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219章 离开

第219章 离开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薄衍墨心头骤然锥痛。

    宁浅然现在没有冷静,可她如果一直这么歇斯底里下去,身体可能会有危险。

    “东西呢,证据呢,你们给我,你们还我父亲,还我……”

    眼泪肆意纵横,可宁浅然知道,他们不会给自己。

    她要走,她要离开这儿。

    宁浅然扶着墙径自往外走。

    薄老爷子皱紧眉,吩咐底下人:“好好处理下这丫头,给她做好思想工作,这事,尽量能小就小,反正薄家绝对不能有人出事,实在不行,用必要手段也可以。”

    突地,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眼前,老爷子微愣,看向薄衍墨。

    “你们如果敢动她,后果自负。”

    说完,他紧跟着出去,留下老爷子和两人怔然。

    宁浅然扶着墙快步下楼,出了别墅,径自闯进雨幕中,男人从后追了上来,将她打横抱起。

    “外面是大雨,你想去哪?”

    宁浅然像碰到什么禁忌一般,拼命挣扎。

    “你放开我!”

    因着大雨,薄衍墨怕她有事,只能顺从地将她放下。

    一触着地面,宁浅然推开他便不管不顾地往前走。

    大雨淋湿她衣服头发,宁浅然的身子在大雨中显得单薄又无助,但她又用最后一点倔强坚持,咬着牙往前走。

    薄衍墨知晓她是受着刺激了。

    在宁浅然心里,宁沉是她永不敢碰的底线。

    做梦的时候,她无助地叫喊着父亲,宁轻舟骂她父亲,她不管对方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就扑上去和对方厮打,当年那场意外就像一根刺扎在她的心里。

    她表面大大咧咧毫不在意,其实心里的难受比谁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今天,这种情况下得知自己父亲真正的死因,而薄家,还要包庇那个人,拿宁敬当替罪羔羊。

    宁浅然越想便越心寒。

    她甚至开始恨,恨宁家当初为什么要和薄家有关系,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当年她父亲和薄林就不会成好朋友,更不会有接下来那些事。

    她真恨啊。

    “浅然,你冷静。”

    两人在雨幕中,薄衍墨伸手去拉她,却被宁浅然一把甩开。

    宁浅然终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冷静,你觉得我该怎么冷静?”

    雨水拍打在她的脸上,苍白的唇衬得她说的话都是无助的。

    亦不知她脸上是泪,还是雨水。

    “我父亲,他为人仁厚,从不做坏事。他一心只想着怎么让家庭过得更好一点,怎么样让家人开心,你知道吗,他过世的那天是我的生日,车上还有给我买的生日蛋糕,那时候爷爷刚过世没多久,他希望我可以高兴一点,我多开心啊,在学校就期待着,等着回去和爸爸一起庆祝。”

    可是在那一天,她再没见到过父亲。

    她期待地想,爸爸也许是迟到了,也许是累了,在路上休息了一会。

    可是没有也许,她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至亲。

    薄衍墨沉默地看着她,内心,也为之难过着。

    “他从小就热爱软件喜欢游戏,我爷爷不允许,他从小斗争到大,好不容易才将事业做出来,爷爷同意了,可是马上就发生了这些事,薄林,你哥哥,他从小养尊处优地长大,为什么要那么贪心,为了一己私欲做了这么多,破坏了一整个家庭,也改变了我们家后来这么多年的命运,你觉得他不该有罪吗?!”

    雷声轰隆,似在回应宁浅然的话。

    “我知道,但是你该冷静,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解决的。你先跟我走,好吗?”

    薄衍墨想将宁浅然带走,她身子骨弱,这样淋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可宁浅然却很坚持地挣开了他的手。

    然后,决绝地看着他:“不,解决不了的。”

    她怔然地看着他:“我要证据,要录音,你能给我吗?我那会听见了你和薄林的对话,我知道,你肯定有录音的,你能给我吗,给不了了,对吧。”

    薄衍墨本来是有,但宁浅然突然晕倒,他一心便都落在她身上。

    段伍说录音被老爷子拿了,那必然是真的,在薄家,老爷子还是一家之主,有很多权利。

    他要护着薄林,那这些证据此刻肯定早已销毁。

    “现在我手上暂时没有,但肯定还有其他的办法,浅然,你要相信我。”

    宁浅然闭了闭眼,无助地摇头。

    真的不是她不想相信,只是薄家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她失望至极,她甚至不想再看薄家的人一眼。

    “不可能了,薄衍墨,你要知道这一切从让我知道起,就不可能了。”

    她转身,倔强地往外走,义无反顾,再不回头。

    她傻傻地以为薄宁两家的关系可以好好的,她甚至还想过要嫁给他,可是怎么可能呢,嫁到背负着她父亲生命的薄家,她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他们之间就是个错误。

    雨水毫不留情地冲刷在宁浅然身上。

    明明脚步沉重,头痛欲裂,她却倔强地往前走。

    雨幕中,一辆轿车打着闪光灯由远及近地缓缓驶来,宁浅然眯眸,觉得这辆车很眼熟。

    轿车在宁浅然面前停下,后座门被打开,薄衍墨想前去将她拉到身边,可里边的人更快一步挡到宁浅然身前,刚好将薄衍墨的胳膊挡住。

    宁浅然恍然地抬头,才发现……那竟是她哥哥宁辰安!

    可一阵疲惫感袭来,她再撑不住地栽下去,还是宁辰安及时接住。

    宁辰安脱下身上的大衣将宁浅然裹住,然后抱到车上,再看向薄衍墨。

    “让她就这样在大雨里淋着,你很会尽责。”

    宁家人来接她,薄衍墨没有完全的立场能说什么。

    他紧紧看着车内的人儿:“有些事,你不知道。”

    “不。我都知道了,浅然剩下的我会处理好,不用你操心。”

    薄衍墨这才移眸,看向他。

    明明之前生过那么重的病,可恢复以后,在薄衍墨面前气场都没有一点退让。

    一边凛冽,一边淡隽。

    截然不同。

    “她身子现在很虚,回去好好照顾她。”

    “嗯,我是她哥哥,自然会比外人要在意她的。”

    宁辰安转身上车,关闭车门。

    然后宁浅然也从薄衍墨的视线里消失。

    雨幕里,轿车疾驰而去,薄衍墨仍立在原地,任雨水淋尽,也没有一丝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