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改全世界 > 第86章 诺奖提名

第86章 诺奖提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魔改全世界最新章节!

    颜安青的视线落在透明隔离窗后的周韵身上。

    原本看对方的资料,还觉得普普通通,并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

    现在近距离接触,却发现周韵真人比照片要出彩许多,眉眼如画,干干净净。

    即便处于半拘禁状态,他也没受到虐待,相当注重个人为生,清爽的不染纤尘。

    印象分+1。

    之前那名国字脸严肃中年,名为唐正浩,是内察科高级办事员。

    此刻,他正站在颜安青身边。

    “这小子,在夏宁理工跟那个叫郭欺霜的……”

    说到这里,唐正浩似乎嚼碎了某个不太友善的词汇,停顿了一秒钟,才继续说道:“……两人同归于尽之后,再复活过来,就不说话了。”

    颜安青微微颔首。

    显然,当年郭欺霜谋财害命的事情,现在已经水落石出,周韵和她之间的“仇恨”也开始为网民们当做茶余饭后的聊资。

    “他怎么跟你们对话的?”

    颜安青饶有兴致地问道。

    此言即出,神情严肃的唐正浩眼角抽搐了一下。

    不等他回答,透明窗对面的周韵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和微型写字板,刷刷写下几个字。

    【这样交流。】

    周韵为什么这么做?

    没人能理解他。

    颜安青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很久之前,自己曾经写过一部短篇小说,里面有一位反派BOSS,就做过类似的事情——

    不言不语,聆听思索,闭口寻真。

    找到自己生命的真正意义之后,才终于肯开口说话。

    自此脱胎换骨,恍如新生。

    “这样,不觉得麻烦?”颜安青看着他,问道。

    周韵侧着脸,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随后擦掉原本的字迹,在写字板上写下五个字。

    【我喜欢孤独。】

    颜安青对此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挪威森林》对这种情况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

    “哪有什么人喜欢孤独?只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周韵就是个看似正常的自闭症患者。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接触其他人,也不愿意被人了解。

    他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只能靠自己走出来。

    原本还有许多问题要问,现在,不需要了。

    “你不放弃自己就好。”

    颜安青站起身来,对身边的唐正浩说道:“开庭审判结果出来之后,他会配合你们工作,不要逼的太狠。”

    唐正浩沉默不语,面部肌肉僵硬,只是微微颔首,表示认可。

    虽然在他看来,周韵和郭欺霜就是两个胆大包天的犯罪分子,狗咬狗一嘴毛,但周韵结局如何,并不在他的职能范围内。

    这个长得像娘们的小子,究竟是否属于罪犯,需要判到怎样的程度,自有法官决断。

    不在其位,不谋其职。

    而且……

    上面的人,特意吩咐了,尽量满足周韵的合理要求,不要过分苛刻。

    这就能表明态度。

    前些天,就有人拿了屈博士的新技术衍生产品过来。

    无极细胞侦测器。

    经检测发现,周韵这个人,身体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他的死后复活,源自于另一股目前科技无法探测到的神秘力量。

    作为一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唐正浩不相信什么阴曹地府,也不认为佛陀菩萨真实存在。

    可事实胜于雄辩,即便他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也无力反驳。

    他只希望,未来某一天,科学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可以完美解释现在一切的“不科学”事件。

    唐正浩叹了口气,像是战败的将军:“麻烦你了。”

    “反正最近没有什么棘手项目,出来走走也好。”

    颜安青点头示意,“那么……再见。”

    转身离开办事处,刚走出不到三十米,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窗透初晓,日照西桥,云自摇。”

    “想你当年荷风微摆的衣角。”

    “木雕流金,岁月涟漪,七年前封笔,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

    来电显示:谢哲。

    颜安青眉心微蹙,迅速按下接听按钮,没让铃声继续响下去。

    这次谢哲没有计算时间了。

    这厮的语气略显古怪:“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好消息和一个可怕的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颜安青哑然失笑。

    如果这个时候,他直接问坏消息,就瞬间杀死话题了。

    该配合别人的表演,熟视无睹可不是什么有趣的选择。

    “先说好消息。”

    谢哲的声音似乎憋着笑:“瑞典皇家卡罗林医学院那边传来消息,说这次诺贝尔医学或生物奖候选人名单里面,有你一席之地。”

    听到这话,颜安青眉梢微挑,语气平淡:“这也算好消息?”

    他从来都对诺奖没有任何期待感。

    况且,就算自己被提名,也不一定能成为最终获奖者。

    诺贝尔医学或生物奖,给颜安青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它的黑历史。

    众所周知,大脑分为左右半球,而每个半球,又分为四个叶。

    额叶正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约占三分之一的体积。

    将这一区域切除以后,受术者会失去很多功能——包括个体固有性格特质,变成千篇一律的无感情者。

    那样的存在,几乎就是行尸走肉了,和正常人相比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他们还可以呼吸。

    最初的丧尸题材文字、漫画作品,就借鉴了额叶切除手术。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种极端反人类的手术创始人莫尼兹,因此获得了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的诺贝尔医学奖。

    甚至,因为诺奖荣誉光环加持,这个手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被广泛用于治疗“不听管理”的精神病患者和被认为患上“多动症”的孩子。

    国内的雷霆法王杨教授跟诺奖得主莫尼兹相比,瞬间就显得心慈手软起来。

    当然了,颜安青自忖,自己也没什么资格去鄙视人家。

    论冷酷,莫尼兹和他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

    未经实验体同意,甚至在没有告知实验体的情况下,单方面进行的人体改造,加起来已经有数千例了。

    在未来,这个数字必然会翻上十倍、百倍、千倍、万倍!

    返老还童,巨力,身体素质全方位提升管……

    掌控火焰,驾驭雷霆,敏捷,无装备低空滑翔……

    不论自己的实验体从中获得了怎样的好处,至少这种行为的本质,只是违背普世价值和道德观念的活体改造手术罢了。

    谢哲的消息,让颜安青产生了一个现在说出去十有八九会让人笑掉大牙的念头。

    “若干年后,自己是否可以设置一个绝对透明、公正的奖项?”

    “取代诺贝尔奖,甚至更进一步……”

    能力大小,所处位置,共同决定了一个人的思考方式。

    现在的颜安青并不认为被诺贝尔奖提名,是一件值得骄傲欢喜的事情。

    电话另一头,谢哲完全没有料到他的反应,表现的就像程序崩溃的计算机一样,陷入死机状态,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似乎在努力重新组织语言。

    “那么,坏消息呢?”

    颜安青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