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170章 挺巧

第170章 挺巧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宁浅然道:“这事只能你帮,所以,没办法。”

    末了,她添了句:“放心,不牵涉私人关系,你就当我是来看病的,会付费用。”

    “每次对我你都会提给我费用,要是被不知情的听见,还以为咱们是进行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

    “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顾冷锡低哼,将车门打开:“走吧。”

    宁浅然疑惑,“去哪?”

    “你如果非要付我费用,那还不如直接请我吃饭来的实在。”

    “能不去么?”

    顾冷锡轻飘飘地看她一眼:“所以,你不打算给你哥的药物做分析检测了?”

    宁浅然咬牙,她忍。

    宁浅然忿忿地上车。

    一上车,她就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

    顾冷锡握着方向盘,开着车,态度倒少了平时的轻佻。

    “你到我家的研究室来办事情,问我是怎么知道你要办的事情,小丫头,你问这问题是认真的吗。”

    宁浅然明白了。

    是那边的人,瞧见她一个人过去后诚惶诚恐,加上以为她是顾冷锡的人,怕招待不周就往顾冷锡那边通知了。

    不然,他也不会来得这么巧合。

    那他在外边还当着人的面故意调侃她?

    宁浅然突然觉得好气……

    可事情是在他这儿办,饭还是要请,宁浅然拿出手机刷了起来,看南城哪些餐厅适合请他们这种矜贵的公子哥。

    而后,车里没了话。

    宁浅然专心致志地挑店,顾冷锡开着车,然后,偶尔侧眸看她一眼。

    “你是怀疑,给你哥治病的人么。”

    宁浅然正专心看餐厅,他突地提这个,愣了下:“嗯?”

    “不是怀疑医生,为什么突然查药物。”

    宁浅然道:“也不是,只是为了更好的安全性吧,我哥哥治疗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起色,只能稳定他的病情,现在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所以,我想了解这些。”

    顾冷锡哼笑了声:“学医几年况且都不能完全说自己是个医生,更何况还是复杂的心脏病,你就算了解了,又能怎么样?你哥哥的病还是那个样子,不会有变化,不会好转。”

    宁浅然关上手机看向他:“我说,你就不能盼人点好么。”

    “所以后面才是我想说的,把你哥现在的医生换了吧,让我来,我肯定能比你现在的庸医治得要好,信么。”

    宁浅然笑了。

    这男人会不会太自恋了点。

    “以前我妈找遍了南城的医院,没用的,也没有能治好我哥哥的人。”

    “那是你之前没找我顾家。我们家主力是在国外,你要是真的同意,再不济也比你哥现在的境况要好。”

    说着,顾冷锡眯了眯眸:“而且,其实有一点我很奇怪,就算是遗传性心脏病,再复杂,也不可能像你哥这样,如果是我,我也会怀疑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你说会不会是给你哥治病的人在药里下毒了。”

    宁浅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位顾家大少脑洞还挺大。

    “现在这个社会,你觉得存在在药里下毒这种事么。”

    “开个玩笑。”

    到了目的地,宁浅然推门下车。

    这儿是一块消费颇高的商圈,平时来这儿消费的非富即贵。

    看了看这边的餐厅,宁浅然下意识担心了下自己的钱包。

    “我们去哪吃?”

    顾冷锡径自往里走:“跟着我就行。”

    顾冷锡要去的位置是一家高级日料店,里边装修和氛围都很有格调,唯一突出的,就是人均上千的价格。

    光是进店看到招牌的价格时,宁浅然觉得自己呼的气都是肉疼的。

    两人进门,接待侍者礼貌地带着他们往里领。

    宁浅然本好奇地四处张望,可突地,顾冷锡将胳膊搭在她肩上。

    陌生的气息,叫宁浅然下意识抗拒地往旁避,可男人突地使了劲,将她拉到怀里,挣脱不开。

    宁浅然瞪向他。

    丫的,又来?

    与此同时,从另一扇门走进来的一行人,恰巧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

    而宁浅然看过去,神情也瞬间僵住。

    那是,薄衍墨……

    那一行人,不是薄家人又能是谁,只是不一样的是宁素在他们其中,站在薄衍墨身侧,显得小鸟依人。

    这样子,该是真正将她当做一家人才会这么亲近吧,是不是都快商议订婚仪式了?

    宁浅然想假装没看到他们。

    可顾冷锡却高调地开了口:“真巧呢,你们也是出来吃饭的?”

    他若所有思地瞧着薄衍墨身边的宁素,嘲讽的笑:“还带着未婚妻呢。”

    然后,强行揽着僵硬的宁浅然走过去。

    那一刻,宁浅然的目光都不知道该往谁身上落。

    可转念想想,她没做坏事没做错事,怎么连看都不敢看了。

    她该是仰首挺胸的才是。

    薄衍墨全程就没看顾冷锡,目光紧紧落在宁浅然身上,然后,是他们亲密的动作上。

    旁边的宁素还有薄跃光等人都担忧地看着薄衍墨,生怕他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几天他的情况让人担心,每天不理人不理事,整天让自己沉浸在巨压的工作量里,不眠不休地处理文件,连他们都不再看一眼。

    那样子,就像疯了一样。

    好像心里有什么情绪要迸发出来,他却生生的忍着。

    有时候薄跃光这个做大哥的都后悔,是不是不该帮衍墨把那个女孩给认定,现在薄家上下都知道了,想让那个女孩走吧,又难办。

    他们只得先延缓商议订婚的事,想着先让宁素和他重新相处相处,好不容易才将薄衍墨稳定了些,一起出来吃饭。

    到这来的车上,他沉默了一路,一言未发。

    偏偏到这来还碰着了顾冷锡和……

    薄衍墨讳莫如深地回了句:“是挺巧。”

    不管是地点,还是时间,出奇的一致。

    “那你们自便,我们安排的包间,先去了。”

    顾冷锡和薄衍墨没有太多交谈,往常碰到不是挑衅就是无视。

    偏偏今日不同,倒还……打了个招呼。

    虽说这招呼的气氛很不一样。

    他带着宁浅然随侍者离开,而一行人站在原地没缓过神来。

    薄衍墨看着宁浅然娇小的背影,冷眸幽深。

    旁边的宁素下意识想挽他的胳膊,却被男人冷淡避开。

    她有些委屈,咬了咬牙,也只得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