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262章 偏要

第262章 偏要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我要工作了,你先回去吧!”薄林坐到办公桌前,不再理她。

    张兰盯着自己所谓的丈夫,却不是第一天觉得他陌生无比。

    嫁到薄家这么多年,她甚至可以说薄林是这薄家里最冷血无情的人,平时看着亲和话少,可关键时候为了利益可以随时不顾自己的亲人。

    她不就是么?

    她嫁过来没有一天觉得薄林是爱自己的,正如当初的商业联姻,他心里完全只有利益,什么时候看过她这个妻子。

    她现在和他说这些还不是担心宁浅然会预谋些什么影响他的未来,可他却对她这个态度。

    张兰是知道薄林在结婚前的感情史的,他喜欢宁浅然的母亲喜欢了很多年,就连现在她都总觉得他心里还遗留有一些过去的影子。

    张兰咬紧牙关,拍了拍他面前的桌子:“你能不能好好和我谈一次?”

    “你想谈什么。”

    “你说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因为她是梁烟的女儿,所以你对她才总是心软!你以为你和梁烟还会有可能吗,你为了自己的利益亲手把她送进监狱,人家宁浅然都是恨你的,你还存有这么一点心软有什么用啊?”

    “你想太多了。”

    “我想多,那你拿出理由来告诉我啊。”

    “我觉得你简直不可理喻,不要在我这里无理取闹了!小李,带她出去,不要再让她来打扰我。”

    旁边的秘书立马进来为难地拉住她:“太太,请您跟我出去,薄总很忙的。”

    张兰不甘道:“我无理取闹,好,你真是好得很,现在位置坐高了连自己老婆都舍得往外赶!”

    可薄林哪还理她。

    张兰咬着牙出去,眼眶里都是泛着红的,可她仍保持着自己名门太太的高贵姿态。

    下了电梯到大厅,却瞧见一个眼熟的身影在前台处,交了个什么东西过去,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宋漫漫。

    “好巧,嫂子这是来看薄林哥的吗?”宋漫漫俏笑着对她打招呼。

    张兰对这个刚到薄家没几天的女人没什么好感,但第一感觉也不坏。

    她掩下眼里的神色,淡声回:“过来找他谈事情,你来这里是做什么?”

    “哦,之前我是案子律师的助理,多少参与了这桩案子的,刚好过来送点文件,二嫂回家吗,咱们要不顺道一起?”

    张兰点头:“可以。”

    张兰是自己开车来的,宋漫漫正好就坐了次顺风车。

    她擅于察言观色,从张兰下车就看出她神色不对,试探地问:“看这样子,嫂子是跟薄林哥闹了点小矛盾啊,介意和妹妹说说吗?”

    到底是不习惯同人说自己私人生活,张兰开着车道:“一点小烦心事。”

    宋漫漫眉眼微转,叹道:“我最近烦心事也多啊,都是因为宁浅然那丫头,那丫头表面看着单纯,其实鬼点子多,还经常整我,之前老夫人那事还想诬陷我呢,真是看她气得很!”

    说着,她又假意道:“我和姐姐你说这个,是因为相信您,就忍不住才吐诉了两句,姐姐回头别和别人说啊。”

    女人这种生物便是一听有人和自己讨厌同一人,兴趣登时就上来了。

    张兰沉默了两秒,跟着道:“你也别担心,我今天和我们家那个吵架不也是因为她,那丫头坏得很,之前害老太太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到薄家来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

    宋漫漫眼睛一亮,好奇地问她,张兰也就和她大致说了遍。

    “姐姐,这气可不能忍,她过来又是干什么的,不都是堵您的心的,先是开着二哥的车搅合院子,又是餐桌上那出,这不是成心给人添堵。”

    张兰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办呢,又不能打也不能骂的。”

    宁浅然不就是仗着那一点才为所欲为的么。

    宋漫漫美眸流转:“她用那些小伎俩让我们不舒服,我们照样可以还回去,最起码出出气。”

    “怎么个还法?”

    ——

    夜,宁浅然洗完澡后,坐在床边翻开自己的记事本。

    那是她一直以来保持的习惯,会把最近做过的事还有目标都记在上面。

    而今天,她进入了腾林,这就是她的第一步。

    爸,只要浅然有机会,浅然绝对会帮您将曾经属于您的夺回来,再然后找出证据,救出妈妈。

    虽然这一切还很遥远,但她坚信肯定会有机会的。

    宁浅然将记事本放好后,又拿出日历,月底最后一天被圈上了红圈,而那一天是下次可以探视妈妈的时候。

    监狱那边让她一个月只能探视一次,日期她都算好了。

    也是这时,她兀的听见门口有些动静。

    她的房间在最角落,平时基本不会有人过来,除非有人过来叫她。

    这么晚了,谁会过来?

    宁浅然警惕地关上灯,然后贴在门边听外边的声音。

    但一阵轻声的脚步声以后外边便安静了,好像刚刚只是打探她这边的情况一样。

    宁浅然等了一会儿然后离开房间,到走廊最边缘的杂物间门边等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夜晚的走廊外边会有灯光,可今天晚上声控系统像被人关了一样,走廊上黑漆漆的一片,然后宁浅然就瞧见两道黑影瞧瞧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将什么东西丢了进去。

    丢的时候她们立马关上了门,好像生怕那东西会出来。

    然后两人等了会儿,瞧着没动静,便蹑手蹑脚地回去了。

    虽然光线昏暗,几乎看不见具体那两人的脸,可宁浅然还是能感觉出对方是谁。

    她们大半夜的不睡觉,这么神秘兮兮地对她房间做什么呢?

    宁浅然从杂物间出来,立在门口犹豫了会。

    正当她准备伸手推门的时候,一道熟悉又低沉的声音突地自身后响起。

    “我要是你,就不会开门。”

    在这寂静又黑暗之中,吓得宁浅然一僵,也停住了动作。

    她缓了会,回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还在自己身后的薄衍墨。

    这人出来都没声音的,不怕吓死她?

    “为什么,你说不开我就不开?那我偏要开。”宁浅然就是嘴硬。

    薄衍墨淡道:“她们往里边丢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你不怕就开。”

    说实话,宁浅然是怂的。

    就算薄衍墨在这,也拦不住她的怂。

    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对自己有害的,那她就先不跟薄衍墨对着来了,先把里边的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