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石晓楠篇之重明的报复

石晓楠篇之重明的报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床边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

    隐隐的,我还记得昨晚床边躺着一个人,我一直依偎在他的怀里,他喃喃的在我耳边说着情话,我好像还听出来他是谁了,可为什么在我醒过来之后,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茫然坐起身来,冲着外面叫了一声,“你进来。”

    外面很快就响起了脚步声,伺候我的小童子急匆匆走了进来,一脸恭敬问我,“石姑娘,您有什么吩咐?”

    “我来问你,昨天晚上。你可是一直守在外面的?”我并没有开门见山,绕了一个弯问小童子。

    那小童子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是,上尊吩咐,石姑娘是最金贵的客人,一定要万分小心伺候,即便是晚上也要一直在外面伺候着。”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还是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也就是说,不管有什么动静,你都能听到?”

    小童子的脸色微微一变,却还是点了点头,“是。”

    有了他前两句话,我这才算放心,长长舒了一口气问,“昨天晚上有人来我房间了,你可看到是什么人了?”

    我这句话才刚说完,那小童子的脸色刷一下就变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求饶道:“石姑娘,我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其实睡着了。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请您责罚!”

    跟这小童子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表情看,一开始问话他就有些犹豫,显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有可能知道昨天晚上来我房间的是什么人;可等我追问是什么人进来的时候,他却又改口说他昨晚睡着了,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这分明就是自相矛盾!

    “睡着了?”我脸色蓦然一冷,蹭的从床上站起身来,“你刚才也说了,我是你们上尊最金贵的客人,伺候我得万分小心。昨天晚上有人擅自闯入了我的房间,你却睡着了,一点警示都没有?我这就去找你们上尊,让你们上尊责罚你好了!”

    这句话。是因为我知道这小童子特别敬畏重明,所以才这么说的。

    果然,那小童子听了之后,一下子就蒙了,紧跟着我的脚步朝前爬了几步,急急道:“石姑娘,我说我说,你千万不要告诉上尊!”

    见目的得逞,我这才顿住了脚步,低头看着他,表情却没有缓和,“好,你说。但我要听真话,你懂我的意思?”

    “好好好,我说实话。”那小童子鸡啄米一样点头,表情紧张,看看我又看看窗口,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晚上来您这里的,是,是上尊,但是他,他不让我告诉你…;…;”

    果然是重明!

    顾不上羞愤,我很好奇,重明大半夜的,来我房间做什么?那个女人最近几天怎么一点踪迹都不见了?

    那小童子见我许久都没有说话,小心翼翼问我,“石姑娘,你,你怎么了?”

    我恍然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心事想的有些出神。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

    那小童子虽然疑惑,但却不敢再问,赶紧站起身出去了。

    这一天,又是什么事都没有,我整天都窝在屋子内,一天都没有出去。

    很快就又是晚上了。

    之前发生的事,让我莫名对晚上十分恐惧。到了晚上我愣是硬生生在床上坐着不敢入睡,想着就这么撑过这一晚算了。

    可一到后半夜,我就又开始昏昏欲睡。

    朦胧中,又是一道身影闪了进来,试探性看了看我,然后直接上床跨坐在了我身上,缓缓伸出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只觉得那双手冰凉无比,而且开始渐渐加大了力气…;…;

    随着那双手的力道越来越大。我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虽然极力挣扎,但却根本没有办法推开身上压着我的人,我心中大惊,想要张嘴大喊,但却惊恐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可我可能没有机会知道了,因为这个人的力道已经用到了最大,我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就在我的意识越来越昏沉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另外一道身影闪了进来,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我只觉得身上的重量猛然一轻,脖子上的那股几乎要让我窒息的力道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又重新恢复了自由!

    “晓楠,晓楠,你怎么样?”我刚刚恢复自由,后来冲进来的那道身影急急奔到了我床边,弯下腰将我扶了起来,紧张问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冲到我床边的,居然是重明!

    我有些意外,咳嗽了两声,等发现嗓子舒适之后,我疑惑问他,“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

    “我,我…;…;”一向口齿伶俐的重明,居然开始结巴了,“我是因为,正好路过,听到你屋子里有动静。所以才进来看看,正好看到了。”

    堂堂的上尊,大半夜的出来散步,还正好路过我的屋子,冲进来救我了?

    虽然不相信,但我也不想追问,只是喘了几口气之后,我好奇问他,“这阴宗秘境是你的地盘,我又是你的客人,有谁会在你的地盘上对我动手?”

    因为重明冲进来的急,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屋子内的灯,我没有办法看到重明的表情,但我却明显感觉到,我问了这个问题之后,重明的身子稍微僵了僵。这才冷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这个人的。以后不管谁想伤害你,都得先过了我这关!”

    这句话分明是对我说的,可我莫名的感觉,他后半句,似乎是对另外一个人说的。

    重明是上尊,掌管阴阳两界,而且这阴宗秘境是他的地盘。怎么可能有人会在他的地盘上撒野?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做。

    “是不是你夫人要对我下手?”稍微顿了顿,我抬头看向重明,淡淡问,“她最近几天都没有来,是不是因为你没有接着救她,她着急了?”

    重明的身子又是一僵,声音却柔和了很多。“晓楠,你,你有所感觉了?”

    重明这句话,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才只是为了从重明嘴里套出我想知道的答案,所以才将推理过程说了一遍的,但没想到他居然并不关心我发现他夫人的事,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事情上。

    “上尊,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有所察觉?”我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有意跟重明拉开了距离,语气也忽然冷淡了下来,故意显得疏离无比,“既然没事了,上尊赶紧回去吧。”

    挪动身子的时候,我才发现重明现在还保持半个身子倚在我身上的状态。跟我距离特别近,近到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这种距离,让我觉得很不安。

    黑乎乎的屋子内,我都能感觉到这句话说完之后,重明身上传递的一下子冷下去的气息,他没有动,只是盯着我看。

    “上尊,那个。男女大半夜的独处一室,好像,好像不太合适。”重明没有什么反应,我更觉得尴尬,本来想伸出手推开重明,但又觉得好像不太合适,“再者说,尊夫人或许还在,要是被她看到,或许她会误解的。”

    我心说,那个女人刚才要对我下手,只怕就是因为重明现在的态度把她给逼急了,重明那么在意她,这句话应该杀伤力最大。

    “晓楠,我有一句话要问你。”重明终于动了动身子,但却并不是离开。而是更凑近了我,声音低沉,眼睛直直看着我,即便是黑暗中,我都能看到他的眼睛发着亮光,“你保证,要认真回答我。”

    重明突如其来的接近,让我局促不安。不由自主急急往后蹭了两下,直到确定跟重明之间的距离安全了,我才点点头,不安道:“好,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重明并没有迟疑,我点头之后,他很快开口问道:“若是没有申东锋,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我没想到重明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下子愣住了!

    屋子内,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

    我甚至能听到空气,在缓缓流动的声音。

    气氛,也跟着变的十分尴尬。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你想想再说。”我还没有回答,重明又立刻开口,好像生怕我脱口说出什么他不喜欢听的话来一样。

    “这没什么好想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我是她的一部分,但我也是个完完整整的人,我有能力辨别我喜欢的人是谁。而且,感情的事情不存在什么先来后到,只有缘分。我跟锋子之间,是缘分。”

    我们之间是有缘无分而已。

    说完这句话,我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世间。为什么总有这么多阴差阳错不能圆满?

    “你的意思就是,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我?”重明好像还不甘心,又继续追问了一句,“是不是?”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是。”

    重明的眼睛几乎要发出亮光来,“你刚才犹豫了。”

    “我是犹豫了。”没想到重明竟然抓住这点不放,我也没有否认,“我之所以犹豫,是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减少对你的伤害,并没有别的意思。”

    重明一下子挺直了身子。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能看到,他刚才还熠熠发光的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气氛,重新回归到了一片沉寂。

    重明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合适,只能远远的躲着重明,等待他下一步动作。

    “你倒是直白。”沉默了许久,重明终于开口了,带着无尽的冷意,“你似乎不知道,你现在处于什么环境,可能面临什么遭遇…;…;”

    我打断了他的话,“听上尊这意思,是要威胁我?我要面临什么,我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大不了灰飞烟灭而已。对我来说,心都死了,还有什么比心死还可怕的事情?”

    重明愣了愣。

    我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

    重明又动了动身子,我以为他肯定恼羞成怒,要对我下手了。但我没想到,重明非但没有动我,反而站起了身子来。

    他站起身子来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我床前站了许久,终于说了一句话,“我不会让你灰飞烟灭,我会让你继续存活下去,品尝我品尝过的滋味儿。石晓楠,这就算我的报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