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113章 难以接受的真相

第113章 难以接受的真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张一唯身材前凸后翘,而且具有这个年龄女人该有的一切妩媚和丰腴,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怦然心动。

    我也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正常男人。

    张一唯赌的就是这个,她在赌,她的身体还有暧昧足可以诱惑我。毕竟,她对徒手从我手里抢过魂前水,应该没有什么信心!

    而且张一唯没有危言耸听,我的皮肤真的在发烫,而且烫的越来越厉害。

    “老万叔现在在哪里?”我不动声色,不让张一唯发现我的异样,“还有我那个朋友,应该也是你搞的鬼吧?”

    如果老万叔真的被张一唯给拿下的话,那这个屋子除了张一唯还能操控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操控了。而且张一唯一直在这下面,如果冰冷男从上面掉下来,也只有张一唯有可能发现他了。

    张一唯皱了皱眉头,好奇问,“你哪个朋友?石晓楠?”

    她居然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说实话,张一唯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像在说谎,但对于一个可以残忍杀死一个孩子,还能拿下老万叔的女人来说,我不敢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在骗我。

    “真是不解风情!”张一唯的身子跟我贴的更紧,一只手也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动起来,“现在这种环境下,咱们该讨论的不是应该是咱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吗?管他什么老万爷爷还有你朋友的!”

    张一唯的丰满,紧紧贴着我的身子,媚眼如丝。她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一只手缓缓的、缓缓的朝下面移动……

    我微微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

    “咯咯咯……这才像个男人嘛。”感觉到我倒抽一口凉气,张一唯笑的花枝乱颤,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另外一只手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举起来要朝我的脖子袭去!

    就在她举起一只手的一瞬间,我的身子猛然一滑,鱼一样从她身边闪到了另外一边,一只手已经死死攥住了她高高举起的手腕,冷笑,“你平时就是这么对男人的?”

    “你,你怎么发现的?”张一唯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抖,一双眼里全是难以置信,“你刚才明明都……”

    她的手里,赫然是一根长长的银针!

    我缓缓将那根长长的银针从她手里拿走,微笑着看着她惨白的脸,“我刚才明明都要被你给迷惑了,对不对?看来,你之前让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你不仅不胆小,而且胆子还很大,甚至还很狡猾。”

    张一唯的脸色,此刻已经面如死灰了!

    “让我看看,你手里的银针我在哪里见过?”我把玩着从张一唯手里拿过的银针,斜眼看着张一唯问,“我们打算在你家审问老万叔派过去的那个男人时,是你用银针射杀了他吧?”

    张一唯的身子微微晃了晃,却紧紧咬住了嘴唇,什么都没有说。

    她眼里,现在是对我满满的愤恨——她恨我,恨我坏了她的好事!

    “我很好奇,你这银针是从哪里来的?”我举起手中的银针,抬眼看着张一唯,“我在想,你现在肯定很后悔没有穿衣服,要不然的话,你肯定还有很多银针要送给我……”

    张一唯终于说话了,“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只是依旧微笑着看向她,“说吧,王家派你过来,就是要这魂前水?”

    张一唯缓缓张大了嘴。

    “你,你怎么知道?”这一次,张一唯是真的震惊,语气也不再是刚才的嘲讽,“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我想要看到的,就是张一唯的这种表情。

    如果我刚才还不确定的话,现在我就确定了——张一唯确实是王家派来的人!

    “你应该有个师姐或者师妹,叫蒋美丽吧?”我笑了笑,将魂前水装到身上,“看你这么困惑,我还是告诉你吧。”

    张一唯沉默了。

    她应该也猜到了,我是从她手里的那根银针看出来她跟蒋美丽有关系的。因为当时吃了那银针的苦头,所以我对这银针记的尤其清楚,在看到张一唯手里银针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她跟蒋美丽应该是同门,同属于王家手下的一个门派!

    张一唯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刚才的得意张扬了,可我没有一丁点儿成就感:冰冷男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还有,我的皮肤越来越热了!

    “张一唯,在小各庄你有家,我想你应该早就从你师门出来了,只是临时受命来拿这魂前水的。”我此刻的皮肤已经滚烫的犹如烈火在烤一样,我强忍着这种疼痛,诚恳对张一唯说道:“我也不会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我师兄,就是跟我们一起的那个男人,你把他弄到哪里了就行。”

    我这番话说完之后,张一唯眼里忽然涌出了泪水来,“她弄走了我的孩子,让我必须将魂前水拿到手……你,你要是真的有办法的话,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好不好?”

    张一唯没有告诉我冰冷男的下落,反而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我直接愣住了。

    张一唯这才将整个过程告诉了我:

    原来,我们到小各庄的当天,有个女孩子找到了她,将她的孩子带走,说让她从老万叔手里想办法取到魂前水。等张一唯取到魂前水的时候,她就把孩子还给张一唯。

    “求求你,你帮我救救我的孩子吧,要是我不把魂前水给她,她就会杀死我的孩子的。”张一唯下意识就想去身上掏什么东西,但刚低头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一丝不挂,又急急抬头哀求,“今天晚上就是最后的期限了,她把孩子的长命锁给了我,说要是不给她魂前水,下一次我收到的就是孩子的脑袋了!”

    这个变化,真是让我始料未及!

    我想了想,很认真的问张一唯,“威胁你的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模样?”

    张一唯很快就回答了我,大概描述了一下对方的长相。符合张一唯描述长相的,只有溜溜——是溜溜带走了张一唯的孩子,威胁张一唯让她拿到魂前水!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说的话?”毕竟张一唯之前太能演戏,有谁知道她是不是跟溜溜一伙,合演了这场戏,要把魂前水从我手里拿走?

    张一唯脸色一白,颤抖着声音问,“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我没有犹豫,“你带我去见老万叔!”

    张一唯犹豫了片刻,终于点头答应了,“好……但是,咱们得尽快,我怕她真的对孩子下手!”

    答应我之后,张一唯飞快从地上捡起一截床单来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这才拿起我刚才制的简易火把,“你跟我走就行了。”

    我扭头看看还被钉在台子上的孩子,走上去将几枚粗大无比的钉子拔了起来,微微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张一唯,张一唯避开了我的眼睛,我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悲愤,张一唯为了救自己的孩子,杀了秦秀丽的孩子,这是一种伟大还是一种残忍?

    张一唯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本来以为很快就能找到老万叔的,谁料我们走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到地方,我好奇问张一唯,“咱们现在已经远离老万叔家了吧?”

    “现在应该在村子正中央了。”可能为了让我帮助她救她的孩子,张一唯回答我的问题都老老实实的,“村子下面都是地道,是以前为了躲日本鬼子挖出来的,几乎整个村子下面都是。对了,你跟紧我,千万不要走丢了。”

    我点点头,紧紧跟在张一唯后面,不敢有丝毫懈怠。

    她一会儿左拐一会儿右拐的,我这才恍然大悟:这地道周围堆放的杂物看起来杂乱无序,其实起到了干扰作用,要是不知道这点胡乱走的话,很容易被困在里面!

    张一唯应该很熟悉这下面的道路,走的很快。

    我却走的越来越慢。

    我的皮肤已经烫的我有些难以忍受了,可我却不能让张一唯看出来,只能稍微停顿一下,又紧跟着张一唯,好奇问,“老万叔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制服,你是怎么把她制服的?”

    我没有直接问我的皮肤怎么回事,我怕张一唯发现我的异样。

    “你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老万叔身上有一股药味儿,我用蛇血很容易就把老万叔给弄倒了。”张一唯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用意,甚至还说了一句,“你身上也有那种药味儿,跟老万叔身上一模一样,我本来以为你也会被我制服的,没想到你居然没事。”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

    我身上有药味儿,还跟老万叔身上的闻起来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