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347章 那东西又出现

第347章 那东西又出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我们身上的味道,是尸油的味道,掺杂了其他东西,尸油是臭的,那东西是香的,加上我们身上沾染的东西不多,刚开始我们又急着抬魏四爷回来,所以一直没有注意,直到回我们屋子时才发觉了。

    “咱们身上怎么会有尸油……”孟婆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一句话还没说完,很快就反应过来,猛然瞪大了双眼,倏地扭头看向魏四爷屋子,“是魏四爷身上有尸油,沾到咱们身上的!”

    没错,只有可能是魏四爷身上有尸油,所以沾染到我们身上了。

    可是,魏四爷身上怎么会有尸油?他要尸油做什么?又为什么会在魏老三家门前上吊?

    一系列问题又成了新的疑团,将本来就迷雾重重的事情更变的扑朔迷离了。

    孟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低声问我,“要不,等我回头问问魏四爷怎么回事?”

    “嗯,等他清醒过来之后,咱们再问问他怎么回事。”我点点头,一直努力在脑海中搜索刚才发现身上尸油时,脑海中闪过的亮光,就在我跟孟婆说完之后,我眼睛猛然一亮,快速对孟婆说道:“咱们再去魏老三家一趟,我需要你帮个忙。”

    “再回去一趟?”孟婆很好奇,但却没有多问,立刻跟我一起朝魏老三家再次走去。

    这次回到魏老三家前时,发现魏老三家的屋子依旧亮堂堂的,整栋房子却都笼罩在一片黑沉沉的夜色当中,四周沉寂无声,更显得阴森诡异,本来还在魏老三家看守的那几个人,大概是看到魏四爷居然不明不白在魏老三家门口上吊,他们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所以他们都缩回了屋子里,再也不敢随便出来溜达。

    “对于普通人来说,魏老三的尸体无缘无故失踪,魏四爷又莫名其妙在他家门口上吊,村子一下子死了三个人,这确实够让他们害怕了。”发现那几个人都缩进了魏老三家的屋子后,孟婆低低说了一句。

    我沉默了半晌,低低说了一句,“那也得咱们先确定,他们真的是普通人。”

    孟婆猛然转回头看向我,吃惊问,“锋子,你的意思是……”

    “咱们先得把那几个人引出去。”我没有再多说什么,看了看院子,低声对孟婆说道:“这样,我先引他们出去,你摸进屋子,我很快就回来。”

    孟婆有些犹豫,但很快就答应了,藏好身子之后,低低叮嘱了一句,“你小心。”

    我点点头,直接走到大门前,轻轻推开了魏老三家院子的大门,然后静静站在门口等着。

    就在我刚刚推开魏老三家院子大门的时候,屋内忽然传来了一阵凌厉的声音,“谁在外面!”

    紧接着,就有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屋子内奔了出来。

    我约莫他们看到我之后,这才翻身朝外面奔去。现在正是魏老大追查魏老三失踪原因的时候,那几个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追着我朝外面狂奔而去!

    为了留给我们足够多的时间,我将他们引出去了很远,然后才折身返回了魏老三家的院子。孟婆已经按照我的话进了屋子,正在屋子里来回寻找着,见我回来,她好奇问我,“锋子,你回来找什么东西?”

    我来回扫视了一下,看到魏老三家外间地上铺着的稻草时,蹲下去仔细看了片刻,然后才抬头对孟婆解释道:“我在找尸油。”

    农村人死后,都会将稻草铺在外面的地上,将尸体放在稻草上,棺材就放在尸体之后,等到时辰才会将尸体放进棺材内,出殡时才会封棺。在家里停着的这几天,尸体都是放在稻草上的。

    仔细检查了那稻草之后,我才指着稻草对孟婆说道:“尸油就在这稻草上,你摸一下……魏老三家是土地面,若是那尸油散在土地面上,就很容易挥发散去,可若是在这稻草上,就不会那么容易挥发。你摸一下,这稻草上还有潮湿的感觉,再闻闻味道,远比咱们身上的味道要浓烈的多!”

    孟婆依言摸了摸我指着的稻草,然后又闻了闻,接着迅速将身子挪开,一脸厌恶问我,“锋子,没错,这稻草上面就是尸油,那又怎么了?”

    “我在想,魏老三的尸体根本没走出去,也没有丢失,只是消失不见了。”我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微笑,“当时魏老大派人看着尸体,一定是谨防有人进来,所以他侧重点都放在把守大门和屋门上,却没想到,尸体会在原地消失不见。”

    孟婆还是一脸茫然,“原地消失?锋子,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是什么让尸体消失了呢?你刚才也说了,外面防卫森严,又是什么人能溜得进来呢?”

    我缓缓扭转头看向外面,徐徐吐出了几个字,“目前来看,是魏四爷。”

    孟婆猛然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魏四爷?可,可他刚刚才上吊了呀,怎么可能会是他?再说了,他不是跟魏老三关系很好吗,为什么要在魏老三死后去毁掉他的尸体呢?”

    没错,目前来看,孟婆说的问题,确实是问题。

    “如果魏老三的尸体,能说话呢?”我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有人能从魏老三身上发现什么,而且是魏四爷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尤其是咱们,咱们的存在,或许是一种极大的威胁。”

    孟婆愣住。

    我紧紧皱着眉头看着那稻草,到现在为止,我能想明白魏四爷是怎么进了戒备森严的魏老三的屋子,然后将他的尸体给毁于无形,又怎么逃出去,又为什么上吊,但独独想不明白的是,我们发现的尸油是怎么沾染到魏四爷身上的?既然出了尸油,那稻草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孟婆愣了片刻之后,这才点头说道:“我之前听说过一种东西,只要洒在人身上,就能将整具尸体消灭的连骨头都不剩……看来,魏老三就是这样被毁掉的。只是,如果是魏四爷毁掉的,他为什么要上吊,而且还是在魏老三家门前呢?”

    “或许,他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受害人,而不是毁掉魏老三尸体的人?”我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孟婆低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比鬼怪更可怕的东西,是人心。”

    孟婆也跟着一起沉默了。

    但我们没有沉默多久,就听大街上又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呜”的声音,这声音像第一次出现一样,突兀、凄厉,尖锐,像一根针一样,狠狠刺进了我们心头,刺的我和孟婆全身猛然一抖,一起扭头朝窗口看去。

    窗口外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

    那声音还在响,而且越来越高亢,越来越凄厉,甚至持续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断!

    那声音就这么持续不断,一直到渐行渐远……

    我骤然吸了一口气,觉得刚才差点窒息一样。

    “外面那东西,是不是受伤了?”等回过神之后,孟婆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你听那东西的声音,凄厉痛苦,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却没有办法自救一样,只能靠这种方式宣泄。”

    我愣了愣。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走,咱们出去看看!”没有再犹豫,我立刻跟孟婆一起朝大街上奔去。

    我想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还有,上次那东西出现,魏老三就死了,今天再次出现呢?会不会又有人死掉?

    孟婆紧跟着我,我们很快就奔到了大街上。

    大街上空荡荡、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那东西走远了!

    我有些懊恼,又有些庆幸。懊恼的是,我刚才竟然没有立刻冲出来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庆幸的是,那东西在我们出来之前就消失了,我至少现在不用面对那东西。

    莫名的,想到那东西,我心底就涌起了不安。

    “锋子,前面好像有人!”就在我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孟婆忽然拽了我一下,低声对我说了一句。

    我蓦然抬头,赫然见前面的大街上,果然躺着一道身影。跟上次不同的是,这身影还在不停挣扎扭动,像是痛苦到了极点!

    “快!”我低低呼了一句,立刻朝那身影冲了过去。

    孟婆紧紧跟在我身后,一起冲到了那身影跟前,我飞快俯下身去,一把将那人从地上抱了起来,天色太黑,我也看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只急急问,“你现在怎么样?”

    “都要死了,都要死了……”那身影被我抱起之后,那身影根本就没有听我在说什么,只是不停歇斯底里重复这这一句话,精神亢奋激动,我和孟婆怎么压都没有办法压住他。

    就在我打算强行将这人打晕时,这人身子猛然一挺,然后双眼蓦然瞪的老大,直直喊了一句,“快逃!”

    再然后,这人身子猛然一软,脑袋往旁边一偏,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我和孟婆都愣住了,直到孟婆探手摸了摸这人的鼻端,低低对我说了一句,“这人死了!”

    “死了?”我重复了一句,然后蓦然将这人抱了起来,大步流星朝魏老大家方向走去。

    孟婆紧紧跟在我身后,急声问我,“锋子,你要干什么?”

    我头也没回,直接回答了她,“没什么,我只是要看看,魏老大他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孟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跟在我身后,直直朝魏老大家奔了过去。

    等我们快速奔到魏老大家时,魏老大家的院门半闭着,我想也没想,直接一脚踹开了魏老大家的大门,抱着那尸体就闯进了他家里。

    魏老大和几个人围拢在他家里屋内,他们个个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我抱着一具尸体闯了进去,一个个都蹭的站起身来,等他们看到我怀里的尸体时,一个个脸色大变。

    “老二……”看到我怀里尸体之后,有人低低叫了一句,但魏老大很快就瞪了他们一眼,那人立刻就垂下了脑袋,再也不敢出声。

    “小哥,你,你这是干什么?”魏老大看看我怀里的尸体,又看看我,“大半夜的,为什么抱着一具尸体来我家?还有,老二是怎么死的?你又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我直接将怀里的尸体放在了魏老大家的土炕上,冷冷扫了魏老大和那几个人一眼,“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们到现在还打算隐瞒吗?”

    一阵沉默。

    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个看起来年龄很大的老人试探着说了一句,“老大,都这个时候了,咱们也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要是再这么下去,咱们都会死的……”

    魏老大猛然抬起头,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说什么说,你知道什么,你是打算死的更快吗?你要是想死,你现在就告诉他!”

    气氛,瞬间僵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