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92章 差点发现

第92章 差点发现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里面好几秒都没有回应,薄以轩有点不确定,但护士说是这间病房。

    他突地听到里面传来动静,眉头一皱,伸手推开了房门。

    薄衍墨倚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而宁辰安则在一边整理衣服,里面的气氛祥和而安静。

    “你们既然都在刚刚为什么不理我啊,我差点都以为我是找错房间了。”不知道为什么,薄以轩总觉得里边气氛有点安静得异常。

    他狐疑地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哪儿不对。

    那刚刚的动静是干嘛?

    宁浅然佯装淡定地将衣服放进自己背包,然后看向他,装作很惊讶道:“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其实她心里确实疑惑,毕竟薄衍墨受伤的消息压得很紧,她不知道薄以轩这家伙是怎么知道,并且专程过来一趟。

    不过刚才还和薄衍墨距离那么近,并且之间暧昧至极,听到薄以轩声音的时候她心脏都差点紧张得要爆炸,生怕他突然进来看到。

    所以,刚刚那几秒全用来平息内心的紧张,心虚地生怕被薄以轩察觉。

    “我本来不知道,但总是看到段伍最近一个人,也没有跟着小叔,就担心出了什么事,然后到你公司去问才知道你和我叔谈合作到这儿来了,再然后,就知道了。”

    闻言,宁浅然也明白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会查,这都能给他找出来,这段时间他得是多闲。

    “叔,你没事吧?”薄以轩连忙走到薄衍墨跟前担心地去查看他身上的伤:“听说你的伤是在腹部,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薄衍墨面无波色,但抬手挡了下他的动作:“我没事。”

    他表面看着没什么,也只有宁浅然知道他肯定是刚才碰着了伤口,这会疼着呢。

    刚才薄以轩来得急,两人又是那种姿势,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掩饰,宁浅然装作整理衣服,薄衍墨则下意识坐到床上,然而动作到底急了些,所以,伤口难免会有牵动。

    宁浅然抿着唇看男人微微阴沉的面色,心说,让你不注意,动不动就耍流氓。

    这点疼,还是受着吧。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会突然有歹徒袭击,那两个人的底细都查出来了吗?”

    宁浅然摇头:“警局那边在逼供了,不过对方不肯承认是谁,但已经查出那两人最近有不明的大笔金额入账,估计用不了几天能查出来是谁,其实,他们当时是冲着我来的。”

    薄衍墨为宁浅然挡刀的事薄以轩也都听说过。

    “事情都发生了,好在只是普通刀伤,没什么大碍就好,当时你离得近,如果刀真的刺中你,只怕后果就不是这样了。”

    他又复杂地道:“叔,我平时还不知道您这么乐于助人,谢谢您帮我们辰安挡的那一下,等回去了,最近我一定好好用功学习,再也不到处闯祸惹您生气。”

    此言一出,薄衍墨的脸色很明显地变了。

    宁浅然也顿了下,然后瞧了眼薄衍墨堪比锅底一样黑的脸色,莫名有点解气。

    薄以轩可真会安慰人,句句抚慰到人的心坎上。

    薄以轩又叹了口气:“我应该早点来的,叔,你怎么不跟我说啊,这些天都是辰安照顾的您吗?”

    “嗯,这件事我瞒住了。”薄衍墨语气冷淡。

    “喔。”

    他又问:“你有跟别人说么?”

    “没有,我一知道消息就赶紧奔过来了,而且我知道你习惯,谁都没说,就连我妈问我我都瞒住了呢!”薄以轩得意洋洋的语气,好像在邀功一样。

    薄衍墨垂眸,目光看向手里的报纸,只是轻应了声,并无其他反应。

    不过事情都问完了,貌似也没有其他要说的了。

    而且,好在也没什么大碍。

    薄以轩视线又移向身旁的宁浅然,挤眉弄眼向她递了个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身边人他就觉得心里很满足。

    其实他专门过来还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宁浅然,知道有歹徒袭击她,薄以轩担心得一整晚都没睡着,加上又怕薄衍墨真的受重伤,便专门过来看一看。

    他平时跟薄衍墨就没什么可以聊的话题,慰问完了,这会注意力自然都落到了旁边人身上。

    “我叔特别难搞,这几天都是你照顾的他吗?”薄以轩凑过去,低声问她。

    呼吸有些喷洒到脖颈边,让宁浅然莫名想到昨晚薄衍墨吻的那一下。

    有点心虚。

    她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不然呢,他帮我挡的刀,我肯定要负责任的,其实也还好。”

    “我得知你们出事的时候都快担心死了,我小叔要封锁消息,你还真的瞒我到一个消息都不回,要不是我找过来,只怕还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了吗,你也别担心了,没事。”

    两人在那交头接耳地聊着天,样子亲密极了。

    看报纸的薄衍墨心思全无,注意力都到了他们身上。

    抬眸,看到的就是宁浅然对着薄以轩笑得开怀的样子。

    眸色不免阴沉了些。

    有种不悦的心情慢慢在心里扩散开。

    因为她那种笑容,从未对自己有过。

    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为什么能这么开心?是因为那个人是薄以轩,所以情绪才会被牵动么。

    他放下报纸,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随时,你——”宁浅然说着,又想到薄以轩还在旁边,有别人在,她又改口道:“薄叔叔你现在就想回南城了?中午还要换一次药。”

    “不换了。”

    薄以轩忙道:“不行,伤口什么的不能大意,如果叔您赶着回去,那我去叫医生配药过来。”

    他说完就大步出了病房,宁浅然也没叫住。

    不过这样也好,她本来也想尽快回南城。

    只是,她还没确定薄衍墨的伤情过了一夜现在有没有缓和些。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你现在伤口还疼么,真的能现在就回南城?”

    “我在南城预约了私人医生,回去疗养更好。”

    可回南城有几个小时车程,薄衍墨的伤真的hold得住?

    她只得道:“我看看。”

    薄衍墨沉沉地看着她:“你现在就不怕我了?”

    宁浅然微愣,抿紧了唇。

    薄以轩在这,料想他也不敢再做什么。

    可谁知她还没开口,薄衍墨突地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

    宁浅然大惊,又气又恼:“你干什么!”

    偏偏薄衍墨力道比她大了不是一点,她根本挣脱不开,只得咬着牙撑住床板,尽量避免再次伤到他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