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人勿扰 > 第101章 我中招了

第101章 我中招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阴人勿扰最新章节!

    这个组织各种计划安排,蠢蠢欲动不说,三皇那边居然已经开始动手了,他们之后的冲突一触即发!

    石晓楠说的没错,溜溜如果还是被王家控制着,而溜溜现在加入这个组织,不用说这肯定是王家在背后支持,如果溜溜进去,那就代表王家已经开始渗透这个组织了。

    “没那么简单。”冰冷男静静听石晓楠说完,开口说道:“他没那么好骗。”

    这个他,应该是轿子里的男人。

    也就是说,轿子里的男人很有可能早就识破了溜溜的身份,只是没有戳穿,还不动声色给她指派了任务……想到这里,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王家看来并没有把溜溜的死活放在心上,只是把她当成一件工具而已。”

    “王家身为三皇之一,平日里做的见不得光的勾当多的去了,一切都是以家族利益还有二祖利益为重,怎么会在乎一件工具?若是真要在乎的话,他们只怕也只是在乎这件工具能不能发挥她应该有的作用吧。”石晓楠冷冷勾唇,看了看卧室的方向,“只是看她的模样,她还完全被蒙在鼓里不自知。”

    我忽然有些心疼溜溜,她从一出生就卷入了这些争斗之中,到现在都还迷失了心性,现在更被王家当工具使用……可不敢当着石晓楠的面表现出来,我觉得石晓楠不会理解我对溜溜的情感。

    “重明说要在七天之内找到魂前水,否则小龙的性命堪忧,咱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从这里逃出去。”我一脸愁苦,“可现在魂前水到底是什么咱们都不知道,先别说出去不容易,就算咱们真的出去了,咱们根本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啊。”

    问了问,石晓楠和冰冷男也不知道魂前水是什么。

    找魂前水的事,似乎显得更加渺茫了,我们三人相对而立,气氛压抑的要命,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缓解。

    溜溜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我干脆又转过身从墙上穿过去,到了中间那户小屋子前,俯下身去研究那把用药做成的“轮椅”,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住在这屋子,为什么弄了这么个轮椅,这人得的是什么病?

    就在我俯身研究的时候,石晓楠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过来,“东峰,你有没有发现,这屋子除了大小跟林萧那个屋子不一样之外,装修的风格都很像?”

    因为我们在这屋子不敢开灯,屋子里一直很黑,我急着想找梦里的东西,也没太看得清楚这屋子到底什么模样,更没有发现石晓楠说的装修风格跟林萧的房子有什么想象的,听石晓楠这么一说,我才去观察周围的环境。

    “刚才你去开门的时候,我打开火机扫了一眼,这屋子跟林萧的屋子很像。”石晓楠见我来回张望观察,立刻解释道:“我觉得是这样的,这屋子和林萧的屋子其实都是林萧的,只是外面看起来像是两家的而已。只是不知道,林萧为什么要在墙上弄一扇门,难道为了进出方便?”

    我瞬间豁然开朗,兴奋问冰冷男,“师兄,晓楠说的对不对,这房子也是林萧的?”

    冰冷男也从墙上的门钻了进来,摇摇头道:“林萧的房子,是上头发的,这套不知道。”

    冰冷男跟林萧的关系最要好,他居然不知道林萧还有一套房子?

    也就是说,林萧其实对他也有所隐瞒,并不是什么都告诉他了?

    可除此之外,我们还是一无所获,就算知道这套房子也是林萧的,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冰冷男在屋子里转悠了片刻,低声对我石晓楠说,“我去外面转转看。”

    我和石晓楠都没有反对,现在救金殿龙是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出去,要想出去就得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冰冷男这次出去并没有转悠很久,很快就回来了,说外面防守的很严,要是想出去,就得趁凌晨,那个时候防守的最松懈,应该容易出去,说了情况之后,冰冷男率先找了个地方躺下了,“先养精蓄锐,凌晨还有恶战。”

    他躺下之后,我和石晓楠也分别找地方躺了下来,我们都知道面对的组织有多强悍,谁也不敢有半分大意。

    临睡之前我还特意问了石晓楠,问她溜溜会不会半中间醒过来,石晓楠还是似笑非笑看着我,“你放心,那东西只有我能解,我要是不解开,她一直会这么睡下去,怎么,有什么问题?”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睡吧睡吧。”石晓楠的语气忽然变了,我赶紧赔笑,飞快躺了下来。

    原本以为我要翻来覆去很久才能睡得着,可没想到闻着隔壁屋子淡淡的药味儿,我竟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叫我,“林萧,林萧……”

    这个声音很遥远,但是很清晰,就像是在我耳边响起来一样。

    睡梦中,我感觉自己朦朦胧胧站起了身来,来回在屋子里转悠了半天,四处找这个声音。转悠了几个屋子无果后,我缓缓穿过了墙上的门,全身僵硬朝另外一个屋子走去,依旧在屋子内转悠,想找到叫我的声音在什么地方。

    “林萧……”到了另外一个屋子后,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那个声音近在咫尺。

    似乎就在我身后。

    我猛然扭转身,就见那小屋子内有一道身影,正安安静静看着我。

    我吃了一惊,后退了几步,惊声问,“你是谁?”

    “过来,过来……”那身影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朝他走近。

    我下意识想往后退,可我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向前,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一般,一直走到这人跟前,我才缓缓顿住了脚步,在那个人跟前站定,我还听到自己机械张嘴问,“你是谁?”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我只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儿,而且那种药味儿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我不自觉低头嗅了嗅,这才骇然发现,那股浓重无比的药味儿,居然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

    “你是谁,这是什么药?你为什么鬼鬼祟祟的不敢让看到你?”闻到那股浓重的药味儿居然是从我身上发出来时,我心里闪过浓浓的不安,直接冲上去就要揪那人的衣领。

    谁知,我还没有揪住那个人的衣领,倒是有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低低呵斥,“锋子,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低沉有力,抓我的手腕时微微用力,疼痛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才赫然发现我正站在那小屋子内,冰冷男正死死抓住我的手,石晓楠站在旁边,紧紧拽着我另外一只手。

    睁开眼时,那道身影依旧不在了,只有石晓楠和冰冷男在我身边。我刚想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我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疑惑问,“我手里是什么东西?”

    问了之后我就反应过来了,我手里的东西,好像就是那“轮椅”上分散下来的碎片,我两只手里都是这种东西!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低声问,“我,我刚才干了什么?”

    石晓楠的声音带了惊慌和后怕,“东锋,你刚才来到这个屋子后,拿起这些药就往自己身上抹。我和师兄这次睡的沉,发现之后就赶紧来制止你了,可你就像是疯了一样,不让我们碰你,我和师兄两人合力,才好不容易把你的手给拉住了……”

    我往自己身上摸这种做成轮椅的药?

    怪不得梦里我都闻到自己身上一股药味儿!

    而且,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这种药了。

    “师兄,你说的没错,我怀疑我的梦被人操控了。”我擦了一把冷汗,将我梦里梦到的情景跟石晓楠和冰冷男讲述了一番,“从来到这里,到梦里我听到有人叫我……这一切,应该都是被操控了。”

    冰冷男没有说话,阴沉着脸闻了闻从我手里拿过的药。

    石晓楠急急追问,“师兄,这药是不是有什么古怪?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有人会这么费心让东锋往身上抹?”

    冰冷男没有回答他,只是扭头看向我,严肃问,“锋子,梦里的声音你熟悉不熟悉?”

    梦里的声音?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接着无奈摇摇头,“那声音听着很遥远,很朦胧,只知道是个男人的声音,却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再说了,梦里本来就比较昏昏沉沉,对方敢这么做,只怕早就有所准备了,不会让我听出他的声音的。”

    很显然,冰冷男这么问我,就是肯定我的梦已经被操控了。

    “林萧家还有水,你先去洗澡。”冰冷男的声音更沉的厉害,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立刻就去洗澡了,因为浑身的药味儿让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石晓楠也立刻跟了过去,贴心给我放好水让我赶紧洗,“先洗洗澡最保险,那药指不定……没事,肯定是咱们想多了,那药在那里放了那么多年,就算有什么药效,也早就失效了。”

    她虽然极力这么说,但声音里还有抑制不住的紧张和担心。

    可我明白,我的梦被操控,一直被牵引到这里,大半夜我又起来往自己身上抹药,鬼才相信对方费尽心思就是跟我闹着玩儿。

    但我还是听话的去洗了澡,冲洗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在石晓楠的要求下又冲了几遍这才出来了。

    可我无论怎么冲洗,我身上始终有一种淡淡的药味儿。

    这一点,石晓楠和比高冷男应该都有感觉,因为他们两人始终愁眉不展,却又不敢多说什么,生怕给我带来精神压力。

    “你们别这么紧张,说不定对方是为我好,我抹了这药之后能强身健体,还能益寿延年呢。”为了缓解他们两人的紧张,我试图跟他们开一下玩笑。

    可事实证明,我实在太过于乐观了,之后发生的事情给了我致命一击,让我整个人生都颠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