,就能要了你们的性命。”

    黝黑大汉喉头蠕动,彻骨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

    他身边几名大汉也都是全身发寒,楚欢的动作实在是太过轻巧,也太过随意,杀人甚至比杀一头猪还简单利落。

    “要我手臂?”先前抬着皇后过来的一名大汉虽然惊惧,可是倒也有些胆量,见楚欢孤身一人,自己这边数条人高马大的大汉,人多势众,胆气微壮,顺手抄过一旁靠在石壁上的一柄钢叉,照着楚欢便刺了过去。

    这人身材高大,力气不小,钢叉刺过来,虎虎生风,皇后此时已经爬起身来,靠在石壁上,见此情景,失声道:“小心……!”

    只是那大汉的速度,在楚欢眼中,慢如蜗牛,探手抓住钢叉,大汉一惊,想要扯回去,楚欢却是顺手往前一松,那钢叉的叉柄戳在大汉胸口,大汉顿时便觉得胸口一阵剧疼,手上一软,已经被楚欢顺手躲过钢叉。

    楚欢调转钢叉方向,钢叉对准那大汉,手上微一用劲,投掷过去,“噗”的一声响,那钢叉刺入大汉的左肩头,余力不小,大汉被一股推力推着向后退,“叮”的一声响,钢叉已经刺入墙壁,将那大汉钉在了石壁上。

    黝黑大汉等人更是大惊失色,边上汉子还想上前,黝黑大汉抬手挡住,随即向楚欢拱手道:“兄弟好功夫!”

    楚欢背负双手,微笑道:“我的话还算数,斩断自己的手臂,或者戳瞎自己的眼睛,你们还能活下去,我素来不会赶尽杀绝,总会给人留退路。”

    “大哥,和他拼了。”边上有汉子厉声道。

    “住口!”黝黑汉子厉声道,依然是拱着手,“兄弟,咱们是为了活命,这才冒犯,我是他们的大哥,事儿既然干下,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你杀了我们一个弟兄,我们无话可说,不过还请您高抬贵手,饶了其他人。”

    楚欢微笑道:“饶了他们?既然出来干这行,就该知道这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你们方才又为何不饶了别人?跟在你们屁股后面追了半宿,总不至于一条性命就两清。”他虽然面带笑容,可是双眸冷厉,“你们如果只是劫财,事情就好办,可是你们欺辱她,便是不成,没有足够的鲜血,这事儿完不了。”

    “大哥……!”边上又有一名大汉叫喊出声,不等那人说话,黝黑大汉转过身,抬起一脚,踹在那人的腹间,这一脚毫不留情,宛若对待仇敌,那人惨叫一声,抱着小腹,栽倒在地,其他几名大汉都是一惊,不敢开口。

    “兄弟,他们所作所为,都是我指使的。”黝黑大汉道:“我卸一条胳膊,再戳瞎一只眼睛,就算替他们赔罪,你就饶过他们,成不成?”

    楚欢打量黝黑大汉几眼,道:“看你样子,也算是条汉子,如今世道混乱,便算打家劫舍,我也能理解你们,可是为何要欺辱妇人?”

    黝黑大汉无奈道:“我们躲在这山中有些日子,都快半年没碰过女人,所以……都怪我们一时糊涂……!”

    楚欢问道:“你们躲在山中?你们到底是什么来路?”此时才认真打量那几名大汉,见有两三人头上缠着头巾,相貌轮廓也有些奇特,皱眉道:“你们……总不至于是鬼方人吧?”

    几名大汉都是一怔,黝黑大汉奇道:“兄弟……兄弟知道鬼方?”

    楚欢闻言,叹了口气,道:“如此看来,你们当真是鬼方人,你们是哪个洞的?”

    楚欢与鬼方人接触不前,知道鬼方人本来生活在安邑道的大沂蒙山,因为当初鬼方十六家族买下了大沂蒙山,所以沂蒙山也就形成了以十六家族为首的十六洞。

    十六洞加起来,有万余名鬼方人,一直都是遭受到欺压,而楚欢与鬼方的鬼主赫溪谷交情不浅,鬼方在楚欢剿灭黄氏一族中立下了大功劳,所以安邑总督袁崇尚接受楚欢的建议,划了一处村镇,专门用来安置鬼方人,鬼方人在大沂蒙山居住多年之后,终于下了山,有了可以维持自己生计的耕地。

    楚欢却是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竟然遇上鬼方人,而且他们还在北岭沦作强盗。

    黝黑大汉忙道:“我是克同洞的,兄弟似乎对我们鬼方很了解,难道是我们鬼方的达客?”

    楚欢知道“达客”是鬼方对朋友的敬称,微一沉吟,却是走动皇后身边,轻声道:“你怎么样?”他不好在别人面前暴漏皇后身份,只能如此称呼。

    皇后脸色苍白,轻摇摇头,示意并无大碍,只是看楚欢的眼神,多了一丝感激,不过这种神情一闪即逝,低声道:“我不要看到这些畜生。”

    楚欢微微点头,想要搀扶皇后,却觉不妥,只能轻声道:“我们先出去……!”

    皇后走了两步,却是双腿发软,一个踉跄,几乎要跌倒,楚欢反应极快,已经探手抱住皇后腰肢,知道皇后必是惊吓过度,轻声道:“我扶你出去。”

    皇后犹豫了一下,微点螓首,楚欢抱着皇后腰肢,缓步出了洞,瞧见皇后肩头衣襟被撤破,露出雪嫩的香肩,晶莹剔透,心下倒是惊叹,暗香皇后不但脸庞保持青春美貌,便是这肌肤,也没有丝毫的松弛衰老,紧致而光滑,宛若少女的肌肤一般。

    皇后的腰肢很柔韧,丰腴却不臃肿,虽然比不得姑娘家那般苗条纤细,却另有一番妇人的成熟体态,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妇人独有的体香,却也是沁人心脾。

    皇后只觉得双腿发软,虽然不想与楚欢身体太过接触,可是她对这山洞充满恐惧,只想早些出去,无奈之下,只能半边身子倚在楚欢身上,任由楚欢扶着出了山洞,走出洞来,才发现外面茂林斑驳,枯藤缠绕,乃是一处极为隐秘之所,心下倒是后怕,俺想也幸亏楚欢能在这黑暗之中追寻到这里及时出现,否则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呼吸着洞外清新的空气,皇后只觉得自己死过一回。

    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只见到几株大树后面闪出两道身影,却是媚娘和祁宏一前一后上前来,两人瞧见楚欢扶着皇后出来,都是松了口气,媚娘上前来,见皇后脸色苍白,香肩裸露,犹豫了一下,脱下了外套,递给楚欢,她里面着一身贴身的衣衫,将她前凸后翘的优美线条勾勒出来。

    楚欢接过衣衫,微微点头,知道媚娘虽然不喜欢皇后,却也不忍见皇后受辱,当下给皇后披上,轻声道:“你们扶着皇后先过去歇息。”

    媚娘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扶住了皇后手臂,楚欢这才转身回到洞中,黝黑大汉等人本以为楚欢放过自己,见得楚欢回来,顿时都是显出惊色,纷纷往后退,显然都是对楚欢害怕至极,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挤在山洞角落处,看上去十分狼狈。

    “你们知道赫溪谷?”楚欢背负双手,扫视众人一眼。

    黝黑大汉立刻道:“那是我们鬼方的鬼主……你认识他?”

    “认识。”楚欢道:“他是我的达客,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不单赫溪谷,易谷思我也认识!”

    “啊?”众人更是吃惊,需知鬼方与秦人很少来往,大沂蒙山也一度是秦人的禁地,秦人能够知道鬼方有十六洞就已经很少,更莫说知道十六洞洞主的名字。

    楚欢沉吟片刻,才问道:“鬼方曾经出动数千人马,帮助官府攻打玉锁湖,你们可知道?”

    黝黑大汉脸上立时显出傲然之色,道:“自然记得,我们都在队伍里,那是我们鬼方最荣耀的一次战斗,鬼方的青壮,几乎全都出动,有三千多人马……!”

    “原来你们都在其中。”楚欢道:“如此说来,你们也从大沂蒙山下山,被官府妥善安置?”

    “妥善安置?”黝黑大汉显出讥嘲之色,“袁崇尚那个狗杂碎,楚达客在的时候,他就装模作样,可是楚达客走了之后,他对我们依然是收重税,他说了,我们不但有大沂蒙山,而且还划了土地给我们,就该交双份的赋税……!”

    楚欢顿时皱起眉头来。

    “鬼主息事宁人,不想与官府争执,好在我们鬼方人勤劳,不但种田,而且继续在山里种植药材……只要能够活下去,缴纳双份的赋税,也就忍了。”黝黑大汉握起拳头,随即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多,问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你刚才说到的楚达客,是不是当初从京城到安邑的钦差楚欢?”楚欢问道。

    黝黑大汉更是诧异:“你……你知道楚达客?不错,楚达客待我们鬼方人十分真诚,如果当官的都和他一样,我们也就不必落草为寇了……!”

    “那你们见过楚欢?”

    黝黑大汉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楚达客是我们鬼主和易洞主的好达客,也是我们鬼方人的好达客,如果不是他,我们只怕早就饿死了……我们出兵攻打玉锁湖,就是因为楚达客的命令,他对我们好,我们当然为他卖命,只可惜我们没有亲眼见过他……!”

    楚欢叹了口气,道:“他帮助你们,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生活,如果他看到你们落草为寇打家劫舍,一定会很痛心,如果看到你们欺辱女人,一定会很生气!”

    黝黑大汉显出一丝愧疚之色,摇头道:“我们也并不想如此……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这么多?”

    “对你们如此了解,你们说我能是谁?”楚欢背负双手,叹道:“赫溪谷鬼主一向可好?楚某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黝黑大汉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失声道:“你……你……你就是楚达客?”——

    ps:今天第三章,前面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