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合租老婆 > 第604章老张师傅的刀

第604章老张师傅的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合租老婆最新章节!

    他心中感动,伸手揽住薛雅璇的肩膀,勉强一笑:“傻瓜,我怎么会有事?都过去了,我只是不希望你有这么一段沉重的回忆而已,所以给你做了点小小的手脚,想让你忘记这件事。”“你这个坏男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只要是和你在一起的片段,都是我最宝贵的珍宝,你为什么要我忘记这些?”薛雅璇毫不客气地咬了王小石的耳垂一口,看着王小石疼得龇牙咧嘴,又心疼地帮他摸摸:“我不要做你的负累,我薛雅璇从来都不是谁的附庸,你是太阳,我就要做月亮,你是国王,我就是王后,你懂吗?”王小石苦笑着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颊:“这么说,昨晚上的事情,你不害怕?”“怕,可是怕有什么用,这个世界,你比我看得清楚,无论什么范畴,都是弱肉强食,自己不够强大,就会成为他人的猎物,你放心,我以后不会这么愚蠢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王小石知道昨晚上的事情,有柳五参与策划,绑架薛雅璇的时候,这个家伙说不定也曾经暗中出手,金盾安保公司的保镖,无论多么精锐,都不可能和柳五对抗。不过,薛雅璇这么一说,王小石也不阻拦,点了点头:“你放心,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让它发生第一次,你在中海,其实我已经安排了高手保护你,但是很明显,你回青州,那个老头没有跟过来。”薛雅璇想起了中海做烧烤生意的瘸腿老头,眼眸之中放出光芒:“以前听你安排他保护我,我还觉得你未免太过小心,现在想起来,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比我更透彻。”王小石没有想到,薛雅璇的神经比自己想象之中更坚韧,也很佩服她,帮她把风衣拉好,嘿嘿一笑:“想起来也很好,随着你的生意越来越大,这样的事情,越来越不可避免,上车吧,我们先去青州养老院。”经过这一番折腾,两人的心,又贴近不少。薛雅璇对王小石的爱意更为深厚,这个男人虽然又花心又好Se,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平时没少和自己怄气,但是为了自己,愿意把性命都搭进去,这样的男人,哪里去找?王小石对薛雅璇,除了爱意之外,更多了一层敬意,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天上的雄鹰,本身拥有的卓绝才干不说,逐渐历练出来的铁打一般的肝胆,更是让普通男人汗颜。傍晚,中海咸亨钱庄。老张师傅眯着眼睛,依旧在嗑瓜子,看着咸亨钱庄,脸上的惊愕,已经变得见怪不怪。到现在为止,咸亨钱庄到底来了多少人,就连老张师傅都数不清,所有的人,都进了咸亨钱庄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那个小小的两幢老式平房,怎么容纳得了这么多的人。就在此时,老张师傅忽然闻见了一股淡淡的烟火味,不由得吸了吸鼻子,以为自己店里面什么东西烧着了,他转过身一看,却发现店里面好端端的,不由得有些迷惑,到底怎么回事?等他回过身来,忽然看见一身红色旗袍的钱会计就在眼前,吓了一跳,脸上陪着笑:“小钱,怎么这么得空到我这里?进来坐。”钱会计的脸色很平静,是老张师傅常见的扑克脸,淡淡地说:“你看了一天的热闹啦,不累吗?”老张师傅愣了一下,身子悄悄后退,脸上笑容不减:“小钱,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今天小店没有什么生意,我一点也不累。”钱会计的眼睛,仿佛浸透了毒液,一字一句地说:“张菜头,华夏天龙八部之乾达婆部特工中尉,你盯着我们,超过二十年了吧?”老张师傅身子抖了一下,手悄悄向腰间摸去,嘴中却依然平静:“小钱,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尽说一些我不懂的话呢,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打烊了。”“刷!”一道寒光闪过,只听一声惨叫,老张师傅的左手齐腕而断,断手手中,握着一柄改装过的五四手枪,鲜血喷洒而出。老张师傅飞起一脚,将身边的烧水炉子踢得飞了起来,滚烫的开水和燃烧的炭块,向钱会计洒了过去,同时身子跄踉后退。钱会计的身形,快得不可思议,闪了几闪,便冲到了老张师傅的面前,鼻子险些和老张师傅的鼻子碰在一起,手中一柄雪亮的匕首,眨眼间已经刺出十七八刀。她的匕首,每一刀都深深刺进了老张师傅的胸膛之中,每一刀都足以致命,但是这个疯狂的女人,根本没有停下,依旧一刀刀向老张师傅的心窝乱捅。老张师傅双手紧紧握住钱会计匕首的刀锋,脸上的肌肉,因为痛苦,紧紧皱成一团,好像一个风干的橘子,咽喉间格格作响,大团大团的污血,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你们跑不掉的,王总教官虽然不在了,但是他的儿子小石已经回来了,那个孩子比他母亲更厉害,你们这一伙大盗......”老张师傅断断续续的话,已经说不全,但是他的意思,钱会计还是能听懂的,脸上露出讥讽而恶毒的笑容:“那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伙子,嘿嘿,看在二十年的老邻居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他绝对活不过今晚......”“嘿嘿,我们总教官曾经教过我一手刀法,你想不想尝尝它的滋味.......”就在此时,老张师傅颤抖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剃头刀,眼眸之中忽然露出一丝讥诮的微笑,不顾鲜血大口涌了出来,舌绽春雷,大喝一声:“迎风一刀斩!”一道雪亮的刀光,犹如神龙一般,从老张师傅身后腾飞而起,整个阴暗的理发店,犹如被探照灯照射一般,到处都是强烈的白光,白炽的刀光,刺得钱会计的眼睛都睁不开。她浑身的汗毛一根根竖起,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危机感,下意识地往匕首向前一挡,与此同时,身子急速后退。刷!刀光犹如电光,一闪而灭,整个房间又灰暗下来。钱会计的身子还在后退,手中的匕首断成两截,一道惨烈的刀伤,从她的左半边脸开始,一直蔓延到右下颌,然后是脖子,划过胸膛,小腹,鲜血犹如喷泉,从被切断的脖子附近大动脉飞溅而出。这一刀,差点把钱会计砍成了两截!她终于站稳身子,直挺挺地站着,左手捂住脖子,但是无论如何,都拦不住那嘶嘶狂飙的鲜血。她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老张师傅,似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张师傅已经奄奄一息,他又笑了,这一次,眼眸之中满是欣慰和快意之色:“二十年前,我胆小如鼠,不敢杀人,总教官教了我这一招迎风一刀斩,说刀是人胆,关键时刻,能救我的性命,我这一辈子,只会这一刀......这一刀.......”他说到这里,慢慢地闭上眼睛,身子软软垂下,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钱会计咽喉格格作响,跄踉了两下,终于一头栽倒在地上,眼睛兀自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就在此时,咸亨钱庄忽然冒出了浓烟,烈焰滚滚,顷刻之间大火已经将整个咸亨钱庄完全吞噬,通红的火焰,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耀眼。周围的左邻右舍受惊不小,每个人都拿着水桶和脸盆过来救火,又有人拨打了火警电话,尖利的救火车警笛,老远就可以听见,正往这边冲了过来。“钱姐,完事了吗?”理发店外面,一个矮矮胖胖的家伙走了进来,一眼看见钱会计和老张师傅倒在地上,不由得吓了一跳,伸手一摸钱会计的鼻子,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不由得嘿嘿冷笑:“天龙八部.......嘿嘿,好一个天龙八部......”地下散落的炭火,本来已经渐渐熄灭,矮胖家伙随手拿过一瓶发胶,丢在炭火上,顿时轰的一声,火焰窜起老高,火势迅速蔓延,一会儿工夫,大火就熊熊燃烧起来。矮胖汉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形一闪,出了理发店,刚好看见暗处的夏总管:“小钱怎么样了?”矮胖汉子吐了一口口痰:“钱姐真特么倒霉,杀个特工,把自己都赔进去,她死了。”夏总管也吓了一跳,良久才叹了口气:“只要是天龙八部的老特工,都不可以小看啊,好一个王燕如,好一个天龙八部。”他摇了摇头,忧心忡忡地说:“一个废物特工尚且如此,今晚上的行动,我还是持保留意见,最好别莽撞行事,中海这个据点,已经消失,我们悄悄退去即可。”“这件事雷部长已经决定了,不用再说,老夏,太过小心,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你以为抹去中海的据点,就没事了?上边已经说了,知情者,有一个杀一个,王小石必死!”夏总管不再说话,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神情之中,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