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44章 没办法,他就好我这口

第44章 没办法,他就好我这口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最新章节!

    薄衍墨应该不是这种人吧?

    也是这时,她听到薄衍墨的声音:“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我想我应该可以叫保安上来。”

    宁浅然挑了挑眉。

    嗯,貌似不是什么桃色新闻,估计是被爱慕者缠上?

    听薄衍墨语气很淡定,这种事估计很常见了,那自己就勉为其难地帮帮他吧。

    宁浅然拿着自己的咖啡杯过去重新倒了杯咖啡,然后泰然自若地推门进了办公室。

    里面的女人一手撑着办公桌,离薄衍墨距离很近,但又不敢太越矩的感觉:“我刚回国就赶来见你,你就这样对我?”

    宁浅然挑了挑眉,不合时宜地打断了她:“打扰一下,薄总,这是您的咖啡。”

    她走过去,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她,那女人的眼神里有一丝被打断的不耐和对她的不屑。

    而薄衍墨则抬眸看向她,眸里死沉无波,许是被这女人扰出了些烦意,所以给人的感觉要比平时都冷。

    宁浅然走过去,那女人收回撑在办公桌的手站直了身,可能是觉得被人瞧见不太好,但那姿态,还是在等着宁浅然离开。

    她慢悠悠地将咖啡放到薄衍墨的面前。

    看着陌生的杯子,还有他那白嫩的手,薄衍墨眸色微微深了深。

    他好像知道后者为什么突然自作主张地进来。

    宁浅然递过去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看了眼那女人,笑道:“薄总是在讨论什么工作呢,我感觉内容应该挺丰富?”

    那女人面色略有些不好:“我们讨论什么要你管,你一个小助理送个咖啡还问这么多?”

    薄衍墨盯着咖啡杯的握把,若有所思。

    他本来想说一句宁辰安不是助理,但对方显然话更快,让人意外。

    宁浅然挑眉:“要是平时我确实没资格过问,但你貌似也不是公司的人,薄氏有明确规定不相干的人不能随意进入,你还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那我这个小助理也不该坐视不理。”

    女人显然有些受到了挑衅:“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顾氏千金顾嫣!”

    “你就算是玉皇大帝的千金也得先预约了才能进来。”宁浅然保持微笑。

    顾嫣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能进来就因为自己的身份,这么多年了哪次想强行进薄氏没成功的,又有谁不忌惮她的身份,这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倔强的人。

    顾嫣气恼地看着眼前短头发的小子,身板不高,也没有很出挑的感觉,也就皮肤白点样子好看点,要不是因为她穿着和发型,自己只怕真会觉得他就是个女的。

    不然怎么会这么针对自己?这种只有女人之间才会有的感觉,就好像面对什么情敌一般。

    “衍墨——”

    她下意识就转头向男人撒娇,可薄衍墨的态度从头到尾就是淡漠的。

    “他说的没错,你现在该在五分钟内离开。”

    顾嫣的手下意识就攥紧了。

    她喜欢了薄衍墨那么多年,不管他对自己有多冷漠她都没有退却过,顾家是名门世家,从小到大几乎所有人都说只有她才拥有配得上薄衍墨的资格。

    所以不管受到怎么样的拒绝她都相信最后能跟薄衍墨走在一起的人也只有她。

    她做过这种厚着脸皮的事已经够多了,原来扳倒了那么多同样喜欢他的女孩子就算了,现在又蹦出个男的来打扰,这么多年了,对方对她的态度始终这样,就算内心再强大也会被打击。

    顾嫣狠狠瞪了宁浅然一眼。

    她又不甘心地看了眼薄衍墨,目光又落到那杯咖啡上,却好像发觉了些什么。

    她记得这个男人,她进来的时候经过咖啡间他好像刚倒完咖啡出来,当时端着的就是这个杯子,而且他还就在那儿喝咖啡。

    可是现在,为什么他又拿着这杯子说是给薄衍墨倒的咖啡?

    咖啡杯这种东西,应该都是私人物品。

    顾嫣像是察觉到很重要一个点一般,再看看薄衍墨手边,果然有个深灰色的咖啡杯,所以不出意外,这小助理端进来的应该是他个人的咖啡杯。

    薄衍墨平时都不会让助理什么的在办公室里待太久,更别说突兀地倒咖啡进来这种事,那两个人关系会不会——

    反应过来这一点,顾嫣感觉心里慢慢凉了下来。

    捣完乱,宁浅然挑挑眉,装无辜地离开了办公室。

    顾嫣不甘心地攥了攥手,还是拿起自己包包离开。

    “衍墨都没说让你送咖啡过来的话,要你擅作主张什么?你作为一个助理,要这么多戏么?”

    宁浅然的工位前,顾嫣前脚从办公室里出来,后脚就找上了她。

    宁浅然气定神闲地工作,没理她。

    可突地,一个限量款包包挡住了自己电脑,她皱眉抬眸,对上顾嫣那探究的视线:“我说你长得这么娘,不会是个GAY,喜欢衍墨?”

    宁浅然没想到这女人脑洞这么大。

    她嗤笑了声:“你腐漫看多了吧。”

    顾嫣冷哼,看她的目光里带着针对的刺:“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年头又不是没有男人也喜欢衍墨,做着当他助理就能近水楼台这种美梦的人也很多,你这种,我见多了,你以为你端个私人咖啡进去,他以后就会接受你了?”

    “抱歉,我只是看不下去我的上司被某些强行混进公司的花痴女所扰,他又懒得搭理人,这种事也只能我们这种小助理做了呀。”宁浅然不甘示弱。

    顾嫣气道:“不就是个小助理吗,你嚣张什么呢你?都身为男性了还来勾引男人,令人作呕,你以为你在薄衍墨那儿算什么?”

    宁浅然本来只打算逗逗这女人,也没打算跟她多说。

    可顾嫣话语里这种恶意,真的让人忍不了。

    男男咋了,同性恋就该受歧视?

    再说个题外话,她还希望自己生来就是男人呢,那样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小心翼翼,可老天爷要让她投胎女儿身,有什么办法。

    宁浅然看了眼办公室紧闭的门。

    然后挑眸看向她,勾唇笑了:“可怎么办呢,薄总他就好我这口啊,不然这么多年薄总怎么没有女朋友,又怎么看不上您堂堂顾氏千金,好好想想?”

    那一刻,顾嫣的表情霎时变了,面如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