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合租老婆 > 第67章 可怕的淑女

第67章 可怕的淑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合租老婆最新章节!

    王小石生怕薛雅璇恼羞成怒,不好嗤笑,只得耐心地指着琳琅满目的食材,一样一样地问。www.Pinwenba.com

    “竹笋烤熟之后不错的,粗纤维适合你…..”

    “呐,这个虾丸味道也很鲜美,你要一份吗?”

    “好吧,被你打败了,烤鱼总要一份吧?”

    薛雅璇听着王小石的介绍,每样都直摇头,王小石泄气地站在一旁,只听薛雅璇小声地说:“这些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这样吧,我帮你选几样,先烤熟了再说。”

    王小石无语了,实在不耐烦陪着薛雅璇这么干站着,周围的人,已经对两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薛雅璇也觉得自己不擅长选择食材,只好由王小石做主,选择了一些瓜果类食物,两人回到烧烤架前,开始自助烧烤。

    通红的炭火,烧得烤肉滋滋作响,一会儿功夫,王小石就就将两串鸡翅烤得焦黄,添了点佐料,递给薛雅璇:“先吃着,我慢慢再烤!”

    薛雅璇看着滋滋滋冒着油的鸡翅,喷香的气味,直往鼻子中钻,呆呆发愣。

    王小石正在扇贝上刷酱油,头也不回:“好吃吧?这些东西你一定没有吃过。”

    他听薛雅璇没有说话,转过身来,顿时一愣:“你为什么不吃?”

    薛雅璇手中持着两串鸡翅,呆呆地看着,脸红扑扑的,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我……我不知道怎么吃,不是应该有小刀切割吗?”

    薛雅璇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一定很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王小石差点一头晕死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放在嘴里吃啊,这都不会吗?”

    他伸手接过薛雅璇手中的鸡翅,大嘴一张,将一根鸡翅直接咬了下来,大口大口嚼着,连连点头:“好香,我都佩服我自己,居然烤了这么精彩的鸡翅。”

    他三口两口,将鸡翅的肉啃光,然后将鸡骨头噗的吐了出来,示意薛雅璇:“就这样吃啊。”

    薛雅璇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这么恶劣的吃相,难道自己也要像王小石一样,吃东西吃得满嘴巴都是油渍吗?

    她不说话,但是脸上的决绝之意,却很明显,宁可饿肚子,也不这么恶心的吃东西。

    王小石叹了口气:“被你打败了,我今天才知道,淑女有多么的可怕。”

    他找了一个干净的盘子,然后顺手取出一柄月牙形的小刀,用清水洗干净,然后递给了薛雅璇:“请吧,我的姑奶/奶。”

    薛雅璇立即松了一口气,将鸡翅放在盘子中,像吃西餐那样将鸡翅切下一小块,轻轻放在嘴中,慢慢咀嚼。

    她嚼得很慢,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小巧的嘴巴在动,整个人坐得笔直,小刀用得很熟练,用餐的风度,姿势优雅动人。

    王小石无可奈何地笑了,要是有人知道,带走无数人性命,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流月,居然被薛雅璇用来切鸡翅,只怕要吓个半死。

    薛雅璇自然不知道这把小刀的可怕,只是觉得这刀子虽然没有柄,但是切鸡翅却容易得很,好像切豆腐似的。

    最让薛雅璇感到新鲜的,是鸡翅的味道。

    以她的身份,比这样更美味的鸡翅,也吃过很多次。

    但是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热热闹闹的海滩上,吃着王小石亲手烤熟的鸡翅,味道就是非常特别。

    王小石一双手忙忙碌碌,一会儿功夫,就将一大堆食材烤得金黄嫩熟,他挑了一些适合薛雅璇口味的,递给薛雅璇,然后自己也吃了起来。

    王小石的吃相可就太难看了,他嫌筷子麻烦,干脆用手拿着烤好的东西,大口大口往嘴中塞。

    薛雅璇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这货却嫌凳子不舒服,干脆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拿着一只鸡腿,啃得不亦乐乎。

    薛雅璇羞得不行,这厮的吃相也太凶残了吧,好像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似的,不得不提醒他:“快起来,大家都在看你呢,别吃得那么恶心。”

    王小石嘿嘿一笑,用纸巾擦了擦手指:“他们是在看你,有你这么吃烧烤的吗?”

    薛雅璇一愣,眼睛飞快地扫了周围一眼,果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偷偷看着自己,除了自己习惯的惊艳仰慕之外,还有不解和疑问。

    她脸上一红,差点放下刀子,落荒而逃:“这些人真奇怪,吃东西不是这样吃吗?难道还像你一样啊。”

    王小石嘿嘿一笑,拿起一个扇贝,递在她的手中:“别那么斯文,放松点,卸掉你的面具,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可爱。”

    薛雅璇手中拿着一个扇贝,好像抓到了一块火炭,差点将扇贝丢在地下,红了脸蛋:“吃东西可以用手抓着吃?”

    王小石一本正经地说:“怎么不可以,我们的老祖宗,不都是这样吃的,放松点,再放松一点。”

    薛雅璇看着他鼓励的眼神,红着脸,然后慢慢将扇贝剥开,将柔嫩的肉,送入自己的嘴中。

    这是薛雅璇第一次用手抓东西吃。

    自从懂事开始,薛家就用最严格的贵族礼仪,训练所有的家族子弟,这些人当中,薛雅璇表现得尤其出色。

    她仿佛天生的贵族,一举一动,都斯文优雅,这样的礼仪经过二十多年的生活,已经融入她的灵魂深处。

    薛雅璇吃完扇贝,感受着手指上沾染的扇贝汁,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

    王小石已经在一旁叫酒喝了,他抱着一大箱啤酒冲了过来,将酒瓶瓶口打开,递一瓶给薛雅璇:“这是你的,这是我的。”

    薛雅璇看着整整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冒着气泡,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就这么喝吗?”

    “那要怎么喝?”

    王小石疑惑地看着薛雅璇惊愕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转身,找到了一个高脚玻璃杯,递给了薛雅璇:“你就把这个杯子,当成高脚酒杯吧。”

    薛雅璇低垂了头,将金黄色的啤酒,倒在杯中,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的味道冲了上来,顿时连连咳嗽,嘴中又涩又苦。

    “唉,你从来都没有喝过啤酒吗?”

    王小石帮她捶背,又气又好笑:“啤酒不是这样喝的,看我的。”

    他举起啤酒瓶子,直接将瓶口对准嘴巴,咕嘟咕嘟直灌了一大气,酣畅淋漓:“看到没有,这才是喝酒。”

    薛雅璇看呆了,看着他放声大笑的样子,脸忽然又变红了:“你这样喝酒,肚子不涨吗?”

    王小石又肆无忌惮地灌了一气,呵呵大笑:“肚子涨的话,到海边去嘘嘘啊,这有什么难的。”

    “嘘嘘?”

    薛雅璇反问,但是还没有等王小石解释,她便明白过来,脸色更红了:“你真恶心!”

    两个人各喝各的,薛雅璇一杯酒没有完,王小石已经喝了五六瓶。

    海滩上,潮水哗哗哗作响,加上各色人喧哗吵闹,非常热闹。

    “我是个弃婴,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后来被薛家收养,在薛家,除了爸爸对我很好之外,所有人都仇视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薛雅璇也坐到了柔软的海滩上,和王小石背靠着背,幽幽的声音,传进王小石的耳朵中。

    “这种仇视,等我长大之后,就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但是我爸是薛家的家主,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违逆他的意思,他对我的宠爱和保护,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我还记得,有一次堂姐瞪了我一眼,刚好被爸爸看到了,堂姐就被勒令两天没有吃饭,我偷偷送面包给她,却被她丢在地下,用脚踩得稀巴烂。”

    “从哪个时候起,我就知道,我跟薛家的所有人,根本就不可能像别人家的兄弟姐妹那样亲密。”

    “大哥是薛家的长子,很多人把他当成刀子用,用来陷害攻击我,所以每一次,大哥都被爸爸罚得很惨,他那么恨我,一点都不奇怪。”

    薛雅璇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和悲哀,在海风中,她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老爸一手创立的鼎铭国际,一定会交到我的手上,所有人都想尽办法,阻挠我接手鼎铭国际。”

    “但是在老爸的坚持下,我还是当任了鼎铭国际的执行总裁。”

    “为了不辜负老爸逝世前的嘱托,我狠心冷面,铁腕无情,鼎铭国际也在我的领导下,从青州一个二流企业,变成国内一流的大型企业。”

    “今年八月份,公司股票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上市,股值达到二百多亿美元。”

    “我对得起老爸生前的嘱托,但是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做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普通女孩,哪怕被家人欺负了,出去找一份工作,也不用承受这么多的责任和痛苦。”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脑袋,已经依靠在王小石的肩膀上。

    幽幽的女人香味,直往王小石鼻子中钻,柔软的发丝,让王小石脖子痒痒的,心中也痒痒的。

    “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闺蜜,没有爱人,只有仇人和商界的敌人,还有表面一团春风,暗地里绊脚下坑的所谓合作伙伴,王小石,你说我的人生,是不是很失败?”

    薛雅璇忽然睁开了紧闭的眼睛,盯着王小石脸,瞳孔里面幽幽的光芒,让王小石有些不安。

    “你……不是还有你的浩然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