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无敌道长 > 第386章 化灰与苏摩将军的踪迹

第386章 化灰与苏摩将军的踪迹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无敌道长最新章节!

    凤凰真人身体站的笔直,双手结印,神色肃然,好像在做一件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身后花白灯姑娘擦擦眼泪,跟着站起,轻吐烟气,不停钻进凤凰真人的身体,吐一分凤凰真人的身体凝实一分,她的样貌也老一些。

    “奏请神霄教主雷霆判官,施神仙变化法言,兴云致雷符咒,策役雷电,呼吸五气之精,混合五雷之将!急急如律令!”

    凤凰真人眼中露出一丝狂热,双手结印不停,口中念念有词,“神宵道法,妙不可言,急急如律令!”

    轰隆!

    夜空中忽然阴云遍布,隐隐出现三道雷电,轰然打向周凤尘。

    台下苏晓晓一群人面色骇然,连忙往后退去,张十三扛起元智和尚,跑到远处,回头喊道:“老弟小心,这是神宵派《五雷玉书》中的御雷道法,而且还是禁咒!”

    周凤尘挥挥手,示意没事,皱眉对凤凰真人说道:“凤凰真人,你以魂魄施展道法引雷,本来就不对,再加上引起自然变化的法力全是你身后的妖祟给的,妖祟与正阳之雷不符,这也太……”

    “道长!不要说了!”话没说完,就被花白灯摇头打断了,眼中满是哀求之色,这时她已经老态龙钟,显的凄楚可怜。

    周凤尘吁了口气,“好吧!”

    说着脚下踩着罡步,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玄二十六,禁咒,呼风!大衍生万物,风术,急急如律令!”

    嗡——

    四周房屋上空忽然刮起了大风,呜呜的作响,随即盘旋着打着转,迎上天空的三道雷霆,一引一送。

    啪!啪!啪!

    三道雷电打在远处麦田里,附近一瞬间亮如白昼。

    “啊——”

    凤凰真人惨叫一声,连连后退,面如白纸,身体虚幻的厉害。

    “夫君!”花白灯跳上台子,一把抱住了他。

    “呵呵,是道长赢了。”凤凰真人虚弱的冲周凤尘挥手。

    周凤尘摇摇头,并没有说话。

    凤凰真人看着夜空,深吸一口空气,喃喃自语,“人间的空气真香啊,就像小时候出家前,跟着阿爸出去抓泥鳅……”

    絮叨了半天,才看向旁边的花白灯,“灯儿,放下吧!”

    花白灯泪流满面,重重点头。

    凤凰真人开心的笑了起来,身体忽然一顿,钻出一大片魂魄,瞬间回归下面几百号人的身体内,其中还有上百号女孩子魂魄飞向四面八方。

    他本身就剩下一丝幽魂,轻声说道:“灯儿,我愿化作一缕灰尘永远陪着你。”

    说着晃悠悠的飘到了神像上,上面立即多了道醒目的灰迹。

    “凤凰哥哥!”

    花白灯放声痛哭,越哭样子越老,过了一会,已经是满头银发、行将就木的老太太了,擦擦眼泪艰难的站了起来,转头对着周凤尘行了一礼,嘶哑着嗓门说道:“苏摩将军在北面一百里花谷县的将军岭上修行,他是四品妖将,估计已经恢复元气,你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另外千万要小心花鼓奶奶,他是五品妖将,法力通天,伤你并不困难!”

    不等周凤尘回话,转头痴痴的看着神像,“夫君,灯儿来陪你了!”

    说完一掌拍向自己的眉心,身体慢慢消散,化成另外一道灰迹,附在了神像上。

    两道灰迹乍一看就像一只蝴蝶的翅膀。

    这时神像上面忽然出现一副幻景,那是一座道观的房间,一个轮廓和凤凰真人很相似的年轻道士正在抄写经书,旁边一盏青铜宫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两只灯孔就像一双眼睛,永远凝视着年轻道士。

    画面一转,年轻道士单薄的身体站在小山上,看着远处一户人家热闹喜庆的场面,而旁边草丛里的青铜宫灯还是在默默的注视着他……

    台下的苏晓晓、韩玉几个女孩子静静的看着,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张十三也是摇头一叹,“五百年的守护!厉害了。”

    周凤尘没心情看,口中喃喃着:“花谷县、将军岭……花之国、将军岭……我靠!”

    元智和尚上次醒过来,对他老表小风说过“花之国、将军岭、树下岭、诸葛道”,八成是小风没听清,叙述错了,而是花谷县、将军岭,这代表什么?自己拼死拼活兜圈圈的来救元智和尚,感情这孙子出窍跑出去玩了?连苏摩将军在哪一早就知道了!你他娘的不会拖个梦吗?让老子白费这么多功夫……

    他骂骂咧咧两声,走到神像旁,掐着手印说道:“本座已知二位过往,冥灵可散了!”

    呜——

    神像上的画面一下子消失了。

    周凤尘想了想,咬破手指,在神像肚子上写上一个“侣”字,既是留名,也是防止意外,用来镇压。

    完事打个响指,“散!”

    嗡——

    整个广场瞬间恢复了正常,幻境消失,神像孤零零的伫立在台子上,除了上面有个蝴蝶灰迹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而台子下坐着的几百号人跟刚睡醒一样,都爬了起来,说说笑笑乱成一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整个镇子上的迷幻瘴气也都散了,路灯也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

    周凤尘趁机跳下台子,走向张十三一群人。

    苏晓晓迎上去,嘟着嘴喊了声“周哥哥”,招来一片嘲笑。

    桑蓉蓉对周凤尘说道:“周道长今晚又出风头了,佩服!”

    周凤尘摆摆手,“出啥风头,烦的要死!”

    桑蓉蓉笑着说道:“总归是灭了两只妖,救了不少人,算是大功德一件。”

    看来对周凤尘的印象好了一些。

    接下来广场上的人开始搬动神像送回庙里,四周很吵杂,周凤尘一群人便聊着天,沿着大街散步。

    桑蓉蓉还是执意邀请周凤尘一起去找祁恋儿,顺带着还要捎上张十三。

    周凤尘实在没空也没心情,而张十三纯粹是跟着周凤尘玩,周凤尘去哪他去哪。

    最后没办法,桑蓉蓉一伙人拉着依依不舍的苏晓晓走了。

    和桑蓉蓉一伙人分开后,周凤尘猛然想起了自己杀人的事,这可是个麻烦,便和张十三背着元智和尚再次去了野狗道士家,房子一片废墟,还是没人,接着又去了趟凤凰道观,观主老道士带着几个小道士似乎等了好半天了,见两人赶来,一脸苦涩的认错,并且说野狗道士还在医院抢救,四个死人的事情,道观来处理。

    周凤尘松了口气,也没和他们为难。

    再次回到镇上,天都大亮了,街边的早餐店里飘来阵阵肉包子香,周凤尘和张十三背着元智和尚进了一家早餐店,要了三笼大肉包子外带三碗咸豆花。

    把元智和尚扶在对面坐下后,张十三举起豆花,“哥仨走一个!”

    “走一个!”周凤尘心情舒朗,也端起了豆花碗。

    滋溜的喝了一大口,完事喂了元智一勺,张十三这才问道:“和尚到底是几个意思,咋这熊样了?”

    周凤尘把元智和尚屁股上的伤口和苏摩将军的事说了,听的张十三一阵感慨,说道:“妖祟诅咒,很玄妙,除非找到它,开法坛斗法,或者直接干掉它!”

    周凤尘点点头,问道:“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

    张十三叹了口气,“说起来都是眼泪啊,我师傅听说了苗疆的事,揍了我一顿,说我想女人没出息,要把一个老板家的傻闺女嫁给我,这我哪能愿意,然后他就把我关禁闭了,足足关了几个月,不过这段时间也没白挨,我这有一件喜事和一件惊悚的事,你想先听哪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