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171章 敢的话,就叫

第171章 敢的话,就叫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那边刚进包间,宁浅然就拿开了顾冷锡的手。

    “下次,别一声不吭就动手动脚。”

    顾冷锡拦住她的路,伸手撑到桌子上,歪着头,玩味地瞧她:“我可是帮了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对你的恩人这么凶?”

    宁浅然弯唇,抬手抓住他的衣领,以同样的语气回他:“顾大少,我不是你圈子里那些妖娆惹人的女人,你这种暧昧把戏对我没用,如果你要吃饭那咱们就好好吃,但你真要这种态度,我就算药物分析不找你也行。”

    言下之意,她不找他办事,两个人往后什么来往都别有。

    宁浅然越过他在旁边落了座,顾冷锡保持这个姿势良久,凤眸微转,盯着她一切动作。

    然后才慢悠悠地收了手,拉开椅子坐下。

    “可以。”

    宁浅然专心地看菜单,而顾冷锡撑着下颚,认真地看着她。

    “你如果不喜欢暧昧,当我每句话是认真的也行。”

    “吃刺身么,不过这儿三文鱼有点贵。”

    顾冷锡垂眸,饶有所思地把玩着面前的杯子,指尖细细摩挲。

    仿佛他在把玩的,是她。

    “我不比薄衍墨差多少,你要是选择我,他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做到。”

    “喝什么,酒要么。”

    “上次你的味道,还挺甜。”

    “啪——”宁浅然冷着脸把菜单合上。

    然后忍着恼意看向他。

    她是真的忍不了了。

    这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干嘛的?

    她刚遇到某个令她猝不及防的人,现在还没缓过来,这家伙怎么了,疯了?

    顾冷锡面色不变。

    宁浅然道:“我刚失恋,还惦记着前任,怎么,顾先生你是一定要和我讨论感情的事了?”

    “所以,你这是承认你喜欢薄衍墨了。”

    “我喜欢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只是个俗人,真的经不起你的感兴趣,这世界上就算没有薄衍墨,我也不会对你有一丝的动心,这么说可以吗?”

    空气陷入一小段的凝结。

    宁浅然没回答,脑袋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顾冷锡动气。

    他是谁,表面和人慵懒随和的说话,却是个随时翻脸的狠角色。

    按理说,他会说这些话那才是正常的,她如果较真,那就是输了。

    这时,有服务员端着刺身上来,气氛这才缓和了点。

    宁浅然起身:“我去上个洗手间,你自便。”

    包间内只剩顾冷锡一人,他还捏着手里的杯子,自言自语地喃声:“不会有一丝的动心么。”

    “我和薄衍墨比起来,就差劲到这种程度。”

    他倒是想试试,事实是不是如她说的一样。

    ——

    那边包间内,气氛沉默尴尬得很。

    点了菜以后,一行人相顾无言,薄跃光和薄林想找话题,薄衍墨也是不理的,全程淡漠的态度。

    薄跃光就做缓解的那个人,拉着人尬聊。

    然后给薄衍墨的酒杯倒满:“说起来,咱们兄弟三个很久都没有一起相聚吃饭了,这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咱们得开心点啊。”

    服务员上了菜,宁素给薄衍墨碗里夹了一块青菜。

    “衍墨,你最近总是在忙,休息了可要多吃点呢。”

    可东西刚夹过去,几个人眼睁睁看着薄衍墨将那东西又从碗里夹了出来,放到一边。

    “我不吃这东西,脏。”

    宁素的脸色瞬间变得尴尬窘迫得很。

    她刚才是看着薄衍墨夹了一筷子,以为他喜欢吃这才夹的。

    现在当着薄家人的面说脏,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摆明了暗指她么。

    宁素攥紧了筷子,却仍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还以为,你是喜欢吃这些呢,衍墨你有空就告诉我你喜欢和不喜欢的,以后我也好避免。”

    “不用。”

    仅仅两字回应。

    宁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是旁边薄跃光解围道:“衍墨你看你,对人家女孩子还是温柔些比较好,再说,婚约也马上要商议了。”

    薄衍墨抬眸,面色无波:“我从没说过要娶她,或者是要订婚这种话,这些,不都是你们自己给我安排的么。”

    气氛更加僵化。

    “说到这,我一直很好奇,我没说过的事情,那最近订婚这些消息,是谁传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薄林开了口:“吃饭就好好吃,还是别谈其他的事比较好,吃菜吃菜。”

    薄衍墨斜睨了外边一眼,起身:“去趟洗手间,你们继续。”

    今天晚上店里人少,所以,洗手间这边很安静。

    宁浅然刚洗完脸打算出去,谁知转角就撞见一道高大的身影。

    她顿了一秒,在看清对方是谁时,下意识转头往回冲。

    眼花眼花,她不该有这种幻象的!

    谁知对方动作更快,将她小胳膊逮住。

    真实的触感和温度告诉宁浅然,这都是真的!

    宁浅然像被烫了一样甩开手,赶紧进了洗手间,谁知道薄衍墨丝毫不惧,紧盯着她。

    “你干什么?”

    “找你,有话说。”

    宁浅然这回脸都吓青了。

    “这里是女洗手间!”

    她慢慢往后退,想找个人,可这偌大的洗手间之内,竟然一个女的都没有!

    丫的,他还真敢往里进!

    “你要是再往里,我就叫人了,到时候让别人都知道你是个变态!”

    薄衍墨置若罔闻,只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低压。

    宁浅然感觉自己得逃,不逃,就跑不了了!

    她转身往旁边隔间里躲,本想赶紧把门栓给栓住,男人的大手将门板给撑住,宁浅然想关也关不了。

    男女力量悬殊,薄衍墨几乎是强行地进来。

    当男人高大的身躯将宁浅然给完全笼罩住时,宁浅然就放弃挣扎了。

    她知道,自己是没招了。

    宁浅然又气又恼,气自己的没用,更气他的大胆。

    “这里是女厕所,你就不怕我喊人!”

    薄衍墨居高临下,黑眸浩瀚似海:“你敢的话,就叫。”

    宁浅然咬唇,越想越不甘心,张嘴就要喊。

    “救,唔——!”

    后边的字还没来得及说,所有的全被他堵在唇齿之间。

    这是薄衍墨想做很久的事了。

    从看到她在顾冷锡身边起就想,想把她狠狠碾在身下,吻她,把她揉进骨子里,让她再不能到别的男人身边那般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