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无敌道长 > 第1520章 希望?

第1520章 希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无敌道长最新章节!

    周凤尘解释一句,就不愿再说话,盘膝坐在上官仙韵消失的凹坑里,默默发呆。

    他的解释并不算合理,但也不算牵强,如果换位思考的话,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用情至深,能干出什么事,真的很难说。

    所以众人、众妖都选择性的原谅,毕竟也无法轻易去惩罚一个六转地仙。

    妖族和五家七派只是因为“虚无阴阳鱼”的出现,短暂妥协共融,一起修行,此时“虚无阴阳鱼”消失,先是出个魔女上官仙韵,再是出个“二五仔唐贤”,一个个被揍的不轻,再也不愿多呆,由蛇骨君领头,相继离开这个伤心地!

    而五家七派和散修们先是集体沉默,随即由法明老和尚和阿土婆带头,各自散了。

    很快原地只剩下茅山一群人,不过玉虚子轻轻挥手,除了他自己,也都各自离去。

    午夜了,月亮皎洁,微风徐徐。

    玉虚子叹了口气,走到凹坑里,“小师弟,师兄真是搞不懂你,真想要女人,师兄现在便给你找一个,年轻的、辈份低一些你别介意就好!”

    周凤尘瞥了他一眼,“师兄真认为我想要女人?”

    玉虚子沉默了一下,“所以才搞不懂你啊,你和上官仙韵哪来那么深的情感。”

    周凤尘说:“师兄这就不必多问了!”

    想了想,又说道:“上官仙韵这种消失的方法,是祭献,对吧?”

    玉虚子点头,“对!也叫天魔祭献大、法,就是把自己献给魔,寻求强大的力量,其实……这等同于死亡!因为它只存在于传说中,自古以来没有人成功过!”

    周凤尘眼中露出一丝哀伤,“没有一点点救治的希望了吗?”

    玉虚子叹了口气,“我曾问过师傅,魔是何物?师傅回答,魔是心魔,是冥想无极之中,恶念丛生,弑杀万物的念头!所以,何来真身成魔?不过死前笑料罢了!”

    说着神色有些疑虑和不解。

    周凤尘沉默了好一会,指着深坑,“据说天魔祭献,只要懂方法便可,不用这么大一个坑吧?这个坑究竟是什么?”

    玉虚子点点头,皱眉说道:“这也是我们最疑惑不解的地方了!因为这个坑洞极为玄妙,绝不仅仅是有生有死、八卦混元之地,单单那个阴阳鱼,便蕴含生死万物,令我们受益无穷!而那虚无更是吞噬元神之力、吞噬一切的奇怪存在!

    这才是我们这么多人、妖前来的真正原因,经过我们几个老家伙和三位妖王的推测,也许这个坑洞可以通往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周凤尘问。

    玉虚子说道:“没错!下面很有可能是另一个未知世界,但不算洞天世界,里面有没有人都很难说,至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如果那颗珠子没有被抢或许可以探寻一二!”

    周凤尘说道:“珠子?阴阳两界珠么?”

    玉虚子说道:“是!但那颗珠子绝不是阴阳两界珠!它要更为玄妙、更为奇怪一些,究竟有何效果还是个未知,我们找了好久,却始终找不到抢珠子的那个人!”

    周凤尘感受一下肚子里的阴阳鱼漩涡,这东西已经在丹田扎根,取也取不出来,更不能对人说,也不知是福还是祸,想到这里,忽然有了一丝希望,“这么说的话,上官仙韵她……”

    玉虚子摇头,“别侥幸了!也许上官仙韵懂的比我们都多,因为天机镇的地址是她选出来的,也就是说,她三年前便知道了这处地方,至少研究了三年,这也是她道行突飞猛进的原因!

    但是,她毕竟年岁不大,心智尚浅,为救亡夫不择手段,意识一直模模糊糊!据说她也认为那珠子是阴阳两界珠,能见她亡夫之魂,这多么可笑?所以,她绝对没有弄明白这处怪地的万一,此时只怕是以生命换来此处之门关闭,已经身死道消!”

    说着拿出一串龟壳,默念一阵咒语,抛洒出去,看了一会,一指卦象,“看吧!凶卦!已死!”

    周凤尘默默看着,并不出声。

    心里多少还有一丝希冀,下面如果真有个奇怪的世界,是可以隔绝卜算推演的,阿韵会不会在那里呢?

    玉虚子收了龟壳,陪他坐着,也不说话了,直到快天亮时,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孤寂、苍茫的深坑附近,只有蛟龙敖玉还在陪着他。

    周凤尘足足发了一天的呆,把和上官仙韵在一起的一幕幕仔仔细细的回忆一遍,有开心的、有无语的,直到最后定格在她入魔消失的画面。

    不!她不会死,她应该还在!

    他开始尝试着沟通、祭练丹田内的古怪阴阳鱼气旋,也许它是打开这个奇怪世界的钥匙!

    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

    敖玉每天会送来些东西过来给他吃,然后便是默默的陪坐。

    镇上五家七派的老家伙和弟子们也会时常来看看,客气的陪聊几句。

    不过妖族和五家七派古怪的集体沉默,再也没有厮杀,这处镇子灵气不算浓,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一个月后,五家七派之人开始陆续离开,直到最后玉虚子等茅山之人也前来告辞回山。

    于是整个镇子上,除了两三个值守长老和一群普通弟子外,有些空落落的。

    周凤尘并不关心这些,他一门心思都钻进了对阴阳鱼漩涡的研究中。

    一个月、两个月……

    春去秋来,落叶枯黄!

    ……

    又是一个寒冬腊月,大雪皑皑,整个天地白茫茫一片。

    镇南,荒凉死寂,周凤尘身上已经布满了积雪,快看不见人了。

    镇子上,镇守长老孙玉蝶亲自送来了暖衣,放在地上后便离开了,敖玉替周凤尘拍掉身上的雪花,准备给他披上。

    也就在这时,周凤尘睁开了眼睛,眼睛闪过一丝浓浓的不解和疑惑。

    没用!阴阳鱼漩涡,他只能看出生和死,生生死死,幻灭无常,时间长了容易沉醉其中,但对于打开门户之法,真是毫无头绪!

    “主人您醒了?”敖玉一脸惊喜。

    周凤尘点点头,“多久了?”

    敖玉算了下,“距离您打坐那天开始,整整七个月零二十六天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春节!”

    周凤尘看着他,“人生有几个七个月?”

    敖玉愣了一下,“普通人也就一百个不到的样子,但我们的话,不好说!”

    周凤尘吁了口气,“她一定在那个世界很冷,很寂寞吧?可惜,我不知怎么找到她!”

    敖玉深吸一口气,“小蛟说句话,主人勿怪!她也许已经死了,这么坚持下去,是没用的!”

    周凤尘冷冷看向他。

    敖玉低着头,不说话了。

    周凤尘皱起了眉头,默默盘算了一下老黄和老板娘的位置,站了起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