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村小道士 > 第165章 越活越回去

第165章 越活越回去

作者:摇头晃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村小道士最新章节!

    林真掐着司仪的脖子,登时让周围的保安一起围了过来。

    司仪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他指了指远处对这里指指点点的富贵人,用小拇指比划:“哼,你也不比我强多少,凭什么你想进就进?你当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能过这个门的都是非富即贵,你还高攀不起!老老实实的去应聘个保安,比当什么都强。”

    林真忽然觉得不那么生气了。

    这个司仪,林真能看得出来,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呵呵,老子懒得和你争论,我是人,你是狗,人和狗争什么?”林真冷冰冰的放下司仪,转头准备去找林妙心。

    这司仪却指着林真说:“还愣什么?把他拿下啊,送到甄总那里!”

    “送什么?”

    正争论的时候,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让林真的嘴角渐渐弯曲。

    来人正是甄亦可。她今天穿着一身合体的华贵暗红色长裙,带着薄纱的面饰让林真有股幽兰美人的错觉。

    “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拦住林先生。”甄亦可冷视着这个司仪。

    “可他.....”

    “没有什么可是,林先生是我们重要的顾客,拍卖会的重要拍卖品中就有林先生的一份。我们对客人的身份评估,什么时候也需要你来参与了?”

    甄亦可的话,几乎把司仪打入死刑。司仪俩眼一白,几乎是跌倒在地上。

    接着,甄亦可直接忽视司仪,一脸抱歉的走过来说:“林先生,这次的确是我们照顾不周。昨晚上忘了将特殊邀请函送给你。时间太晚,我竟一时忘了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

    想到那天晚上的一番暧昧,林真也没啥怒气,呵呵笑着说:“哎呀,咱俩有啥好生分的。你要是乐意,今天晚上给我个特殊待遇,也可以啊。”

    说着,林真的眼神便有些不正常。

    毕竟眼前的那一轮山岳,简直像吸铁石一样吸引着所有男人的目光。

    甄亦可腮上飞红,她小脸一扭,“别贫嘴,还有别的事情呢。”

    而转过脸对着那些保安的时候,甄亦可可就没那么娇羞了。

    宛如北极的冰雪,甄亦可怒斥道:“的确,这次犯错的虽然是你,但错误的原因有一部分归咎于我。但是,你的不礼貌实在让我难以相信你还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你回家休息一星期,上交一份一万字的检讨,如果不诚恳就再写!你接受吗?”

    “接受,我一定接受!”

    司仪这会儿点头如捣蒜,生怕被驱逐出去。

    林真甚至心想,他怕不是对上位人早就卑躬屈膝到膝盖长草了。

    不过这甄亦可手段非凡,要是能把她挖到自己那边帮忙,可就太好了。

    而甄亦可则直接带着林真往拍卖大会里面走。

    看着伴随着那个婀娜身姿一起进去的男人,司仪的眼珠子瞪得要凸出来了。

    拍卖品的委托人?

    拍卖大会里面,最普通的拍卖物品都是低价十万起的珍宝。而能让甄总亲自作陪的人,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而他,一个月收入还不到一万的人,竟然嘲笑一个委托人没什么地位?

    而且,刚刚这男的开甄总暧昧玩笑,甄总竟然没有反对?

    这......

    想到这里,他就悔恨的恨不得戳自己几刀,怎么得罪了这样的贵客?

    而和甄亦可优雅的一起走入特别通道,甄亦可才飞了林真一个白眼,说:“你呀,怎么一见面就把那位大佬给惹上了?你可真是个惹祸精啊。”

    “咋滴,他很有本事吗?”林真倒不是很害怕,一个老头,能怎么滴?

    甄亦可却楞了一下,反看着林真,一时也有些犹豫的说:“喂,你不是会中医吗?那你还不知道他是谁?普济堂的主人,侯普济啊。我听说他曾经参与的什么典籍的汇编,你别骗我啊,你真不知道?”

    “侯普济啊。”

    林真已经猜得差不多了,侯普济,普济堂,果然是一家的。

    而离开了特别通道,甄亦可自然不会再陪着林真,她径直去了后台,而林真则找到了林妙心的座位。

    拍卖会并不是像演唱会那样一人一个座位,而是以小圆桌的形式,让客人能够尽兴的交流。拍卖的场地也是在大厅的中间,确保每个人都能看到。

    坐定了没一会儿,林妙心也赶了过来。而让林真和林妙心不高兴的是,边上的那个桌子,坐的居然是普济堂一家。

    看到林真坐在这里,侯胜涛还愣了一下,然后坏笑的说:“什么垃圾司仪,猫猫狗狗都能跑进来撒欢了。”

    林真脸色一闪,但并没有说话。

    而林妙心则把邀请函放在桌子上,表情僵硬的反驳侯胜涛:“你说什么?他可是我找来的高手。”

    “高手?”

    侯胜涛仿佛是被逗乐了,他捧腹大笑,说:“你在我爷爷的面前自称高手?未免太贻笑大方。”

    侯普济压根没有回头,但也能看到,他受用的点了点头。

    侯胜涛摇晃着小拇指,“切,不过让你进来也没有坏处,至少让你知道,你也就是这个水平。”

    林真嘴角一勾,“哼,我什么水平我自己知道。不过您二位一个为老不尊,一个人面兽心,和我比,道德上也就是这个水平。”

    讲道理,林真觉得,就侯胜涛这小人的人品,勾结裁判放石楠花,私下里叫人砸自己的生意,这种玩意儿能坐在这里才是耻辱。

    侯普济听到林真的话,握紧了拐杖,淡淡的说:“小年轻,不知规矩。坐井观天而已。”

    “呵呵,坐井观天怎么了?我也回您一句,做人别太侯普济,呵呵。”林真冷笑着回道。

    侯普济咋了?你连一个前辈和老人应该有的姿态都没有拿出来,还妄想为老不尊,以老欺人,你算什么玩意儿?

    “说的不错。”

    忽地,又一熟悉的老人嗓子插了进来。

    林真一回头,正好看到了吴老和他那孙女吴翩翩。

    吴老淡淡的坐下,拐杖一敲,得意的说:“侯普济,人越老,你也就剩欺负后辈这点本事了。啧啧,还不如当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