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328章 残忍

第328章 残忍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转眼一月过去,马上快到新年了,气温不增反减,宁浅然都戴起了厚厚的围巾。

    月底的时候南城下了场雪,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大地满是素白。

    宁浅然又去了监狱一趟,但这次延长了探监的日期,对方以案情特殊为由不允许她见,必须一个月以后,宁浅然又找法院的人问过,如果有充足证据,这个案子还是有翻案的机会。

    见不到妈妈,但得知这个消息,宁浅然的心也安定了一些。

    她转车去了剧组,这部剧慢慢进入了尾声,薄衍墨也结束了前期的拍摄,所以他不在那儿,但宁浅然这次一过去就感觉周围人在低声讨论着什么,还有些惊异的目光看她。

    虽说没有恶意,但宁浅然一过去他们就结束了对话,更让人觉得奇怪。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宁浅然好奇地问。

    几个人连连摇头:“没事没事!”

    宁浅然皱眉:“真的?”

    有个女生按捺不住,问:“上次社长请剧组负责人吃饭,听说出了点事?是不是有人打你了。”

    宁浅然垂眸,点头:“是,不过这件事早就过去了,我以为你们知道呢,现在又提做什么?”

    “也没事……就是觉得你太厉害了,那天那个人就好惨来着,不过,他现在更惨。”

    “什么意思?”

    他们不肯说,只是摇头:“没事,以后我们几个肯定是不敢惹你的,你也别问了。”

    神神秘秘的架势更让宁浅然疑惑。

    她抱着自己东西走到自己位置上,又回头看了眼,但几个人各自做自己的事,她也没机会继续去问。

    沈凝这时捧着个汉堡一边啃一边走了过来,还顺带将手里打包的扔给她:“喏,浅然姐姐快吃,刚给你带的,趁热!”

    宁浅然瞧着她天然呆的样子,抿了抿唇,将她拉到一边。

    “小凝,我问你个事。”

    “干嘛啊,突然这么神秘兮兮的,剧组出事了?”

    “不是的。”

    沈凝狐疑地看了眼她:“那是什么,这剧也快拍完了,别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

    宁浅然道:“我只是想问你知不知道,他们刚刚提前段时间饭局的那件事,好像在讨论什么,你知道她们说什么吗?”

    沈凝摇了摇头:“我刚来,怎么知道,她们那群整天都在八卦的,你管她们做什么啊。”

    沈凝拉着她到位置上,将另一份汉堡打开递给她:“没什么是吃解决不了的,来,先吃为敬!”

    那边又开拍了,不过两个小丫头跟这剧的后半段没什么关系,所以也就在旁边看看。

    宁浅然默默地吃起汉堡,沈凝盯着那边,自顾自地道:“不过你提起这茬,我还想起来了,你知道吗,那个陈光头最近发生了一个特别诡异的事情,前段时间医院那边闹得沸沸扬扬的,还上新闻了呢!”

    宁浅然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听说他本来在医院躺了一段时间,身体都快要好了,结果有个黑衣男人去找他,然后在那个男人离开后的一分钟内,陈光头自己在病房里拿刀把自己的小指给切了下来!那现场血淋淋的,网上还有他断指的照片呢,特吓人!”

    听到这宁浅然心猛地下沉。

    “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段时间,估计你没关注过这些,好像过去几天了,那正好是医院,本来可以挽救回来,把断的指再给他接上,可他哭着喊着不接,当时闹得整个医院人人皆知,后来那光头出院以后连夜带着家里人出省了,什么工作也都辞了,就问你诡不诡异,虽说他活该吧,可现在说起来好像还有点怪瘆人的。”

    “那他手指最后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断了呗,我也是奇怪了,你说一个人得是碰着什么才会狠得下心这样虐自己,那得多疼啊,我平时磕着碰着都要找我哥哭半天呢。”

    宁浅然听完以后沉默了。

    这件事,她光是听着就觉得后背发麻,更何况是陈光头。

    可他还能碰见什么呢?

    她突然想到了那天薄衍墨所说的,会付出应有的代价,宁浅然这后背就更凉了。

    “那医院有没有说那天他碰见的人是谁,就是你所说的黑衣男人。”

    沈凝摇头:“不知道,媒体就这个挖过,但不知道那人是谁,总之关于这个的一切都被封闭了,医院和媒体都没深查深究,咱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估计是个狠背景的人吧,能让陈光头怕成这样,那也只有……”

    她顿了一下,然后倒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宁浅然吓着,以为她是猜到这事是谁做的。

    然后小丫头惊道:“会不会是顾冷锡,上次他帮你打了那个人又觉得不解气,然后再去医院帮你出了一次气?他背后顾家权势也大啊,我觉得很有可能,最关键的是光头丢的是右手小指,他不就是用右手打的吗。”

    宁浅然看她瞎猜,道:“你别瞎猜了,怎么可能会是他,他没那个能力的,顾家主医,也做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生切小指,确实残忍,我想想都背后发麻,那以后我都不敢随便跟人拌嘴了,不然招人报复就太可怕了,不过上次事情确实是我不好,浅然姐姐你那么护着我,还害你白白挨了一巴掌,我回去都跟我家里人说了,他们都说我要好好向你道个歉的。”

    “没事,过都过了。”

    宁浅然嘴上安慰她,可心里却沉沉的,如何也好不起来。

    她想到沈凝说的残忍这一词,心里就莫名的压抑。

    这件事,除了薄衍墨又有谁做得到?

    他那天那么平静,可其实早就准备这样做了,虽说是为了她,可宁浅然始终联想不出在她面前那么柔和的薄衍墨,会怎样做出这件事。

    宁浅然也是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薄衍墨狠起来的时候,能有多绝。

    一天的任务结束后,宁浅然魂不守舍地回去。

    最近她回得晚,也不在薄家吃饭,所以薄家最近的晚餐她都没有参与。

    宁浅然今天没在剧组吃晚饭,回去的时候薄家大宅空落落的,除了下人,也没几个人在。

    这栋大宅,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融入进去过,这里之于她更像一个住的地方,早出晚归,不是她的家。

    宁浅然的眸色有些变冷,她刚拎着包进去,准备给自己煮一碗面,后边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声。

    薄衍墨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