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190章 去拿手札

第190章 去拿手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一只血兽,就那么悲壮的死在了我面前,还喷了我一脸的血!

    我再也控制不住,蹭的站起身来朝金殿龙逼近,金殿龙脸上居然有了隐隐的内疚,但很快梗直了脖子冷冷反击我,“林萧,我师兄也跟你共事多年,而且还是你的好朋友。你当初装死,还是师兄帮你的,你骗了师兄这么多年不说,还打伤了他,你的良心呢?现在你来质问我步步紧逼?我就步步紧逼你了,你要怎么样?有种,有种你他妈来跟我单打独斗!”

    “好,打就打!”血兽为了救我而死,在我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我想也没想,一拳头就照着金殿龙的脸揍了过去!

    金殿龙没有防备我会直接出手,被我一拳给打的猛然趔趄了一下,差点跌坐在地上。我这一拳头直接揍在了他的眼角上,金殿龙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也没管我到底将他揍成什么样了,回身将手中的长刀扔给了个手下,“你们不要管了,我一个人上!”

    “这……”金殿龙带来的手下见他要单独上,相互看了一眼,刚要劝金殿龙小心谨慎,金殿龙已经朝我扑了过来。

    “你们也别管我,我一个人来!”我也叮嘱了剩下两只血兽一句,然后迎上去跟金殿龙扭打到了一起。

    这一次,我没有手下留情。

    想到一只血兽就这么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憋着一股滔天怒火,加上这几天以来的绝望和憋闷,让我胸中的怒火一下子就喷发了,手中的拳头每次都是用足了十分的力气,重重朝金殿龙身上揍去。

    我揍金殿龙一拳,金殿龙也揍我一拳,扭打的激烈了,我们两人早就将所谓的身手还有功法都抛到了脑后,完全是用最原始的揍人的办法,一直扭打到了地上……

    “他妈的,你眼睁睁被林萧蒙蔽不说,居然还不肯醒悟,非要逼的我动手……”想到金殿龙现在被控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下手也就重了很多。

    金殿龙本来就被林萧控制了,将我当成了林萧,又一心想着要替冰冷男报仇,所以手下也没有留情,狠狠一拳接一拳朝我身上揍来,揍的我鼻子都差点歪了,全身好几处地方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我们扭打了很久,直到剩下的两只血兽奔到了我跟前,身子一晃,我眼前一黑,就感觉自己进了血鬼轿内,然后轿子飞一般朝远处奔去。

    “他们逃走了,快追!”我隐隐听到身后传来了几个人着急的声音,“申老大不是交代,今晚要重伤他们吗?”

    卧槽,林萧居然要重伤我们!

    我不自觉就竖起了耳朵,想听听金殿龙怎么说的。

    很快,我就听到了金殿龙的声音,“回去告诉申老大,就说已经重伤他们了……”

    我的心忽然一动:按照金殿龙的性格,他绝对不会骗我的,可现在,他居然要对林萧撒谎。难道,我今天的表现让他有所怀疑了?

    还有,林萧为什么不是让金殿龙带人杀了我们,而是重伤我们呢?

    第一次见面,他就放过了我,我以为不过是巧合;可现在他派金殿龙来找我,居然只是为了重伤我?

    林萧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可按照我对林萧的了解,不管他打的什么算盘,都绝对对我没有什么好处!

    接下来,我该去将本来属于我的动作找回来了。

    我列了一下清单,现在林萧身上有我的墨尺、鬼王的阴佛令,还有我爷爷的手札。

    手札两个字从我脑海中闪过之后,我忽然响起了王老爷子临死前跟我说的话了——他在临死之前,跟我说我爷爷的手札是兽皮做成的。

    王老爷子临死前专门告诉我这件事,绝对不会是因为无聊逗我玩,而且他强调了手札的材质,说不定就是为了告诉我什么,只是他来不及告诉我那手札中到底有什么秘密了。

    而现在,金殿龙和陈浩他们都很有可能被林萧控制了,冰冷男也受了伤,我手下的人还有骷髅军现在都被林萧控制着,我几乎可以算是走投无路了。

    唯一的希望,只可能是我爷爷的手札了。

    如果想要找到手札中的秘密,那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手札拿回来。

    平时喜欢叽叽喳喳打闹的血兽,此刻都耷拉着脑袋,红二哥的尸体它们也带回来了,我们三将它的尸体围在中间,我带头深深鞠了一躬,沉声说道:“红二哥,我申东锋在此发誓,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其他两只血兽也跟着沉沉哀鸣了几声,大概也是哀悼的意思。

    “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很悲恸。”我直起身子,环视了一下两只血兽,“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城隍庙找林萧。林萧才刚刚派人来找咱们,绝对不会想到咱们会回头去找他,这样咱们的胜算就大了不少。”

    两只血兽都抬头看向我,看了片刻,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最大的血兽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远处,大概意思就是,它可以带着我们去找林萧。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去埋了红二哥,然后出发。”我也郑重其事点点头。

    我和两只血兽将红二哥的尸体抬下了轿子,然后找了个地方挖了个坑,将红二哥放了进去。

    挖坑的时候,两只血兽都坚持用爪子,只挖的两只爪子鲜血淋漓,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将红二哥放进坑内填上土之后,它们两只血兽齐齐昂起头,声音尖锐而悲伤,足足哀鸣了几分钟之久,才默默垂了下脑袋……

    我心中忽然闪过一阵悲怆:这个世界上,人人忌惮的鬼怪妖兽个个都有情有义,而人心,远远比这些鬼怪妖兽都要可怕。

    我们在红二哥的坟墓前站了很久,直到站的全身都僵硬了,我才凝重说道:“咱们走吧,天亮了就不好动手了。”

    两只血兽一起点头,然后一步三回头上了血鬼轿,这才趋轿朝城隍庙的方向奔去。

    现在是天亮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很快就要大亮了,好歹血鬼轿的速度快到了极点,我们很快就奔到了城隍庙之外。

    “吱吱……”到了城隍庙前,最大的血兽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城隍庙内,然后吱吱叫了几声。

    我明白它的意思,它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去目的太大,它自己去林萧那里拿东西,让我和红三哥在血鬼轿里等着它。

    我知道它说的有道理,犹豫了一番郑重其事叮嘱它,“你们跟林萧之间有感应,你们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也能感觉到你们的存在。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来,绝对不要恋战,听到了没有?”

    这一番话,我说的很严肃。

    “吱吱……”红大哥点了点头,然后身子一闪出了血鬼轿、

    血鬼轿内,立刻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我和红三哥相对而立,都陷入了焦灼的等待中。

    一转眼,十来分钟时间就过去了,我侧耳听了听外面,心中焦灼万分:按照红大哥的速度,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在林萧所在的大殿内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红三哥也有些焦灼,它不会说话,只能不停的站立、坐下,坐下,站立,是不是焦灼搔搔脑袋。

    “你别担心,再等五分钟,要是红大哥还不出来,我就进去找它。”其实,我又何尝不是焦灼万分,但我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抚红三哥,生怕它一个待不住就去找红大哥了。

    说来也巧,就在我的话音刚落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全身的神经,立刻绷紧了。

    红大哥走路是飘的,绝对不会有声音,那么现在出来的这个人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