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148章 石晓楠命在旦夕

第148章 石晓楠命在旦夕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金殿龙性格欢脱活泼不假,但见多识广,很少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受到惊吓。

    现在唯一能让他受到惊吓的,就是冰冷男或者石晓楠出事了!

    所以,在听到金殿龙的惊叫声之后,我的心猛然一突,直接抬脚就将老万叔的屋门踹开,急急冲了进去。

    赵美玉似乎愣了愣,也紧跟着我冲进了屋子。

    那时,我什么都顾不上了,急急冲到了老万叔屋子的里间,张皇朝炕上看去,一颗心突突直跳,瞬间就悬到了嗓子眼儿,无论冰冷男还是石晓楠出事,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小龙,怎么了,出什么……”在冲到屋子内之后,红衣女人在石晓楠的炕前忙活,金殿龙也站在炕前,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一时看不到石晓楠的情况,颤抖着声音问道。

    但进来我就知道,石晓楠出事了!

    我不敢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金殿龙猛然转过身来,直直看向我,嘴唇翕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将身子让到了一边。

    我看到了血。

    石晓楠的下半身在流血。

    我进去的时候,炕上的半个褥子已经被染的鲜红了,触目惊心!

    红衣女人终于也抬起头来看向我,等她看到我的脸色时,居然也默默说了一声,“对不起,我尽力了!”

    尽力了,什么叫尽力了?红衣女人这是什么意思、

    “她,她怎么了?”我颤抖着身子走上前,张皇而绝望看着躺在炕上的石晓楠,她脸色苍白如纸,已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我颤抖着身子俯下身去,用手摸了摸石晓楠的小手,她的手冰凉无比,没有了丝毫温暖;

    “晓楠,你,你别吓我……”我慌了,急急将石晓楠的小手攥在手里,两只手将石晓楠的手攥住,希望能给她一丝温暖,暖了片刻之后,我又忽然反映了过来,又急急将她的小手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颤抖着声音说道:“晓楠,你,你醒醒,你答应一声,答应一声好不好?”

    石晓楠依旧脸色苍白,眼睫重重覆下来,在脸上投下了阴影。

    我猛然站起身来,扭头看向红衣女人,急急问道:“晓楠她怎么了?你告诉我,晓楠她怎么了?”

    那时,我的表情一定狰狞可怕,因为冰冷如红衣女人,在看到我的表情之后,竟然不自觉踉跄后退了几步,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求助的看向金殿龙。

    我顺着红衣女人的目光看向金殿龙,又急急奔到了金殿龙跟前,一把揪住了金殿龙的衣领,张皇而焦灼问,“小龙,你告诉我,晓楠她到底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

    “锋子,晓楠是双魂人,另外一个魂魄一直在她体内,并没有离开。如今她主魂受损,另外一个魂魄苏醒,想要篡位。她主魂本来就受到了损伤,如今还要跟另外一个魂魄斗争……锋子,你,你别这样,我吓着我了。”金殿龙紧张拉住了我的手,“你,你没事吧锋子?”

    我艰难晃了晃脑袋,又扭头问红衣女人,“那她身体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红衣女人看我的目光里有了惊惧,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她两魂争斗,我本来打算救主魂的,但没想到……”

    他们说的,我都懂了。

    我踉跄后退,后背重重撞在了另外一张炕上,撞的我后背生疼难受。

    可是,我的心疼到了极点。

    我紧紧盯着石晓楠苍白如纸的面庞,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升起来,又压下去,又升起来,回旋不散:我的晓楠,她活不了了!

    那时候,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彻骨之疼!

    “她,她没救了吗?”紧紧盯着石晓楠的脸看了半天,我终于反映了过来,木木呆呆看向红衣女人,试探性问了一句。

    我的声音在颤抖,带着满满的不确定,生怕红衣女人一张嘴就断了我最后的念想和希望。

    红衣女人看了看金殿龙,又看了看我,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还有一个办法……”

    我的眼里猛然绽放出希望来,几乎是在红衣女人开口的一瞬间,直接就冲到了她跟前,紧紧盯着她问,“什么办法?只要能救她,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去!”

    “唉……”红衣女人微微叹了一口气,目光有意无意从我身后的赵美玉身上掠过,“如今她刚死,魂魄尚温,还没有被阴司带走,也没有踏上黄泉路。如果在阴司来拘魂的时候,能抵挡过一炷香的时间,我这边再做法,应该还有希望。”

    金殿龙试探性问道:“阴间能不能走后门?”

    我们跟冥界的阴君相识,如果能走后门的话,石晓楠活下来的希望就会更大。

    红衣女人摇了摇头,“这拘命的阴司是直接隶属于老祖手下的,所以铁面无情,不是你三言两语或者有人就能说动的。要想走后门,除非走老祖的后门,可一层一层传达上去,救她的良机只怕就错过了。”

    红衣女人的意思也很明白,要想走后门救石晓楠,只怕得走老祖的后门。

    “那你说说,该如何抵挡阴司一段时间,是不是只要在阴司来拘魂的时候,能将他们击退就可以了?”我记得在陀狮岭的时候,我就这么做过,不过那时候是为了救金殿龙。

    红衣女人却摇头说道:“石晓楠之前是魔煞,屠杀过村子,恶名在册,阴司来拘她的时候,绝对不是像对待普通人那么好应付的……”

    石晓楠屠杀过村子?

    她好意思说石晓楠屠杀过村子?当时若不是她将石晓楠变成了魔煞,又用计逼她魔性大发,她又怎么会屠杀村子?

    “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救也得救,救也得救。你已经欠晓楠一条命了,如果这次再不能救她,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红衣女人不提石晓楠的过往还好,她提出来之后,我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戾气,蹭的就蔓延到了全身,声音寒冷彻骨,转身猛然抽出了金殿龙的长刀,抬手看向了屋内的桌子上!

    桌子应声而碎!

    红衣女人的身子微不可见的抖了抖,眼里闪过满满的惊惧,努力张了几次嘴才终于说道:“我当然会,会救,只是,需要一个人去骗阴司,还需要你们护法……”

    我不想跟她废话,张嘴冷冷说道:“需要什么,你只管张嘴就是,就算是登天入地,我也会满足你要的条件。”

    “只要你救活晓楠。”我逼近她,一字一顿说道。

    “再过片刻,阴司就会来拘魂。石晓楠现在主魂受损,一是打不过阴司,二是她主魂会意识混乱。所以,咱们必须先将石晓楠的主魂藏起来,让一个人的魂魄假扮石晓楠骗阴司。”红衣女人不敢有丝毫犹豫,立刻张嘴说道:“另外,这次来拘魂的阴司不会少,所以还需要两个人护法。”

    她的话音刚落,一直站在门口沉默不语的赵美玉忽然开口说道:“师姐你还要作法,这里假扮石晓楠主魂骗阴司的合适人选,也就只有我一个了,对不对?所以,我愿意去。”

    金殿龙回头看了一眼另外一张炕上的冰冷男,“师兄很快就会清醒过来了,我和锋子两个人当护法。”

    红衣女人要的人选,很快就决定了。红衣女人犹疑看了看赵美玉,可赵美玉张嘴就确定了,“你不用劝我,人命关天,锋子要救石晓楠,我愿意帮他!”

    红衣女人眼里立刻闪出灰败和绝望来,但却点了点头,“好,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开始!”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红衣女人为什么这么听赵美玉的话,也不知道赵美玉为什么会那么愿意帮我。我只知道,我要石晓楠活着,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要让石晓楠活着!

    说定之后,红衣女人很快开始作法了。

    在她准备好之后,冰冷男意外的醒了,他坐直了身子,扫了一眼炕上的石晓楠,很快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说了一句,“你们放心去,其他的有我!”

    看得出来,冰冷男完全恢复了!

    冰冷男完全清醒,我和金殿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至少我们不用担心待会儿做法的时候有人会伤害到冰冷男了。

    接下来就是离魂,我和金殿龙都可以出入冥界,剩下的只需要帮助赵美玉离魂就好了。

    在赵美玉躺倒时,我凝视着她的面孔,诚恳道:“赵美玉,谢谢你。”

    赵美玉深深看着我,很久才说了一句话,“没事,我乐意。”

    红衣女人眼里又有了冷意,但冷意只是在眼里一闪而过。等赵美玉躺下之后,她就开始作法了。

    红衣女人将石晓楠的主魂藏在了我怀里的阴佛令上,我将阴佛令紧紧揣在怀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个地方绝对是最安全最保险的地方了。

    红衣女人在赵美玉的头顶还有肩头各自放了一只蜡烛,叮嘱我和金殿龙,无论如何,千万要保证这三只蜡烛不被灭掉,否则的话,不仅石晓楠的命保不住,连赵美玉也会丢掉性命。

    我们答应之后,赵美玉头顶和肩头的三只蜡烛闪了闪,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红衣女人低低说了一句,“美玉的魂魄离身了,你们快点去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