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355章 翘翘是谁

第355章 翘翘是谁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魏老大的屋子内,现在躺了四个人,三个死人,一个活人。

    这个活人,是魏老大。

    只是看魏老大现在面色苍白如纸,呼吸困难的模样,也不知道他到底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我们都知道,之前那东西出现两次,魏老八和魏老二,无一幸免,魏老二当时虽然没有死,但没有挣扎多久,很快就断了呼吸。

    我迅速对魏老大采取了施救,给他输入了适当的内力,孟婆将他的伤口都包扎了起来。剩下的,就看魏老大自己的命硬不硬了,毕竟年龄大了,身体又受到这样的重创,能保住性命的几率很小。

    其他几个人都是平时跟魏老大他们几个比较亲近的人,现在这种情况,让他们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恐慌,屋子很小,人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随意开口说话的,这一场恐慌,似乎剥夺了他们说话的权利。

    再看看魏老大,已经直接昏迷过去了,呼出的气多,吸入的少,应该很难维持多长时间了。

    “你们都跟魏老大他们关系不错,有谁在当年当知青的时候,参与过活埋羽化子的事?”我稳了稳心神,威严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试图再从这些人嘴里撬出更多的信息来。

    魏老大上次确实给我讲述了往事,但看的出来,他也隐瞒了不少的东西。

    至少,山上的老坟里的东西就隐瞒了。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了魏老大的领导,他们个个都成了无头苍蝇,老人的怯懦和疲倦,都体现在了他们身上。

    我等了片刻见没有人说话,声音随即冷了下来,骤然加重了语气,“魏老大他们几个人的情况和下场你们也都看到了,你们当年若是参与的,恐怕也躲不过这场灾难,你们也打算像他们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吗?”

    每个人都怕死,即便是这些已经垂垂老矣的人。

    或许,因为他们心中都隐藏着秘密,所以他们比常人还要更怕死。

    “你,你让我们说什么?”果然,我这么吓唬之后,一个最矮最瘦的老人沉不住气了,紧张看着我,一双几乎要凹陷下去的眼睛里都是惶恐和不安,全身也微微颤抖着,我朝他看去的时候,他不自觉就朝人群中躲了一下,好像生怕我把他怎么样一样。

    看到有人出头说话,我心中微微有了希望,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下,“山上的老坟里,埋的是谁?”

    本来无足轻重的老坟,现在忽然间成了关键。

    “老坟是我们来这里之前就有的,谁也不知道里面埋的到底是谁。”那个干瘦的老人听我提到老坟的时候,身子竟然哆嗦了一下,接着说道:“当时没什么可吃的,有的知青就上山打兔子吃,无意间进了老坟里,回来说老坟里富丽堂皇的有宝贝,我们那些知青都禁不住诱惑,就跟着一起去了。”

    这个干瘦的老人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看了看孟婆,这个干瘦的老人说的是魏老大没有告诉我们的细节。

    我没有接嘴,只是用眼神鼓励那个老人接着说下去,“当时虽然嘴里说破除封建迷信,但谁也不敢独自一个人去老坟找宝贝,所以就约了十好几个知青一起去老坟。”

    这时,我才追问了一句,“是不是以魏老大他们为首的十几个人?”

    那干瘦老人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以他们几个为首。他们几个当时最团结,而且身高力壮,胆子又大,其他人都听他们的。当时虽然是偷偷摸摸去的,但搞的阵仗挺大的,一直到他们回来……”

    说到这里,这个干瘦老人忽然打了个哆嗦,其他几个人脸上也露出了惊慌的表情,显然当时的回忆并不让人愉快。

    “后来他们是跑回来的,个个吓的面色如土,别说宝贝没找到,他们的魂儿都像是被吓飞了,整天胆战心惊的,见人就紧张。但无论别人怎么问他们老坟里的情况,就是没有人说。”这个干瘦老人吞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只是后来有人猜测,说老坟的棺材里埋藏的,不是人,是,是什么动物……”

    什么动物?

    我本来还觉得这人说的什么动物滑稽可笑,但等我想到赤炎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这个人说的动物,会不会就是赤炎?

    赤炎真的存在?

    我很快就发现了这人话里矛盾的地方:如果魏老大他们几个人当时就吓成这样了,后来又怎么敢把羽化子活埋进老坟?

    我很快就质问了这个问题。

    本来以为那个干瘦的老人会被我问到,但他很快就接着说道:“活埋羽化子的主意,是四爷提出来的。他当时在八个人当中能说会道,魏老大看似是老大,但很多人都听四爷的。他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就蛊惑那些本来对老坟讳莫如深的魏老大他们,让他们恶作剧,将羽化子抬着进了老坟,将他关在了棺材之内。”

    居然是魏四爷撺掇这些人将羽化子关进棺材里的!

    而且,魏老大说的很含糊,当初他们不是把羽化子埋进老坟里,是关进了棺材里!

    我蓦然想到了峻猁被关进的那口巨大无比的棺材——那棺材,比普通的棺材大了不止两倍,难道……真的是关着赤炎?

    “我们当初都是跟着去壮胆子的,根本连老坟都没进去。”这个干瘦的老人说了一大通,终于回归到了正题上,眼巴巴看着我问,“当时四爷根本不让我们进去,只让他们八个人进去,我们只是负责在外面把风而已,就算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那东西也不会要我们的命吧?”

    他这一句话一出口,其他几个人立刻附和,“对对对,就算要命,也是应该要他们几个人的命……”

    他们一句话没有说完,瞬间都顿住了,因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加上之前死的几个人,魏老大他们八个人,几乎快要死绝了。

    “你刚才说,是四爷怂恿大家活埋羽化子,而且四爷还不让你们跟着进去?”我快速将这个干瘦老人陈述的往事梳理了一下,飞快找到了最关心的地方。

    那个干瘦老人点了点头,眼里闪出愤恨来,“所以后来被杀的时候,死的都是我们那些不相干的,他们八个人反倒没事。或许,他就是存着这私心,所以才不让我们进去!”

    我沉吟着点了点头。

    记得魏老大他曾经告诉过我,说他们在活埋了羽化子之后,有什么东西闪了出来,将很多人都杀死了。杀死的人,应该就是干瘦老头说的“我们”,也就是除了他们八个人之外的人。

    难道,真的如干瘦老头猜测,魏四爷有这样的私心?

    我飞快将前面的信息都梳理了一遍,然后问道:“那现在,你们给我讲讲魏四爷,他为人如何,在村里如何?就从你们刚相识,讲述到现在吧,不要有什么遗漏。”

    听说让我讲魏四爷的事,那些人竟然有些迟疑了,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肯开始讲述,一直到有个白胖的老人冷哼了一声,不服气说道:“咱们怕了一辈子了,到头来或许还是个死,现在还怕他个吊,你们不敢讲,我讲,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吓唬了咱们一辈子了!”

    这竟然是这些村民对魏四爷的印象!

    我和孟婆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讶异,谁也没想到,看起来慈祥无害的魏四爷,在村民的嘴里,竟然比魏老大他们几个还要让人觉得可恨的多!

    “刚才他说的太小心了,什么能说会道,魏四爷根本就是个阴险狡诈,城府很深的人,我们知青几乎都被他耍的团团转,他整日里笑呵呵的模样,可动不动就给人使绊子,下套,稍有不顺从,他表面上没什么,暗地里能把人给整死。”白胖老人提到魏四爷的时候,语气愤慨无比,“当年的事情你们也知道,那种环境下饿都能饿死人了,别说再有人用手段给你穿小鞋。几次三番下来,几乎没人敢惹魏四爷。”

    我心里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魏四爷在村民眼中,居然是这种形象,跟给我们的感觉,完全是两个人!

    “我听说,魏四爷是上头的人,身后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所以他什么都敢做,人还特别阴狠,就算整死人也面不改色。可怜我们这些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谁也不敢跟他作对,除了连翘。”白胖老人说到连翘的时候,嘴里忽然有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连翘?

    这个名字好像有什么熟悉的地方,我情不自禁问道:“谁是连翘?”

    “就是魏四爷现在的老伴儿,我们当时知青中的一朵花,长的那个叫漂亮,就连名字都跟寻常人不一样,叫连翘。”白胖老人提到魏四爷老伴儿的时候,刚才的阴厉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微笑。

    看来,魏四爷的名声虽然不怎么样,他们却对连翘的印象很好。

    我当时心念一动,忽然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叫她翘翘?”

    白胖老人疑惑看看我,反问了一句,“咦,你小伙子怎么知道的?没错,当时知青里的女知青本来就少,加上还是这么好看的女知青,所以很多男知青都爱慕她,谁都想跟她好,叫的自然也就亲切些,都叫她翘翘……”

    后面白胖老人又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我脑海中只有连翘,翘翘这个名字在嗡嗡作响。

    冰冷男嘴里叫着的翘翘,居然就是魏四爷老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