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334章 最可怕的东西

第334章 最可怕的东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冰冷男在地上来回摸了半天,我也学着他在地上摸,想快点找到线索。

    片刻之后,冰冷男那里还没摸到什么,我却摸到了一样东西,黏糊糊的,我放到鼻端前稳了稳,惊觉抬头对冰冷男说道:“师兄,是血!”

    “血?”冰冷男的动作猛然顿住,显然也有些意外,回头问我,“刚留下来的?”

    我用手捻了捻,血还带着点温热,“没错,是刚留下的……他们就在这里?”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的声音不自觉压低了不少,蹭的站起身来看着四周。四周还是一片颓败,丝毫看不出来什么地方可以藏身,更别说藏下两个甚至更多的大活人。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血?

    刚才魏四爷去开门的时候,好像跟来人吵架了,难不成,他把那人弄到这里,给杀了?

    我实在难以想象,颤巍巍的魏四爷,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快速杀掉了一个人,而且手法干净利索,我们随后紧跟过来,都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音,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师兄,我去另外的地方看看,你小心。”我掏出了身上的墨尺,小心翼翼逼近了其他屋子,来回将院子四周找了一个遍,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更没有发现什么魏四爷他们!

    就在我打算再仔细寻找的时候,冰冷男却忽然叫了我一声,“锋子!”

    我警觉扭头,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冰冷男身边,低低问,“师兄,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有。”冰冷男声音沉稳有力,然后扭头就朝外面走去,“咱们回去吧!”

    “师兄……”看着冰冷男毫不犹豫朝魏四爷家的胡同走去,我有些意外,低低叫了他一声,冰冷男却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无奈,我只得赶紧跟在冰冷男身后,迅速从墙头掠了过去,小心翼翼回到了我们的屋子。

    我们回到屋子之后,孟婆急急迎了上来,仿佛大松了一口气一般,“你们总算回来了……”

    听孟婆语气不对,我不顾问冰冷男刚才为什么忽然要回来,几步走到孟婆跟前,低声问,“怎么了?”

    “你们走了之后没有多久,我就听到门响,我立刻就开门去看,却发现门口什么人都没有。等我回过头查看的时候,却发现了这个……你看看。”孟婆解释完之后,将手里紧攥着的东西给了我。

    居然是一张纸条!

    我迅速按下了墨尺,等金光一闪而过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纸条上的字:快走!

    只有这两个字,还有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这是谁给的?”看着手里的纸条,还有纸条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我很疑惑,我们才刚刚到白家沟,一个人都不认识,又有谁会警示我们?还有,这个人为什么要让我们赶紧走,难道有什么危险不成?

    “我不知道。”孟婆摇了摇头,小脸一片冷凝,“门外有响动的时候,我立刻就开门去看,外面根本就没什么人!”

    我手里拿着那张被攥的无比褶皱的纸条,皱眉问孟婆,“你出去的时候,把四周能藏身的地方都查看过了?”

    孟婆点了点头,“都查看过了,真的没有发现什么人。而且,我发现这纸条的时候,就只有这纸条,其他什么都没有。我说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我自然明白。

    纸条很轻,若是想要从远距离扔进屋子里来的话,就必须借助比较重的东西。先不说孟婆没有发现什么石头之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们走的时候孟婆是把门关上的,那窄窄的门缝,根本就不可能扔进一块石头来!

    那就奇怪了,一张纸条,轻飘飘的,如果不是从门缝里塞进来,或者裹着什么东西扔进来,又是怎么进来的?

    “卧槽!”我稍微思忖了片刻,立刻快速朝外面冲去!

    白家沟的房子是那种极为老式的房子,屋子都是分为里间和外间的,我们现在在里间,我冲出去的,是外间!

    我冲出去之后,孟婆也紧跟着走了出来,颤抖着声音问我,“锋子,你发现什么了?”

    “或许,纸条不是从外面塞进来的,而是有人在屋子里面……”我紧紧盯着黑乎乎的外间,手里紧紧握着墨尺,声音低沉冷凝到了极点,“这样的话,就能解释纸条为什么会出现在屋子内,而你立刻追出去却没发现什么人了。”

    当时,孟婆冲出来之后,几乎是紧挨着我的。我说完之后,很明显感觉到她的身子猛然颤了一下,然后才恢复了正常!

    外间没有多大,我们很快就找遍了整个外间,外间空荡荡的,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难道,我想错了?

    一头雾水回到了里间,冰冷男低低说了一句,“只要有机关,锋子你说的,就可以成立!”

    我眼睛猛然一亮。

    没错,如果外间有机关密道,有人将纸条放到了外间,等孟婆冲出门外去寻找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偷偷进了密道之内,等我们再想到去寻找的时候,自然就什么都找不到了!

    “太可怕了!”孟婆蓦然环视了一下整个屋子,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我以为鬼怪最可怕,没想到……”

    她没想到,最可怕的,不是鬼怪。

    最可怕的,是人心!

    冰冷男说完之后,孟婆立刻就想冲出去寻找机关密道,但被冰冷男阻止了,“你不会找到的。”

    “那,那咱们就这么干等着?”孟婆有些不解,然后又忽然压低了声音,低低说道:“你们说,塞给咱们纸条警告咱们的,会不会是……”

    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魏四爷他们的屋子。

    我和冰冷男都明白,孟婆指的,是魏四爷的老伴儿!

    这下,我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我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瞎子,又是如何摸进地道,又如何沉稳等着孟婆冲进外面,再偷偷借着密道溜走的。

    “她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瞎子?”孟婆忽然有了这样的疑问,“一个瞎子,怎么可能将屋子收拾的这么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一直很少说话的冰冷男,在孟婆质疑之后,淡淡说了一句,“她是真瞎,不用怀疑。”

    我也点点头解释道:“人的感觉都是此消彼长的,比如一个人双眼看不到,那她其他的听觉和嗅觉就会特别敏感,一般要超出常人很多。我之前听说,瞎子还能穿针引线,所以只要足够熟悉,你刚才说的,她都能办到!”

    我这么说,就等于承认孟婆的怀疑:给我们纸条的,是魏四爷的老伴儿!

    “她,她为什么要警告咱们?”孟婆自然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惊疑问我。

    我不知道,冰冷男自然一时半刻也不知道。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足以说明,魏四爷老两口有问题!

    “到了明天,你想办法试探试探她。”我皱眉思考了片刻,只能让孟婆先接近魏四爷的老伴儿,要是她警告我们离开,或许关系接近了,她会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

    孟婆点点头答应了。

    她刚要再说什么,就听到门吱呀一声,接着就是峻猁低低的声音,“我回来了!”

    门骤然响起,我们都瞬间紧绷,听到峻猁的声音之后,我们相互看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等峻猁进来之后,我关切问,“老兄,你出去有些时间了,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错。”峻猁抢到床边的柜子上,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水,然后抹了一把嘴,扭头看向我们,语气低沉到了极点,“这个村子有问题!”

    我们的心都是一颤,就在刚才,我们才刚刚知道,魏四爷两口子有问题,峻猁就回来告诉了我们,说这个村子有问题。

    “你慢慢说,村子有什么问题?”听峻猁呼哧带喘的,我示意它不用着急,慢慢说就行了。

    “这个村子没有年轻人,没有小孩子,只有老人。”峻猁歇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说道:“别说年轻人了,一个哪怕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的人都没有,就好像整个断层了一样,只有七老八十的老人。”

    我心里略略惊了惊。

    孟婆立刻反驳道:“魏四爷说过了,说村子里的年轻人都搬迁出去了,自然不会有小孩子,村子里只有老人了。还有,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个村子只有老人了?”

    峻猁给了我们一个足以让我们信服的理由。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我挨着一户一户查看了一遍。”峻猁也不着急,等孟婆反驳之后,它立刻接着一字一顿说道:“一共有八十三户人家,户户都像魏四爷家一样,要不是老两口,要不就是一个老人独居。整整八十三户,户户都是这样,你们难道不觉得异常?”

    我们都愣住了。

    首先,我们没想到在这段时间峻猁居然会挨着将整个村子的人察看了一遍,更没想到,村子的情况居然都如魏四爷一家,都是两个老人或者一个老人独居。

    这确实很反常!

    “还有一个最大的反常。”峻猁环视了我们一下,然后又阴沉沉说了一句,“这个反常,足以说明整个村子有问题!”

    我们不自觉相互看了一眼,我和孟婆一起开口问,“什么反常?”

    峻猁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开口,一字一顿说道:“整个村子,没有一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