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侯门医妃 > 158 重回顾家

158 重回顾家

作者:宝贝鹿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盛宠侯门医妃最新章节!

    158

    看着汪氏和顾婷婷怀缅顾妃妃,顾瑶瑶心中又是一口气提不上来,心里狠狠的翻白眼,但是表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

    反倒是还附和着顾婷婷的话,深表哀思。

    不过怀缅之后,也就开始干正事了。

    不管是威武大将军府,还是昌平长公主府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顾瑶瑶负责写帖子,这事儿她也是做习惯了的,自然知道哪家该请,哪家不该请了。

    当沈卿瞳接到顾家下的帖子之时,并且还是顾瑶瑶亲自写的帖子,也觉得十分奇怪。

    照理说这样的宴会,应该是给当家人的,也就是送到白氏哪里去的。

    沈之信的帖子,自然是送到前院的。

    可沈卿瞳这帖子,可是以顾瑶瑶的名义写的,沈卿瞳倒是不知道了,她什么时候跟顾瑶瑶的关系这般亲密了?

    并且帖子上写明了,玉倾城也回来,十分殷切的希望沈卿瞳也能到。

    沈卿瞳笑了笑,她自然要去,大哥生了孩子,她肯定要去道喜的。

    “琉光,你去金铺里定制一款六两重的长命锁,做工要精致一些,三天内做好送过来。”沈卿瞳吩咐道。

    琉光惊得张目结舌的,不由得问道,:“小姐,六两重?这长命锁一般都是二三两,您这六两重,都半年多了,会不会太沉了呀。”

    沈卿瞳想了想,改口道,:“那就打一对,一只三两重就可以了。”

    琉光真不知道自家小姐这到底是啥意思,嘟囔着说道,:“小姐出手也太大方了吧,这顾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跟咱们也没什么交情啊。”

    沈卿瞳知道这丫头是心疼自己的钱。

    这六两重的金子,加上工费,也不老少呢。

    “好了,你这丫头,叫你去你就去啊,别婆婆妈妈的。”沈卿瞳催促道。

    琉光也只得去了。

    琉璃倒是心思缜密一些,她看着沈卿瞳一脸喜色。又联想到小姐几次三番见到顾炎枫时的反映。

    琉璃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姐,奴婢从小跟着小姐,有些话不吐不快,但若是奴婢说错了什么,或者是惹了小姐生气,小姐尽管可以责打奴婢来出气。”

    “你怎么突然说这么重的话啊。”沈卿瞳也觉得有些好奇,她是知道琉璃的性子的,琉璃向来说话做事稳重,轻易不开口,但是每次开口,都能恰到好处。

    沈卿瞳很能听得进琉璃的话。

    “咱们虽然名为主仆,可你们几个都是对我赤胆忠心的,有什么话,你大可以直说。”沈卿瞳直接说道。

    “小姐,此番顾大少爷得子,您出手如此阔绰,您是不是喜欢顾二少啊?”琉璃这话虽然有些没头没脑的,但是沈卿瞳如此精明之人,自然开个头,就能想到这里头的关窍了。

    她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也许自己对二哥的表现是叫这丫头误会了吧,别说这丫头了,连楚睿不是都来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

    她对二哥表现的真的这么与众不同吗?

    以至于惹得这么多人都误会了,以为她喜欢二哥?

    可这怎么可能吗?那可是她嫡亲的二哥啊,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她怎么会喜欢自己亲哥哥呢?

    想想,沈卿瞳都打了个寒颤,这实在是太离谱了。

    “没有,我对顾炎枫没意思。”沈卿瞳一口就回绝了,并且说的理直气壮的。

    琉璃也是了解沈卿瞳的,看沈卿瞳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

    可若不是,为何小姐对顾家的人,总是有些与众不同呢。

    “琉璃,真的,我对顾炎枫绝对没有一点男女之情,将来也不可能有的,我发誓。”沈卿瞳伸出手起誓道。

    “小姐,奴婢不是那个意思,您不用对着奴婢发誓,顾二少的确也是良配,奴婢也听说过顾二少的许多传闻,都是好的,说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身边也从来没有桃花,到现在怕是连房里人都没有呢,小姐您若是喜欢,其实也很好啊,不过要禀明侯爷才是,奴婢是怕有损小姐的闺誉。”琉璃忙解释道。

    我去,沈卿瞳心里吐槽,这丫头竟然还想做红娘的。

    二哥是很好,是很优秀,可再好,再优秀,他也只能是二哥,是她的亲哥哥,是她的亲人而已。

    “琉璃你这么心仪股少爷,不如我把你送给他如何?”沈卿瞳抿嘴乐道。

    琉璃的脸顿时就红了,有些恼了,转身跺脚道,:“奴婢一心都为小姐着想,小姐倒是打趣起奴婢来了,奴婢可不管了。”说罢,便打了帘子跑出去了。

    正巧碰到杏林进来倒茶,见琉璃哄着脸往外跑,杏林也是一头雾水。

    如此沈卿瞳准备了厚礼,到了顾家宴会那一日,就跟着白氏一道去了。

    那天一同去的,还有韦氏,沈卿月,沈卿双。

    如此,白氏,沈卿雪,沈卿瞳,沈卿双,乘坐一辆马车。

    韦氏和沈卿月母女乘坐一辆马车,她们母女乘坐的马车稍小一点。

    沈卿双其实不怎么乐意出门,毕竟吴婕妤的事情人尽皆知,她是吴婕妤的女儿,自然也成是非堆的人。

    沈朗威到底是男子,而且年纪小一些,受到的波及还少,可沈卿双一出门就成了众矢之的。

    她如今真的是恨死了吴婕妤这个亲娘。

    好女不嫁二夫,虽然那人是陛下,可若是抵死不从,她就不信陛下还能强迫一个半老徐娘。

    定是她自己卖弄风骚,勾引了陛下去的。

    想到这些,沈卿双都觉得没脸出门。

    可此番是沈卿瞳硬拉着沈卿双出来的。

    沈卿瞳说她不可能一辈子不出门,而且那些指指点点,就当放屁,只要她行的正,站得直,旁人又能说什么呢?

    其实沈卿双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她若是堂堂正正出一回门,那些长舌妇也就不会如此了。

    这也是早晚的事情,索性沈卿双也就跟着一起出门了。

    只是神色恹恹的,还是提不起兴致来。

    沈卿瞳自己心里也激动的要死。

    半年了,她终于有机会回家了。

    那个她生活了十四年的家。

    马车抵达了昌平长公主府,因着两家的距离不远,沈家出发也早一些,所以马车停的距离也近一些。

    下了马车,自然有人引着进了府邸。

    长公主和顾府到处都喜气洋洋的,毕竟大少奶奶一举得男,顾家这一辈里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是金贵的。

    顾家和长公主先前失了康宁郡主,很是沉寂。

    长公主谢绝一切宴会,自己也不肯出席,顾家的人自然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参见宴会,说起来,不管是长公主还是顾府,都已经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从上到下,从主子到下人,真的都憋坏了。

    汪氏带着顾瑶瑶和顾婷婷亲自迎接女客。

    顾瑶瑶见到沈卿瞳,立马笑容满面,:“沈家妹妹。”

    沈卿瞳看着顾瑶瑶,她的亲姐姐,脸上挂着完美无瑕的笑容,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笑容好假,仿佛带了一层面具一般。

    “顾大小姐。”沈卿瞳的态度就有些疏离了。

    “妹妹与我这般客气做什么,叫我一声顾姐姐吧。”顾瑶瑶笑眯眯的说道。

    “顾姐姐。”沈卿瞳倒是也没与顾瑶瑶继续争执。

    “倾城还没到吗?”顾瑶瑶笑着问道。

    “玉姐姐还没来呢,大姐姐,都知道你和玉姐姐是好姐妹,你也不用这么惦记玉姐姐吧。”一旁的顾婷婷笑道。

    沈卿瞳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笑着。

    白氏和汪氏打了招呼,就带着姐妹几人去了宴会厅。

    今儿的宾客真是多啊。

    不过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这长公主半年了,闭门谢客,自己也不出门,好不容易举办宴会了,自然是没人不捧场,没人不给面子了,就算是有事儿的,也全都把事儿推了,一定要来给长公主捧场了。

    要知道,昌平长公主可是永安帝唯一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

    谁敢不给这位长公主面子啊。

    白氏带着几位姑娘到了宴会厅,盛京里的世家大族就那么多,大家也都各自认识,肯定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话的。

    也都各自相好的朋友,自然就聚在一起说话。

    沈卿瞳对这里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这是她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啊。

    大厅里十分热闹,她却一点儿也不想在这儿凑热闹,到不如四处走走。

    看着熟悉的花花草草,沈卿瞳心里感触良多。

    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她从前所住的归云阁。

    这里是她的地方,就在昌平长公主的主院后头,她十岁的时候,搬到归云阁去居住的,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昌平长公主亲自布置的,倾注着母亲对她所有的爱。

    来到门前,沈卿瞳才发现,竟然上了锁。

    她明白,母亲是不想让任何人去打扰她的地方吧。

    这一点,沈卿瞳想的是没错的,昌平长公主除却每天安排专人来打扫归云阁,不允许任何人踏进半步,违令者杖毙!

    当然,真的有违令者,想进去偷点东西的,毕竟顾妃妃院子的好东西,真不老少。

    自然也有人想要捡漏啊。

    结果自然是被发现了,然后悲剧了,被活活打死,昌平长公主对此,也是毫不客气的。

    沈卿瞳看着铁锁,不由得上前触碰了一下朱红色的大门。

    门上没有一点儿灰尘,应该是每天都打扫吧。

    母亲,她终归还是没有忘记我的。

    沈卿瞳真的很想进去看看,她的归云阁。

    只是怕也没机会了吧。

    “你是谁啊!”一道突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沈卿瞳转头,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碧桃。

    碧桃是她身边的丫鬟,贴身丫鬟之一。

    碧桃一脸防备的看着沈卿瞳,:“你是哪家的姑娘啊,怎么到这里来了,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赶紧走,若是被长公主看到了,你性命难保。?”碧桃连忙说道。

    沈卿瞳见到碧桃,心中也是澎湃不已,她身边伺候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贴心的就是碧桃和碧玉两个人。

    她也不知道,她死了之后,身边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好,我马上走。”沈卿瞳此刻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她看着碧桃身上的服侍,仿佛是三等丫鬟的打扮,并且身量也比从前清瘦多了,一双手,更是通红粗糙,怎么会这样呢?

    她从前可是自己身边的大丫鬟啊,为何却沦落至此呢?

    碧桃见沈卿瞳要走,这才松了口气,似乎没有方才这么紧张了。

    要知道,若是被长公主看到了,不单单是这位姑娘要没命,她的小命也保不住了。

    碧桃一想到这里,不由得联想到了碧玉的下场,又想到她家小姐,眼圈儿就红了。

    ------题外话------

    三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