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灵师的娱乐圈 > 第024章

第024章

作者:安然一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言灵师的娱乐圈最新章节!

    “靳总。”左立率先叫道,带着苏安宁上了前,视线落在靳岑身旁的男人身上,心里暗忖,眼前这位会是谁?

    靳岑狭长的眼眸微挑,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苏安宁后道,“我旁边的这位便是京凯的最大控股人邵子恒,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要见安宁你。”

    靳岑的话音落下,左立忍不住将视线扫向苏安宁,安宁她怎么会认识京凯的人?

    “有事?”苏安宁虽然看着的是邵子恒,可是目光却是投向靳岑。

    靳岑收到苏安宁投来的视线,如一汪清泉般的眸光直直的射向苏安宁,幽幽道,“邵总的意思是愿意接收你去京凯,给你签的合同呢,是京凯的s级合约,除此之外,还会附赠你住所,车……,违约金也会帮你付,这么优厚的条件,不知道你有兴趣吗?若有兴趣的话,我呢,也不会强留你在丰宸,毕竟,人往高处走嘛!”

    靳岑的话说的虽然句句都靠向京凯,但是却不免能听到他语气中夹带的威胁。

    苏安宁当然明白靳岑的意思,而且,她也没有离开丰宸的打算,若她今日背弃了,倒是两边都不讨好了。

    神色未变,苏安宁的视线转向邵子恒,此时的他正端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光一直盯着苏安宁,却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这般静静的瞧着,明明什么动作都没有,却也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威压。

    被两个男人用别样的“威胁”方式盯着,苏安宁顿时一阵无语,不过无语归无语,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眼神直直地看向邵子恒道,“邵总,今日所做的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做这些,丰宸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依然想呆在丰宸。”

    苏安宁的话一说完,能够显而易见的看到靳岑对她投来一道满意的视线。

    邵子恒的眼神倒是依旧没一丝波动,随后淡淡道,“既然这样便算了!”

    说完,邵子恒从沙发上站起,看都没看靳岑一眼,直接就走出了办公室,带走的还有一室的清冷。

    邵子恒走后,靳岑看着苏安宁,心情像是好了几分对着苏安宁道,“你倒是懂得取舍。”

    “……”

    “邵子恒那家伙,这些年不知道从我丰宸挖了多少人过去,虽然人挖过去了,可他们的前途就算毁了,当然,我们丰宸也有很多人被挖过去,他们的前途同样毁了,虽然跟他是竞争对手,但我们可不想有人在我们之间徘徊不定。”靳岑有些懒散的说道,与邵子恒的内敛不同,他的眉宇之间带着的尽是张扬。

    苏安宁看了一眼靳岑,算是明白靳岑话中的意思了。

    不过依她看,靳岑与邵子恒大概是亦敌亦友的关系,这从面相上便可以看出,之前看出两人面相相似必有相争,今日看到之后才发现面相相似之人其实也有惺惺相惜之感。

    不过,总归来说,这两人的斗争,她一点都不想牵扯进去,两人都不是凡夫俗子,别人掺入,只会累及自身。

    “靳总还有事吗?”苏安宁继续道。

    闻言,靳岑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没事了!”

    “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苏安宁面不改色的继续道。

    “请便。”靳岑漫不经心的应道。

    苏安宁没再做多余的动作,转身便带着左立迅速地走出了靳岑的办公室。

    靳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的趣味却是越发的浓厚。

    下一刻,从一旁拿出了一叠文件,毫不在意的甩在了桌上,上面赫然是秦宇与苏安宁两人从餐厅出来一直到上车的照片。

    靳岑也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手中握有这些照片,还藏的那么紧。

    在他们辟谣之后再发出来,无疑只是证实了苏安宁与秦宇关系匪浅,这对苏安宁的事业是毁灭性打击的,或许,很长一段时间内,苏安宁身上只能贴上借秦宇上位的标签。

    邵子恒的意思是将这些东西送过来,就当成是抵押苏安宁今日对他的帮助。

    不过是他临时起意,想要试探一下苏安宁。

    结果让他很满意。

    呵呵,至于邵子恒还的这个人情,他就替安然收下了吧!

    一出来,左立却是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他倒是没想到另外一个人会是京凯的老总,跟靳岑一般的年轻有为,只不过实在太神秘了。

    在外人看来,京凯一直都是由其公关部经理萧柏一手主导。

    不过,今日见到邵子恒的事,出了总裁办公室的门也就该忘了。

    看向身旁的苏安宁道,“虽然靳总说的随意,但说的的确是真的,京凯与丰宸虽然是对手,但一向都是光明正大的争,而想要跳槽的人几乎都被这两家公司给毁了个干净。”

    左立该庆幸苏安宁刚刚抵得住那诱惑。

    “你怎么会跟邵总认识的?”犹豫着,左立开始开口询问道。

    “是邵书阳的二叔。”苏安宁应道。

    “就是今天那小孩?”左立惊讶道。

    “嗯。”

    闻言,左立更惊讶了,安宁她只不过在现场陪了一下邵书阳,邵子恒就上门来了?

    苏安宁明白左立的惊讶,但她却没打算解释对方的疑惑。

    看了看手中的时间,苏安宁看向左立,“送我去古街吧!”

    “……哦。”左立应着,神色之中带着无奈,苏安宁这是又要去算命了。

    真不知道苏安宁到底在想些什么,好好发展自己的演艺道路,会比算命差吗?

    虽然不理解,但左立还是尊重苏安宁的意见,开着车送着苏安宁到了古街的算命铺子。

    到达古街的时候,苏安宁坐在车内,却看到有几个人举着牌子在外头等着。

    下车时,这些人却是一下子涌了上来。

    左立反应过来,迅速地护着苏安宁。

    “大师,我是你的粉啊!帮我签个名吧!”

    “大师,你的剧照出来了,很美啊!我一定会好好关注你的。”

    “大师……”

    周围不断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声音,甚至的,还有人拿着手机对准苏安宁拍了起来。

    过五关斩六将,左立终于安然的将苏安宁送进了店铺内。

    “怎么样?见识到了吧?”左立叹气道,不过心里微微地还是有些开心的,竟然有粉丝已经追到这里来了。

    “……”苏安宁一默,看着外面还举着牌子一脸兴奋的粉丝,还有一些过来凑热闹的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名人效应。

    “安宁,你总算来了。”这时,徐老也已经走了过来,看着苏安宁,忍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细汗,这外面一波一波的粉丝,也让他有些吃不消啊!

    他也没想到苏安宁所说的有事要做是去当艺人,这些日子里,他应付这些凑热闹的粉丝也成了一项日常工作。

    幸好,这些粉丝来归来,还是没影响到他日常的工作。

    不过,近期,随着苏安宁的名气越来越大,粉丝来的可是越来越多了,别的倒不怕,就怕影响到店铺的正常工作。

    他现在联系的一些都是京都一些有名的有钱人,若碰上记者与粉丝,到时候可不好办了。

    这些情况,在将苏安宁请入办公室之后,便一一的说了。

    听完,苏安宁将视线投向了左立。

    左立收到苏安宁求助的视线,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清了清喉咙,左立建议道,“依我看,你不如关了这店铺,现在你只是刚刚有了一点知名度,若是日后,知名度更高了之后,这里的粉丝只会只多不少,所以,这里的店铺你是不能来了。”

    看着一旁徐老变换的神色,左立随后继续道,“既然你这里本就改了经营的模式,找你算命的人身份不一般,不如转明为暗,我看这店铺后头也有院子,不如就在这后头为那些人算命,这样既保证了隐秘性,又不会影响生意,你们觉得如何?”

    提出这建议也是左立经过慎重考虑。

    他算是看明白了,苏安宁根本就不可能放弃算命,而且,算命也能给苏安宁带来好处,那么他就不排斥这一点,而要开始帮苏安宁借由算命这一点来进行更好的发展。

    娱乐圈内还是有不少人相信算命这种事的,只要苏安宁的本领得到认可,借由算命或许能够拓展不小的人脉,就像是现在的《三界》剧组一样,除了秦宇,其他人在剧组的时候对苏安宁可都是笑脸以对。

    在心里越想,左立越觉得靠谱。

    之前担心苏安宁太过在意算命而忽略演戏的担忧在这一瞬立即迅速地退去了。

    “徐老,你觉得怎么样?”苏安宁听完,倒是觉得可行,却还是询问了徐老的意见。

    “可以!这主意很好。”徐老应着,高兴道,将赞赏的目光投向左立。

    左立坦然接受,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若是脑袋还转不过弯来,还能混的下去吗!

    主意打定好之后,徐老立即联系了今日要来的客人,向他们要求要转移地点,所幸,电话那头的几人都同意了徐老的话,能更隐蔽,又卖一个有本事的算命师一个人情,他们不答应才假了。

    打定主意之后,徐老心里盘算开了,这店铺是不能作为算命用了,那他就随便摆些东西卖吧,租给别人的话,后头的院子也不好封闭了,他忙碌的时候,刚刚好可以请陆寻那小子看着店,这小子最近拿着工资呆着学校办事,是不是太轻松了?

    片刻后,关了店铺,徐老在后头的院子引着第一个客人进入了大厅,在苏安宁的座位面前坐下。

    而左立则在一旁好奇地盯着苏安宁与这位客人的互动,这是他第一次见苏安宁与客人面对面算命,目不转睛的看着,生怕错过一分一毫。

    “大师,如何?”坐定,在苏安宁打量片刻后,来人紧张兮兮的开口道,这段日子,他可是倒霉透顶了,他也去其他地方算过,也试过很多办法,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最近听说有个人算的很准,又是朋友介绍的,他这不急匆匆的来了。

    “你山根高涨,直贯印堂,色润,可得名成利就,但山根忌断、陷、缺、破,你的山根处有两条横纹,一深一浅,说明你人生中会有两次一大一小的危险,纹深主危险大,纹浅主危险小,浅纹在前且呈现恢复趋势,说明你小劫已过,而深纹最近有扩大之势,说明危险逼进,近来,你应该是大灾小难不断,等到应劫之日,大概会有生命之危,重则殒命,轻则重伤卧床。”苏安宁端详了男人片刻后才开口道。

    而她的话一说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正是一脸激动,立即对着苏安宁开口道,“大师,你可得帮帮我!”

    “我帮不了,这件事是你自己惹下的。”苏安宁淡淡道,“你做过什么损阴德之事,这是你的应劫,即使这次度过了,之后还是会有新的灾祸。”

    算命一事,三分天生,七分人为,固然,眼前这人有大小灾难,但若他能多做一些好事,灾祸未免不能大事化了小事化小,可偏偏这人做过不少损人不利己的事,相由心生,灾祸应劫只会越来越大。

    “大师,你帮帮我,多少钱我都给,十万,五十万?一百万?只要能救我的命,我多少钱都给你。”男人一点都不觉得苏安宁的话危言耸听,那些大师也是这么说的,有些给了他一些抵御灾祸的东西,因为这缘故,他才能避过几次危险,想起这段时间遇的一切,他心有胆寒。

    “你近期做过什么事?”苏安宁冷淡道,她得判断一下这个人值得不值得帮。

    “近期……?”男人认真的思考了起来,随后支支吾吾道,“我看中了北区郊外的一座山,打算在那里造房子,山中有些人家的祖坟在那里,我让人挖了。”

    山是他买的,他挖了不正常吗?

    可自从他挖了之后,整个运道都变差了,几笔生意接连失败,生命安全又有了威胁。

    “挖了之后呢?”苏安宁继续道。

    “送到他们家里了。我做的不对吗?”男人纠结的问道。

    “若只是这件事的话,倒还有救的地方。”苏安宁想了想后说道。

    “真的?”男人激动道。

    “这几日若是方便的话,你在这里先住下,然后打电话让你儿子亲自上门去道歉,并且为他们买个风水好的墓地,让他们住进去!”苏安宁一一嘱咐道。

    “要住在这里?”

    “没做好那些事,你一出门……”后面的话苏安宁没说完,但男人已经明白了苏安宁的意思,随后立即点点头,“好,好,我就住在这里,若是到时候我安然无事,我一定会包个大红包给你。”

    “嗯。”苏安宁轻应道,不要白不要。

    从大厅内出来,这男人就跟着徐老的脚步去了房间,当场,男人给了徐老一大笔钱作为住宿费和伙食费,徐老脸笑的跟菊花似的。

    而很快,剩余的四个算命的人苏安宁很快就算完了,几乎都没有遇到像第一个那么糟糕的情况,那些人也很满意的走了,在桌上直接留下了四张□□。

    徐老看过之后,发现其中有的是五万到十万不等。

    当数额出来后,一旁的左立已经完全被震住了,这算命竟然还这么赚钱?

    当然,比起当红明星的通告费是个小数目,但比起绝大多数人来说,绝对是天价啊!主要是,这钱赚的忒轻松了,五个人,也费不了安宁多少时间吧!

    再想到苏安宁刚刚那近乎是神技的铁口断言,左立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

    “今天的命算完了,我们走吧!”苏安宁看着左立震惊的样子,应道。

    “嗯。”左立点点头,带着苏安宁出了屋子。

    上了车,左立回神,忽地转向车后的苏安宁道,“安宁,既然你算的这么准,要不要帮我算算?”

    “你……若是多灾多难的话,我不会让你当我经纪人。”苏安宁很诚实的说道。

    闻言,左立看了一眼平静的苏安宁,嘴角一抽,她换句话说,同一个意思,别人听了也舒坦啊!怎么就这么不近人情呢?

    认命的开车,直接启动了车子,前往少年宫去接苏安新。

    刚刚带着苏安新与苏安宁回到家,左立立即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接完电话,左立立即朝着苏安宁看了一眼,“安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