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332章 白家沟

第332章 白家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忽然梦到了陈浩,陈浩在梦里吼的撕心裂肺,让我醒醒。等我醒过来之后,却赫然发现峻猁站在冰冷男床头前,正附身看着他,一动不动。

    在看清楚站在冰冷男床头前的是峻猁之后,我身上的汗刷一下就下来了,全身瞬间僵硬无比,第一个念头就是立刻站起身来,冲上去问峻猁大晚上的看着昏睡不醒的冰冷男是干什么。

    峻猁趁我们睡着之后,站在冰冷男的床头前干什么?

    我强忍着不安等了片刻,峻猁却始终站在冰冷男床头,附身看着床上的冰冷男,一动不动。

    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要站起身来质问峻猁,它现在在干什么?

    可我却硬生生将这个念头扼杀了,万一峻猁本来没打算干什么,而我惊动它之后,它下手了怎么办?可如果我不赶紧站起身来,峻猁要真的对冰冷男下手了,我又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睁开眼到看清楚站在冰冷男床前的人是谁,只不过短短的数秒中,可我脑海中却转而闪过了好几个念头,但似乎怎么做都不对,这让我心急如焚,一时如坐针毡。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长长打了个哈欠。

    在我打完哈欠之后,很快就听到了冰冷男的床头有脚步走动的声音,应该是峻猁听到我的声音,飞快离开冰冷男床头的脚步声。等峻猁走动了几步之后,我这才缓缓转过头,等我看到峻猁的时候,它的脚步猛然一滞,干干笑了笑,“锋子,你,你醒了?”

    “老兄,你,你在干什么?”我装作刚刚清醒的模样,好奇问朝我走来的峻猁,然后装作忽然想起来什么的样子,蹭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几步冲到了冰冷男的床前,挡住了峻猁,急急问道:“是不是师兄怎么了?该死的,我刚才竟然睡着了……”

    见我这么紧张,峻猁赶紧冲我摆手,示意我不要太激动,“锋子,你,你冷静一下,你师兄没有什么事。只是我听到他动了几下,以为他不舒服,所以起来看看,没想到惊动了你了。”

    这算是峻猁对刚才行为的解释了。

    我自然不能表现出来不信,看了看冰冷男,又看看它,装作长长舒了一口气的模样,“我,我真是怕师兄出事,本来以为就是眯一会儿,没想到我还真的睡着了……”

    见我没有疑心,峻猁稍稍松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低声说道:“天很快就亮了,咱们先去买点东西,然后明天就启程。”

    这原本就是我们的计划,我自然没有办法否认。

    之后的时间,我再也没有了丝毫睡意,跟峻猁一起并排靠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我心里却想着大小两只血兽,还有刚才在梦里看到陈浩的情景,大小两只血兽还好,只要能找到菩空老祖将它们藏在什么地方就好,但陈浩在梦里提醒我,峻猁果然就站在冰冷男床头前。

    这说明了什么?

    难不成,陈浩就在我附近不远?

    想来想去,我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天却渐渐亮了。

    天亮之后,我看着冰冷男,峻猁和孟婆分头去街上买了点吃的喝的东西,准备齐全之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去找白家沟的路。

    我们花费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爬过了天台庄和白家沟连着的大岭,站在大岭上面,能清楚看到岭下有一个小村子,断断续续散落在岭下的小盆地内,粗略扫了一眼,这村子大概也就百十来户人家,很小,也很偏僻。

    这地方距离帝都不算远,但却足够偏僻,冰冷男在这个地方经历过什么呢,为什么在记忆已经快要空白的时候,却偏偏记得白家沟这个村子?

    可我始终相信,在这个时候冰冷男还记得白家沟,说明这个地方意义重大。我有一种直觉,在白家沟,我们能发现之前根本没有发现的事情。

    又花费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下了山岭,接着走了大概四五里的山路,我们终于到了白家沟村口前。

    白家沟村口很荒败,我们在村口站了片刻,竟然没有看到一个村民,只有一条很窄的水泥路蜿蜒通向村子里,朝村子里看了看,村子里一片破败,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

    “师兄,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我回头看了看冰冷男,见他正皱眉看着村子,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有意无意问冰冷男,“或者,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

    我问了之后,峻猁和孟婆都一起看向冰冷男,等待他的答案。

    冰冷男矗立在原地,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村口看了片刻,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低声说,“没有印象。”

    峻猁和孟婆眼里燃烧的希望,几乎在瞬间就熄灭了,包括我。

    “没事,咱们先进去看看。”我怕冰冷男有心理负担,立刻安抚他,“到了里面,你说不定就能想到什么事情了。”

    话虽这么说,可看冰冷男的模样,我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抱——要想从白家沟发现什么,或许需要我们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行。

    冰冷男扭头看了看,迈步第一个朝白家沟村子里走去,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一起朝跟在冰冷男身后朝村子里走去。

    我们很快就走进了村子内。

    村子内跟我们猜想的差不多,到处都是一片荒凉,街上除了几个老人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村民。都这个时代了,村子里到处可见的,还都是那种很老式的土坯房。这些土坯房都有些年头了,随处都可以看到岁月侵蚀的痕迹。还有很多房子都荒废了很久,到处都是一人多深的荒草。

    我们四人进了村子之后,立刻就引起了村子内人的注意,坐在街上的老人纷纷抬头朝我们看来,眼里都是浑浊。

    我冲孟婆使了个眼色,孟婆立刻会意,轻盈走到看起来最慈祥的一个老人跟前,笑意盎然问,“老伯伯,我们几个人是来咱们村子游玩的,您能不能告诉我们,这里有住宿的地方吗?或者,能住宿的人家也行,我们绝对不会白吃白住的。”

    “你们四个人?”那老人看了看孟婆,又看了看她身后的我们,然后颤巍巍拄着拐杖站起身来,颤巍巍对我们说道:“这样,我家里还有老伴儿,其他也没什么人了,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住我们家好了。”

    孟婆回头笑盈盈看了看我们,刚出头就这么顺利,她看起来很开心。

    那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走在前面,我们四个人缓缓跟在他后面朝他家走去。在经过大街的时候,街上所有人都看向我们,低头交头接耳,时不时看向我们,大概是村里很少有人来,所以他们看到有外人进来,就有些好奇。

    跟着老人到他家的时候,我们得知这老人姓魏,村里人都叫他魏老四,或者魏四爷。

    我们自然称呼他为魏四爷,一人一个魏四爷叫着,老人被我们哄的开开心心的,走路的脚步似乎都矫健了很多,很快就把我们领到了他家中。

    他家里果然只有老伴儿在,年龄跟他差不多,听到脚步声就喊,“老四,谁来了?”

    “几个年轻人,在咱家投宿,老婆子,你快倒水!”我们才刚走到院子里,魏老四就赶紧扬声回答了他老伴儿的问题,然后客客气气招呼我们赶紧进屋。

    我们很快就到了屋子内,却赫然发现,魏老四的老伴儿居然是个瞎子!

    更让我们惊疑的是,魏老四的老伴儿虽然是个瞎子,但却把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的,到处都是一尘不染。屋子虽然小,但却被她收拾的干净温馨,若不是她走路还需要竹竿,我们丝毫都没有看出来她竟然是个瞎子。

    眼看着她颤巍巍要去给我们倒水喝,孟婆赶紧站起身来帮她倒了水,又搀扶着她在床边坐下,魏老四笑盈盈看着,这才开始问我们,“年轻人,我们这里穷山恶水的,除了这么个村子什么都没有,你们怎么会想到来这里玩耍?”

    “四爷,我们几个人喜欢的就是这种古老的村子,古香古色的保留古老的东西比较多,也是无意间听说,才特意赶过来的。”我赶紧接了嘴,随口扯出一个理由来。

    魏老四也不怀疑,连连点头,一脸慈爱的笑容,“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们这些老骨头是不能理解了,想当初我们都是争着抢着往城里跑,你们城里人现在却喜欢往村子里跑,真是想不明白。”

    我趁机问魏四爷,为什么白家沟的人这么少,我们一路走来似乎没有见什么人,更没有见什么年轻人。

    魏四爷告诉我们,说白家沟实在太偏僻,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娶不上媳妇,只好搬出来买房子。久而久之,村子里只剩下些老人,几乎没有了年轻人和孩子,这就是我们只看到老人的原因。

    接下来,魏四爷侃侃而谈,我们大概也把白家沟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可让我们沮丧的是,魏四爷说的情况里,根本没有我们要找的。

    聊了很久,魏四爷的谈兴依旧很浓,倒是他老板提醒他,“老头子,年轻人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咱们村子的,你还是让他们休息一下吧。你那些陈年旧事,人家年轻人谁现在愿意听,也不过是他们有礼貌没有打断你而已。”

    我回头看了看魏四爷的老板,她虽然已经有七十多的高龄,但眼睛却又大又亮,只是眼神不会聚焦,真是可惜了。

    而且,魏四爷老两口虽然是村子里的人,但说话什么的都客客气气的,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很懂得分寸,并不让我们反感,所以我们赶紧说没关系,又跟魏四爷聊了很长时间。

    就在我们聊的畅快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冰冷男忽然站起身来,几步走到了魏四爷跟前,用漆黑的眸子看着魏四爷,然后骤然问了一个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问题,“老人家,你见过我没有?”

    屋子里立刻沉寂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冰冷男身上,还有……魏四爷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