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石晓楠篇之重明对石晓楠的情意

石晓楠篇之重明对石晓楠的情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那女人的话,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心里咯噔一下,脱口反问,“我怎么就是你的一部分?你有什么证据?”

    “你别急,听我慢慢道来,你大概就能明白怎么回事了。”那女人应该是胜券在握,不紧不慢开口说道:“我先问你,那小木屋墙上女人的画像,你可见到了?”

    这女人主动提到那画像,我自然感兴趣,下意识想要点头,但却赫然发现我的脖子竟然僵硬无比,甚至连点头的能力都没有了。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大骇。现在的我根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随这女人和重明发落了。

    但我却不动声色,开口承认,“没错,我是见过那女人…;…;怎么,那画像上的女人,是你?”

    问出这句话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多后知后觉,这个女人和重明费尽心思,而上次我去小木屋时重明脸色极其难看,这都足以说明这个女人就是画像上的那个女人,就是重明的夫人!

    “你还不错,还能反应过来这点。”坐在我旁边的女人笑了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挨着我一起靠在床头,若不是知道我们现在关系紧张,我们两人倒像是一对正在说悄悄话的好闺蜜一般,“既然见到了,你也应该知道,咱们两人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我瞬间闭了嘴。

    没错,若不是那女人脖子上有颗红痣。我真的差点以为那画像上的女人就是我!

    难道,这就是证据?

    “这又能说明什么?”我心里虽然隐隐了然,但语气却不以为然,“世界这么大,世界上的人这么多,有那么一个两个长的完全想象的,也并非完全不可能,你说不是吗?”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却莫名发慌。

    那女人倒也不着急,继续接着说道:“既然你不信,那我就再跟你说说他给你的锦囊是什么。”

    我有些意外,脱口说道:“你刚才不是就说了吗,这是锁魂囊,天下法器之首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天下人都知道这是天下锁魂法器之首,却不知道这锁魂囊是他倾注了上千年的修为,专程为我做的。”那女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里终于有了波动,“若不是我的转世,根本就不会被这锁魂囊给锁住,我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她说这锁魂囊是重明专门为她做的原因了,心里微微一动,但却顺嘴说道:“你接着说,我还在听。”

    这女人听我这么一说,微微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说道:“当年我就要灰飞烟灭了,他违背天意留了我两魂两魄,又在这两魂两魄上倾注了自己的修为,然后让这两魂两魄转世为人。”

    这个我倒是明白,只要经过六道轮回,即便是魂魄残缺,也会出生为正常人的,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信了一多半,见这女人又停顿了下来,我忍不住催促道:“那你说说,你们打算怎么救你?这么说吧,你刚才也说过了,已经转了几世了,什么情况就表示可以救你了?”

    “之前的几世,虽然他也极力在暗中布置。但那几世终究多是普通人,最厉害的也莫过于变成厉鬼,修为一般。”那女人终于看向我,“只有到了你这世,他精心布置,才让你变成魔煞。只要成了魔煞,那魂魄就有了我的七成修为。魂魄就可以为我所用了。我们试了很长时间,但没想到居然把你给盼来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这个女人的声音也开始颤抖,显然十分激动。

    也是,她盼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获得新生,换做谁也会激动的。

    我这才知道。我之所以会变成魔煞,居然是重明一层层精心安排好的,若不是这女人告诉我,只怕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你要用我的魂魄来救你,我不反抗。”我沉思许久,终于低声说道:“我只求你一件事,如果你肯答应我,我必定会成全你们,如何?”

    那女人微微有些吃惊,声音带了惊疑和好奇,“你居然不反抗?你说吧,你想让我们答应你什么事?”

    “我要你们答应我,即便是你重生,也不能跟申东锋为敌!”我身子不能动,但声音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冰冷彻骨,“否则生生世世永不得团聚,生生世世阴阳相隔。”

    我声音冰冷,这句话也说的异常笃定,那个女人竟然愣了愣。

    “怎么,不敢答应我?”见她没有及时回答我,我心中不安,忍不住追问道:“我还以为,你们为了在一起,什么都肯做呢。他为了救你,我为了救我心爱的人,我可以理解你们,你应该也能理解我。是不是?”

    那女人并没有立刻回答,又停顿了片刻之后,终于点头答应,“好,看在你一片痴情的份儿上,我答应你!”

    这女人答应,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又不放心追问了一句,“那重明哪里呢,他能答应吗?”

    “你放心吧。”那女人好像对自己十分自信,“他几百年的夙愿就是为了救活我,其他的根本无心。至于你说的申东锋,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物,想来对他也没什么要紧的。”

    言下之意。她才是重明最要紧的人。

    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我倒是感激这女人这么自信,好歹我多了几分希望。反正对我来说,此刻答应不答应还有什么区别,若是答应了,这女人反倒能念我几分好,不会跟申东锋为敌。

    只要他好好活着。我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想到这里,我长长松了一口气,“既然你已经答应,那我便没有什么要求了,你们要怎么做,尽管动手就是了!”

    “你真的这么果断干脆?”那女人有些意外。又忍不住问了一声,“真的没别的要求了?”

    我郑重其事答应,“没错。”

    “看来,也是痴情儿…;…;”这女人沉默了片刻,长长叹了一口气,心有戚戚然道:“这样,你若是助我成功,我必会让他留你一条活路,算是我对你的报答,如何?”

    我现在本来就是魂魄了,他们再利用我救了这女人,又怎么能留我一条活命?

    我心里这么想着,就直接开口问这个女人了。那女人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抿嘴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说留你一条活命,就绝对会做到。至于到底用什么办法,那就是我们的事了。”

    这女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和神采飞扬,好像只要她张嘴。就什么都能办到一样…;…;

    也是,重明高高在上,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配的上吧?

    “如此,那就多谢你了。”这消息虽然喜人,但我却并不觉得多高兴,只呆呆看着房顶,沉沉道:“我都是死过几次的人了,对于生死也看的透了,我伤透了他的心,再活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那女人看了我许久,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妹妹,别这么悲观。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抢过来才是。好歹你也是我的转世,这一点可真不像我的作风!”

    这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分明是安慰我,可就在她拍我肩膀的时候,我却忽然觉得昏昏欲睡。这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飘飘荡荡的,很快就变的不真实起来,“睡吧睡吧,睡一觉,什么就都过去了!”

    在这女人的声音和拍打之中,我竟然昏昏沉沉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醒来之后,我还是躺在重明的怀里。

    只是这一次跟上次不一样,上一次我还衣物整齐,并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我也知道重明只怕就是抱了抱我,并没有多什么过分的事,所以心里也并不怎么在意。

    可这次清醒过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全身一丝未挂,就那么依偎在重明的怀里。

    我的姿势,妩媚至极!

    更要命的是,重明也跟我一样,浑身未着片缕!

    “你…;…;”睁开眼看清楚我,又看清楚重明之后,我心头猛然一震,急急忙忙拿过旁边的衣服慌乱遮住自己的要害,又高高扬起一只手。照着重明的脸毫不犹豫扇了下去!

    我的手才刚刚扬起,重明就伸出了手,闪电般抓住了我的手腕,似笑非笑看着我,“醒了?”

    他什么都知道!

    “你混蛋,卑鄙无耻!”我的手死死被重明抓住,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开,反而在挣扎的时候将遮挡在我身上的衣物给挣开了,我羞愤异常,什么难听骂什么!

    那一刻,在看到我和重明的模样时,我真的疯了!

    我恨不得杀了重明!

    我心里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眼见没有办法挣开重明的手,我干脆也不遮挡身子了,用另外一只手蹭的拔下重明一直挂在床边的长剑,照着重明的身子就狠狠刺了过去!

    刚才我扇重明到时候,重明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以为,我刺重明,肯定不会得手。

    当时我心中羞愤异常,所以刺出去的长剑又凶又狠,几乎拼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恨不得在重明身上扎个透明窟窿!

    重明竟然没有躲!

    就在我的长剑刺过去的时候,重明不闪不避,就那么硬生生承受了我一剑!

    我用尽了全部力气,手中的长剑有一少半已经刺入了重明的身体,我一下子愣住了,看看长剑,又看看重明,震惊问,“你,你为什么不躲开?”

    “怎么,心疼我了?”重明居然还冲我笑,“明明是你要刺我的,还嫌我不躲开?”

    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敢逗弄我,我想也没想,手中接着用力,手中的长剑又立刻刺入了重明身体里几分!

    “若是你心里好受些,你尽管发泄就行了。”重明还是没有躲,依旧看着我笑,甚至连皱皱眉头都没有,淡然到了极点,就好像被扎了一剑的是别人而不是他一样。

    我又急又气,但重明出乎意料的举动,却让我直接愣住了,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握着长剑的手,在瑟瑟发抖!

    “你刚才扇我巴掌,我阻拦,是因为我知道若是我阻拦,你就会放心的用长剑刺我。”重明伸出手,沿着长剑一丝一丝攀岩,一直攀到了我手背上,眼神柔柔的,“若是你刺了,心里说不定会好受些。”

    我像是触电一样,刷一下抽回了手,疑惑看着重明,“你,你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