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凡小仙农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荣城志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荣城志

作者:陈家有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不凡小仙农最新章节!

    《荣城志》,记载着荣城的历史。

    可是,由于荣城的历史中,有着不少见不得人的内容,所以这《荣城志》,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够看见。

    除了荣城的城主之外,就只有荣城元老会的诸位常任元老能够窥见。

    张家家主张杉,作为五位常任元老之一,手中也有一本《荣城志》,他拿着《荣城志》找到了张青山。

    张青山为了张家,杀掉了药宗弟子,张家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誓与张青山并肩作战。

    药宗既然是接下来的强敌,张杉自然要准备一下。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张青山就找到了记载着药宗之事的《荣城志》,与张青山共同参详。

    “药宗成立于百年之前,只是炼丹师自发的组织而已,一直籍籍无名,可是,三十年前,丹皇接任药宗的宗主之后,却突然崛起,仅仅数年的时间,就发展壮大!药宗的总坛位于荣城以北,与药宗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对于药宗的崛起,当时的荣城城主并没有过多的干涉,直到十年前荣城发生了失踪事件。”

    张杉侃侃而谈,将《荣城志》上所记载的关于药宗的事情,源源不断的告诉了张青山。

    张青山并没有插嘴,只是洗耳恭听。

    “当时的荣城城主亲自带队,调查失踪人口之事,而调查的结果却令人震惊,居然是药宗捣鬼,以人入药,炼制高等级的丹药,以增强药宗弟子的实力!城主发现了此事,并带人闯入药宗总坛救人,可惜的是,城主错误的估计了药宗的实力,不仅没有能够将人救出,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上了!当时的荣城城主是化神境界的强者,他所带的人也有好几名元神境高手,可就算如此,却依然失败了,可见药宗之强。”

    说到这里,张杉不由得看了张青山一眼。

    即将面对的敌人如此强大,张青山会是如何态度?

    和预料的不同,张青山脸上的表情却格外从容,似乎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语而惧怕。

    张杉又道:“这是十年前的事情,十年之内,药宗不断壮大,只怕实力已经突飞猛进,由于城主阵亡,所以药宗以人炼药之事也不了了之,荣城任命了新的城主,就是来自于荣城华家!所幸的是,药宗似乎达到了目的,并没有继续掳走荣城之人,此事也被《荣城志》记录了下来!阿青师父,药宗之强,连整个荣城都无法抗衡,我们张家,只怕不是对手!”

    张杉所说的话,并非灰心丧气,而是实话实说。

    荣城张家,人丁奚落,整个家族只有几位先天境界的武者,就算加上张青山这位元神境强者,实力也不怎么样。

    相比于药宗,张家根本就不够格。

    张杉之所以向张青山开诚布公,是出于对张青山的信任。

    既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张杉自然也希望张青山有心理准备。

    “的确如此呢!”

    张青山苦笑一声,并没有否定张杉的意思。

    从纸面上的实力来看,整个张家加上自己,的确不是药宗的对手。

    单单是药宗的大弟子丹铁,就令自己陷入了苦战,若非丹血剑的超常发挥的话,只怕自己就败在丹铁手中了。

    若是丹铁的师父丹皇出马,再加上药宗的其他元神境强者,人丁单薄的张家和自己,又怎么是对手呢?

    可是,张青山却并非甘愿放弃之人。

    “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张青山淡淡道。

    张杉错愕的看着张青山,好奇道:“阿青师父,你有什么主意吗?”

    张青山故意卖了一个关子,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定论的!”

    “既然如此,一切就拜托阿青师父了!”

    张杉不敢再问,便离开了景琪院。

    殷娇娇盈盈走了过来,由于并非外人,所以张青山和张杉两人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回避她,所以,殷娇娇一字一句的听进了耳中。

    “师父,对不起。”

    殷娇娇凄凄道。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张青山又怎么会暂居张家?又怎么会拿出珍贵的丹方,成为药宗的目标?又怎么会杀死药宗弟子?

    自己真是一个灾星,为师父添了这么多的麻烦,殷娇娇心中愧疚。

    张青山拍了拍殷娇娇的肩头,道:“娇娇,你怎么又开始自责了?这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不需要挂在心上!”

    “可是……”殷娇娇顿了顿,又道,“药宗如此强大,单单凭着你和张家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师父,你还是逃吧!逃到一个药宗和冷月宫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殷娇娇劝说道,毕竟张青山原本与这一切毫无关系,就算他一走了之,也不会有人责备他的。

    张青山摇摇头,又道:“娇娇,我是不会走的!你是我的徒弟,而张家的人,也是我的朋友!舍弃自己的弟子和朋友,并非正人君子所为!再说,药宗的目的是我身上的丹方,我就算想要逃走,又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呢?”

    正如张青山所说,自己只身一人在玉华洲中,腹背受敌,就算想要息事宁人,只怕也是不可能的。

    既然无法逃走,那么站在张青山的立场上,就唯有面对这一条道路可选。

    “娇娇,接下来只怕会有一场大战,我教你的剑心决和惊雪剑意,你必须日夜操练,争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发挥作用,知道了吗?”

    “是!”

    殷娇娇重重的点头。

    听师父的话语,似乎话里有话。

    “师父,你打算怎么做?”

    殷娇娇焦急的询问,张青山自然也没有告知自己的徒弟。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甩下了一句话,张青山就离开了张家大院,径直来到了位于荣城中心的城主府。

    荣城城主府,是荣城历代城主的居所,在荣城,城主之位,不能世袭,而是靠着元老会的推举。

    在《荣城志》的记载中,上任城主与药宗一战之后死掉,不过普通的民众,却只知道上任城主是病死的。

    而现任城主华非,则是在上任城主死后,被元老会推荐当上了新的城主,华非这才带着自己的亲信,入住城主府。

    为了避免权力泛滥,作为华家家主的华非,当上了城主之后,就将家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弟弟华言。

    十年来,在城主任上,华非一直兢兢业业,为了荣城的民众着想,并不断的调解荣城各大家族之间的矛盾。

    虽收效甚微,却也瞧出了华非的努力。

    张青山信步来到城主府的大门前,立即被门卫拦住。

    “什么人?”

    门卫询问道,他并没有见过张青山。

    张青山礼貌道:“我有要事见华非城主!”

    “请你稍候,我去禀报!”

    门卫立即进府通传,没过多久,门卫就出来了。

    “先生请!”

    门卫将张青山引入了城主府。

    城主府虽大,可是庭院却不怎么样,树木稀稀落落,花草、假山也无人打理。

    若是外人见了,只怕会认为荣城的城主破产了。

    身为城主,自己的府邸,却连张家的府邸都不如,可见这位城主,平日里厉行节俭,并不追求奢侈的生活。

    而城主府中,也瞧不见多少家丁、丫鬟,全都是华非从华家带来的人,十年之中,就算有人离开,也并未扩招,导致人员越来越少。

    府中的护卫之人,更是少之又少,张青山极目看去,居然没有瞧见几位先天境界的高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华非城主是荣城最强之人,刺客无法近身,所以,自然不需要更多的人保护自己。

    也正是因为,就算张青山并没有通报姓名,华非城主也依然愿意见他。

    “先生,城主大人就在里面!”

    门卫将张青山带到了城主府的藏书阁,便转身离去。

    张青山推开了藏书阁的大门,径直而入。

    城主华非正在整理藏书阁里的书本,他的手中也握着一本书,居然是《荣城志》。

    张青山微微一笑,看来这位城主,也是同道中人。

    华非瞧见了张青山,虽然并不认识,却也格外尊敬。

    “先生来见在下,是否有什么高见?”

    张青山指了指华非手中的《荣城志》,道:“城主大人,我想和你谈谈近日你最焦头烂额之事。”

    华非一愣,张青山的开场白,他可听不太懂,于是就招呼张青山坐了下来,并亲自为张青山斟茶。

    茶香四溢,华非这才进入正题。

    “先生果真高明,知道在下心中焦急,这荣城的城主,并不好做,世家林立,并不团结,荣城之外,更是强敌环视,这城主之位,真是如坐针毡!”

    虽然并不知道张青山的身份,可从张青山身上所透出的气势,华非能够清楚的知道对方是一位元神境强者。

    一位元神境强者来与自己谈心,华非当然会礼敬有加,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张青山也恭维道:“城主大人此言差矣,你十年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为荣城民众谋福,所做的一切,民众们都瞧在眼里,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