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172章 只为你无耻

第172章 只为你无耻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他的吻带着积压已久的情绪,宁浅然感觉自己嘴唇都碾磨到疼了,使劲挣扎,他才放开她。

    好不容易有了新鲜空气,她奋声控诉:“你无耻!”

    薄衍墨抵着她的脖颈哑声低语:“我就算无耻,也只为你无耻。”

    宁浅然低喘着气,越想就越气,直到,眼角都染上了泪。

    他们不是都断了关系么,他有他的未婚妻,她有自己的“男朋友”,他还找上来做什么?

    一定要这么纠缠不清,他才高兴是么?

    “你跟顾冷锡,究竟是怎么回事。”

    宁浅然倔强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该是很清楚的吗,还要我说多少遍,他是我男朋友,他——”

    话没说完,唇再一次被堵了上。

    宁浅然激烈挣扎,可唇齿相撞,磨得嘴唇都是痛的,男人丝毫不放松。

    他放开她的时候,宁浅然是真怕了,被他强吻到怕。

    “再说一遍。”

    她这还敢说么,后面没有逃的,前边被他怼着,说得他不高兴直接强吻。

    这哪里是说事情,简直是强制性的处刑。

    宁浅然不吭声,咬着唇。

    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气火的,而且还不是突然的,而是累积已久。

    好像这段时间委屈的人是他。

    受伤的人是她,被抛弃的人也是她,现在他倒有理了?

    “我就算再说十遍也敢,顾冷锡是我男朋友,我,和你薄衍墨没有关系了!”

    察觉到男人变冷的目光,宁浅然立马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怎么,你还想强吻我到明年去不成,这儿是女洗手间,一会儿进来人了,你进女厕的事随时曝光!”

    薄衍墨眸色幽深,紧紧盯着她指下的唇。

    “那天,他还亲你了是么。”

    宁浅然皱眉。

    嗯嗯?

    他是怎么知道的?

    宁浅然错愕的目光验证了他心中想法。

    那视频,是真的,不是顾冷锡故意伪造。

    “亲的哪儿,唇,还是脸,还是别的地方。”

    薄衍墨的目光像要穿透她整个人似的,叫宁浅然忐忑。

    而她不知道,这件事让他足足记了这几天。

    看完视频的他有多冷静,内心的波澜就有多汹涌。

    就好像今天只要她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接下来的惩罚,绝不是她能承受的。

    这种时候,她还要嘴硬吗?

    宁浅然心里终于怕了。

    她憋了半天,憋出来几个字。

    “要你管。”

    反正她手捂着嘴,那样他就拿自己没办法。

    不是喜欢强吻么,呸呸呸。

    谁知道下一秒,他突地将她打横抱起,宁浅然吓得惊叫了声,然后,她整个人像只小鸡儿一样被他悬空怼到墙上。

    如果不是今天,宁浅然恐怕还不知道这男人的爆发力居然这么强。

    更不知道她竟弱到如此程度!

    “你干什么,放开我!”

    两只手被他按住,这回小唇没了遮挡,她被他抵在冰冷的墙上。

    宁浅然和薄衍墨之间的身高差距本就明显,她只有一米六多,而他却有快一米九,男人的天生压倒性优势,抱她起来简直易如反掌。

    悬空的感觉,让宁浅然完全没有安全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身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想干什么都不如自己。

    “再说一遍,不要我管?”

    他声线低沉沙哑,像要生吞了她。

    宁浅然快吓哭了。

    他能带着未婚妻伤她,气她,让她那么难过。

    怎么,现在她找个假男朋友来都不行了?只不过是他的死对头,就这么生气?

    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吻,人宁素都是他未婚妻了,他们之间会做些什么,难道不比她更加过分?

    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宁浅然觉得自己真的委屈。

    “你无耻,欺负人,薄衍墨,等我出去我要控诉你,让别人知道你的真面目!”

    “可以,那在此之前我是不是该拿点利息回来才不会吃亏?”

    他的目光在她樱唇上落定。

    宁浅然察觉到危险气息的蔓延。

    他又想干什么?

    “你好好告诉我,他那天除了亲你,还有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你如实回答我,我就放开你。”

    宁浅然抿紧唇。

    感受到他另一只大手威胁性地往下滑,一僵,咬牙道:“没有,他只亲了我一下,你满意了吧,放开我!”

    那一刻,薄衍墨松了口气,但宁浅然觉察不到。

    还好,他的人儿没被染指,如果顾冷锡那家伙真的敢动他的人,他不惜一切都要将他顾家给搅翻天。

    还好,也仅仅是一个吻。

    可一个吻,也足以让他醋火中烧个几天。

    什么都招了,可男人一点没动。

    宁浅然咬牙道:“薄衍墨,你到底在想什么?松开我!”

    “我想,该怎么让顾冷锡付出这一吻的代价。”

    他说这话的语气低沉认真,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的在想,该怎么去实施一件事。

    宁浅然背后发了下麻。

    他不会是认真的吧。

    他抬手触上她的唇,突地勾唇笑了下。

    “你一直强调你和他的关系,可我现在倒觉得,这都是假的。”

    起码,她的心里绝对没有顾冷锡。

    确定这一点,他也就放心了。

    宁浅然不甘就这样被他看穿,嘴硬道:“你怎么就确定不是?”

    “因为如果你和他真的有关系,你现在不会是这种反应。”

    宁浅然顿了下。

    “自欺欺人!”

    “你不是都要订婚了么,宁素才是你一直找的女孩,你都找到她了,还来纠缠我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究竟误会了什么,但有件事我可以解释,我从没有说过要和她订婚。”

    宁浅然冷笑了声。

    从没有,这个谎言,她听来只觉得可笑。

    她也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在他面前露怯,她要是有有点情绪上的波动,倒成了把柄任他拿捏。

    她索性抬起胳膊揽住他的脖子,笑魇如花。

    “既然你一定要跟我玩这种游戏,那也行,反正咱们两边的人今天都在这儿,到时候让人发现咱们在女洗手间里边干些暧昧的事,看看传出去对谁影响更大。”

    薄衍墨看着身下像妖精一般的人儿,又娇又嫩,哪还有以前故意扮男装时的样子。

    他甚至怀疑,自己原先是怎么被她骗过去的。

    他盯着她,黑眸冷沉:“你就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