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改全世界 > 第114章【黑王】,陈宏思

第114章【黑王】,陈宏思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魔改全世界最新章节!

    “恭喜玩家获取成就【黑王】。”

    “奈格里德·霍克自认幕后黑手,却不知道,他在你眼中,只是一枚有趣的棋子。”

    “颜安青与莫洛哥皇子,谁更黑?”

    “君黑甚,霍克何能及君也!”

    “布局全球的你,堪称黑王。”

    “当前主线任务完成进度:38/60。”

    从这个成就的消息描述上来看,客服小熊猫显然皮的很开心。

    颜安青眼角微微抽搐起来。

    “君黑甚”这句话,出自《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套用了那句“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的梗。

    “这是讽刺,还是夸奖?”

    摇了摇头,颜安青迅速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

    表层意识屏蔽和创造固定梦境的技术,最近已经有所突破,万事俱备,只欠实验体了。

    合上双眸,打开资料库里的人物档案,随机挑选第一名非志愿者。

    扭曲现实,改造身体,派发奇遇。

    梦境+高能造物的复合实验,开始了。

    ……

    位面编号ZX1220,属性,绝魔。

    单元宇宙总星系,银河系,太阳系,地月系,地球。

    华国,齐省。

    东华石油大学外两公里,步行街上。

    “谢谢。”

    陈宏思穿着滑稽的棕熊布偶套服,一边发着传单,一边向路过并且愿意取走一份废纸的行人鞠躬道谢。

    手里的这些广告传单,究竟有多少功效,他比任何人清楚。

    说它是废纸,丝毫不为过。

    一千个拿到广告单的人,也不见得有一个会看传单上的内容,大多都是随手丢进最近的垃圾箱里面。

    陈宏思没有多少精力伤春悲秋,像自己几个室友一样,感慨着当年为什么没有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参加世界级比赛,为国争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像他这样的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陈宏思的家庭并不富裕,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念高中。

    他每年的学费,有一大半都要靠自身勤工俭学赚到。

    系里其他同学,每个月都有大几千生活费,囊中拮据的,也有八百多块,他却只能全靠自己。

    生活费为零。

    没什么值得抱怨的。

    各家有各家的喜怒哀乐。

    生活,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

    陈宏思只能每天卡着课表的空余时间,去做一些兼职零工。

    发传单,在酒店营业高峰期当临时服务生,拿下院级甲等奖学金,给中学生当家教赚钱……

    同时尽量节省不必要的支出,开源节流,才能确保交满四年学费,最终拿到毕业证书。

    至于全国级别的奖学金,陈宏思从来没有指望过。

    他的学习成绩很优秀,能勉强称之为学霸,却没有优秀到可以无视人脉关系网络的程度。

    名额有限,陈宏思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争得过那些有背景、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对手。

    无论如何,日子一天天也熬过来了。

    咕噜!

    肚子里传来一阵闷响,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而视。

    陈宏思脸上一红。

    幸好穿着布偶套装,别人看不见自己的相貌,否则还真有点丢脸。

    藏在滑稽熊布偶套装里的他,缩手摸了摸兜里的50块钱。

    这是半天零工的收入。

    奖学金和当家教赚到的钱,不能动——那是要交学费的。

    兼职赚的钱,节省着用,后面三天的生活费是够了。

    陈宏思咬咬牙,决定去买个加蛋的煎饼果子犒劳一下自己。

    最近总觉得饿的特别快,脑子里昏昏沉沉,总是眼前发黑,像低血糖的症状,也不晓得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

    刚刚在学校食堂里吃完两份八毛的饭,不到一个小时,肚子里就开始咕噜噜地叫唤起来。

    “不应该啊。”

    陈宏思找到卖煎饼果子的小哥,摘下头套,心痛地付了钱之后,思绪纷飞。

    难道是自己肚子里有蛔虫了?

    明明平时很注意饮食卫生的啊……

    今天晚上去学校医务室开点打虫药好了。

    校园内部对学生还是有不少便利的,打虫药一块钱就够了。

    也算花钱买个安心。

    “哟,这不是陈大才子吗?怎么在这儿发传单?”

    引言怪气的声音在陈宏思耳边响起。

    他转过身,看到了声音的来源,不禁撇了撇嘴。

    俗人。

    恶俗的狗血三角恋故事,他拒绝出演。

    陈宏思甚至都不想跟这人有任何瓜葛。

    “怎么了?男神还是这么高冷啊!”

    “同学都不理?发传单发出优越感啦?”同龄男生仍在挑衅。

    听到这话,陈宏思心中冷笑不止,面上却没有半点表情流露。

    他模仿着自家精神偶像颜安青的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语气认真地说道:“请不要烦我。”

    “另外,管好你的女朋友。”

    “她的品性有问题,远远没有达到我的择偶水准。”

    “我对她没有任何兴趣,请让她不要总是来影响我工作。”

    “敝帚自珍,也要有自知之明,你所看重的一切,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我和你不同。”

    “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我敢把这话对任何人说。”

    “因为我在为此努力奋斗,没有一天懈怠。”

    说完这话,陈宏思同情地看着眼前的男同学。

    对方在雄性荷尔蒙的驱使下,把谈恋爱当成了大学期间最重要的事情。

    他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脑回路。

    就不能凭借理智去克制因为激素而诱发的低级本能吗?

    两人的对话,让旁边排队买煎饼果子的路人们眼神暧昧地在他俩之间游离起来。

    原来是情敌啊!

    只不过,主动找茬的小伙子,女朋友精神出轨,想脚踏两条船。

    可发传单的小哥儿却是个钢铁直男,有点精神洁癖的意思,断然拒绝了对方。

    这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了。

    被陈宏思三言两语怼到面红耳赤的男生,额头青筋暴绽,在思考之前就行动起来。

    他用力推了陈宏思一把。

    这力道,轻的陈宏思想笑。

    感觉就像是被六七岁的小孩子推了一下。

    陈宏思摇了摇头,取过加了酸豆角的煎饼果子,轻轻咬了一口,正准备离开。

    他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昏倒在地。

    “我操!碰瓷啊!”

    被绿茶女友玩弄、又被陈宏思怼到哑口无言的男生,惊的手足无措。

    又羞又恼的他,想要逃出现场,却被人拽住。

    犹豫了十几秒之后,他还是拨通了妖二零急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