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329章 小丫头到底是在乎他的

第329章 小丫头到底是在乎他的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两边见到的时候都很意外。

    薄衍墨看她,依旧如往常淡然随和:“今天这么早就回?”

    宁浅然点头,装作去放东西的样子:“是啊,拍摄要接近尾声了,近期也没什么事,所以回来得早点,不过看样子你们家晚餐也吃完了。”

    她自嘲地勾勾唇:“在这也要两个月了,我倒一点也没感觉薄家和我有什么关系,就像个过路人,这里不过是途中旅馆。”

    “别多想。”

    “我可没有多想。”

    他知道,在她心里她妈妈那件事永远都过不去。

    这也是他们之间的一道鸿沟,解决不了,他们之间永远别想真正冰释前嫌。

    薄衍墨没多提这个,他脱下大衣挂到架子上,伸手去挽衣袖:“我也没吃晚餐,正好一起,想吃什么?”

    “我没什么胃口。”

    “没胃口,多少也要吃点。”

    薄衍墨进了厨房,宁浅然跟着过去,看到他在料理台上处理起材料,单看背影哪还有平日里在外的高冷。

    他在她面前永远都是这样,柔和,内敛,和对外丝毫不同。

    可宁浅然又想到陈光头的事。

    她丝毫都联想不出在陈光头面前那么决绝,说不定吩咐语气都是漫不经心的,要人家一根手指如同喝水一样简单的那般残忍的薄衍墨。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宁浅然慢慢走进去,道。

    “怎么了。”薄衍墨侧过身,顺便拿过围裙往身上戴,然后掀起眼皮看她。

    那一眼随和且平常,却又带着点宁浅然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突然失了问的欲望。

    她抿抿唇:“也没什么,就是这部剧嘛,马上就要结束拍摄了,近期在网上宣传了一下,因为有你参演,在网上热度不少,很多投资方也对这部剧感兴趣,社长觉得要好好感谢你,所以准备杀青后设一个饭局,想请你去来着……”

    这件事她说的是真的,只不过今天一整天都在魂不守舍想着医院的事情,就没放心上。

    这会叫她突然找个理由,她立马想到了这个。

    一部学生拍摄的网剧,本是连拍摄场地租到都困难的,自然没有多少投资方关注。

    但薄衍墨参演性质就不一样,很多资本家想攀上点跟他的关系,加上以前薄衍墨的热度,自然会大力关注这部剧,加一些宣传,这部剧往后就此红了都说不定。

    请吃饭是肯定的,只不过薄衍墨去不去就不一定。

    他本就是因为她才去参演了那么几场,对于薄衍墨来说,或许这不过和参加一场活动一样简单,露了个面,说了几句台词,甚至角色都可能是他本色出演。

    之后可能连剧组那些人都不会记得,甚至也会忘了自己和谁对的戏。

    不在意的东西,他一丝关注都不会投入进去。

    就像以前火的那部剧,凌尉的角色在当时追剧的人包括和他对戏的演员那儿都留下不小的震撼,可于薄衍墨本人而言,参演不过是一时兴趣,演戏不过是年轻时的简单尝试。

    他有这个资本可以随意出入,所以才会不在意那些,可这其中的意义之于其他人就不同。

    对于宁浅然来说,这部剧是她人生第一次参演的,意义非凡,对于社长还有那些人来说,薄衍墨简直是天神降临,给了他们便利,让他们以后的路也好走无数。

    这饭,请一百遍也抵不了。

    宁浅然立马又道:“我知道你平时忙,肯定也没什么时间,实在去不了也就算了。”

    薄衍墨停下手里的事,淡道:“那你希望我去么?”

    宁浅然顿了下。

    她希望么,肯定是希望的,到底是剧组的最后聚宴。

    况且满打满算下来,社长本就欠一场饭局,这事薄衍墨给他们的便利多了,宁浅然有些私心的,当然也不想太便宜了他们受益的。

    可是想到那儿有张茜,还有很多喜欢他的迷妹,宁浅然又不太想让他去。

    她也不回答,问:“你之前演凌尉那戏的时候,很火吧,那么多小迷妹,剧组里都有很多喜欢你的女孩子呢,你当时去的时候,她们都在看你。”

    “怎么,吃醋了?”

    “我才没有!”

    宁浅然垂眸,道:“你要是想去就去,不过我想着你一个大忙人,肯定是不会去的。”

    薄衍墨:“你如果想的话,我就去。”

    宁浅然想了一会儿,突然有点赌气地道:“其实我还是觉得你不太值,你想啊,你到底也是有些名气的,过去参演了一下,就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大的益处,什么事都好办了,曝光度也高了,说不定还会从此走红,可你在里边也不过演一个只有几场戏的角色,到时候益处对你几乎没有多少,虽然那些益处对你来说微不足道,但我就是觉着有点不值。”

    薄衍墨看着她小孩子气的样子,唇角勾了勾。

    “而且,就算我觉得演戏很有意思,但这部戏到底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是觉得有点便宜了他们,所以想想这饭局……觉得不去有些可惜。”

    “如果你是这么想,那去这场饭局才是最不明智的。”

    宁浅然不解地问:“为什么?”

    “他们之所以专门设饭局邀请,就是因为平白无故得了这么多益处有些过意不去,因为他们欠了你包括我很大的人情,这个人情要说还,他们还不起,所以请吃饭是最好的,吃了这餐饭,就等于还了些人情,如果你这样想,那去饭局是最不划算的,在他们那儿等于还了人情,而你只吃了一次饭。”

    宁浅然还是头一次听薄衍墨耐心地跟她解释这些。

    明明资产排行位居全球前列,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商圈大震动的人物,此刻却愿意站在她的角度,陪她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于他而言什么都不算的所谓益处。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那些对他来说什么也不算,但看到宁浅然这样为他的身价着急,这么为他会吃亏而着急,心里莫名就很顺意。

    他家小丫头,到底是在乎他的。

    果然,听完宁浅然就急了:“啊,那我们不能去这饭局,才不能这样轻易地就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