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冥王归来 > 第159章 盲治

第159章 盲治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之冥王归来最新章节!

    此刻,她脑海中满是秦羿的身影。

    在烂尾楼的时候,她就决定,要把最宝贵的东西交给秦羿。

    她不在乎年龄,不在乎有没有爱情。

    今晚,她只想好好的做一回自己!

    ……

    唐骁月就像一只苍蝇,寸步不离的死贴着秦羿。

    她总觉得他今晚不大对劲,就像是一个小偷,想要猎取一朵带有剧毒的玫瑰,显得踌躇不决。

    唐骁月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味,因为这是秦羿身上从没出现过的状况。

    这中间有鬼!

    肯定是和那个女人有关。

    果真秦羿已经第十七次在那个房间门口晃悠了,但都没有进去。

    “唐小姐,你跟了我一晚上,不累吗?”

    秦羿不自在的抖了抖衣领口,呼了口气,皱眉问道。

    “你在流汗,想做亏心事吗?”

    唐骁月眼光何其毒辣,堵在门口,仰着光洁的下巴问道。

    “管你什么事?”秦羿皱眉问道。

    “我……我要替东州的温小姐看着你!”唐骁月拿温雪妍当挡箭牌,理直气壮道。

    “让开!”

    秦羿知道唐骁月的想法,但给苏寒雨治病对他修炼极为重要。

    无论如何,他必须得一试。

    “你今晚,真的决定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吗?”唐骁月冷然问道。

    “是的!”

    秦羿坚定道。

    “为什么,就因为她身材好吗?我也没觉着这个老女人比我、小芸、还有温小姐漂亮啊?”

    唐骁月往前一挺,不服道。

    “无理取闹!”

    秦羿眉头一沉,拨开了唐骁月,下定决心,快步推开门走了进去。

    “人渣!”

    “无耻混蛋!”

    唐骁月气的直跺脚,真想冲进去一枪毙了那个狐狸精。

    但想了想,她名不正言不顺的,也是没辙。

    再者,秦羿允许她与常人不同的胡闹特权,也是有限度的。

    这毕竟是郭公馆,她也不好伤了秦羿的面子。

    唐骁月铁青着脸,下到了大厅。

    “唐小姐,苏教授怎样了?”扁老起身笑问道。

    “什么苏教授,就是个狐狸精!”

    “你们都去歇息吧!”

    唐骁月从腰间拔出配枪,往桌子上一拍,不爽道。

    扁老与郭长松等人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碍于唐骁月的军威,悻悻而退。

    唐骁月大马金刀的躺在沙发上,她要看看,这对“狗男女”到底能干什么好事。

    ……

    秦羿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床边。

    苏寒雨拥有超级火辣的身材,就像是致命的毒药,没有人能抵抗她的魅力。

    秦羿是男人,他不好色,但不代表绝对能抵挡住这种致命的吸引。

    因为他就是个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苏寒雨心乱如麻,这还是她第一次与男人单独在一起。

    房间里的空气弥漫着尴尬的气味!

    柔和的灯光下,面前这个清秀的少年,像谜一样深深的吸引着她。

    “苏教授,你的病……”

    秦羿默念心经,压住内心的暇念,平静道。

    “秦先生,叫我寒雨吧,咱们好歹也同生共死过了,不是吗?”

    苏寒雨妩媚笑道。

    秦羿暗叫头疼,这位外表冷若冰山的女教授,像是别有深意啊?

    苏寒雨的病,是因为她的命格太过特殊。

    她天生五行属火,又生辰八字全都占火,是典型的纯火命!

    火为阳,火气太重,则阴衰,阳元烈。

    这股阳元潜藏在她的檀中穴,所以导致越来越大,一旦接触男人阳气,便如火上浇油,疼痛难当。

    苏寒雨又是黄花之身,这股阳元之气淳厚无比,足够抵得上三颗丹药的威力了。

    一旦炼化吸收,对他的修炼,无疑是如虎添翼。

    要化解阳元,最好的办法是像葛老鬼那样用双修法子。

    鬼王秘书中也有记载融合之法,但秦羿以前在地狱中不曾用过,现在也绝不会用。

    在女人方面,他是比较自律的!

    所以,他只能通过真气,强行将苏寒雨的阳元排出。

    “秦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苏寒雨娇羞问道。

    嗯!

    秦羿点了点头。

    苏寒雨现出了魔鬼身段,像刀子一样切割着秦羿理智的神经。

    秦羿顿觉浑身火烧,但很快他平息了下来。

    “寒雨,记住我教给你的法诀!”

    秦羿神色肃穆的叮嘱道。

    “秦先生,我知道的。”

    苏寒雨盘腿坐在秦羿的对面,娇滴滴道。

    虽然她有心许给秦羿,但面对面坦诚相对,还是很不自在。

    秦羿闭上了双眼!

    选择了盲治!

    一道符法先是封印了檀中穴四处脉络,防止元气走散。

    然后双掌隔着一尺,以真气柔劲揉捏、拍打,将阳元全部逼到檀中穴封印之中。

    虽然秦羿是闭着眼睛的,但清晰声响不绝于耳!

    苏寒雨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稍倾,她只觉胸口剧痛无比,但很快又被秦羿的掌劲给化解了。

    秦羿暗叫头疼,他本是踩着高压线治病。

    苏寒雨这娇滴滴的样儿,差点没散了他的功。

    苏寒雨见秦羿神色不妙,连忙咬紧牙关,默念法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减轻那种感觉。

    此刻难得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大名鼎鼎的秦侯。

    她发现,秦羿长的是挺耐看的。

    这家伙的肌肤比女人还白,薄薄的单眼皮,与冷峻的轮廓,配上那垂在额角的刘海,让他显得很酷。

    只是他不爱说话,平时穿着随意,显得有些土气。

    要是稍加打扮,比起电视上的那些明星,一点也不逊色。

    吁!

    秦羿终于用真气把阳元尽数逼入了檀中穴。

    “得罪了!”

    秦羿突然出掌,精准的印在檀中穴上。

    啊!

    随着苏寒雨的一声尖叫!

    秦羿剑眉一凛,手心真气急收!

    苏寒雨胸口一麻,像是有什么东西生生被抽离了。

    霎时,如遭电击,好不酥麻。身子一歪,倒在了秦羿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