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狼与兄弟 > 【3071】辛苦了

【3071】辛苦了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狼与兄弟最新章节!

    古簪眯着眼,也是听出来了王赢言语之中的嘲讽声音“您和将军之间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也不想随便发表言论,我就是出来办事的,如果您需要我的帮助,那我们就送你去美国,如果您不需要我们的帮助,那我们现在就此分过,也是可以的,如果您要同意去美国的话,那巴莎小姐想在您走之前,与您见一面,说孩子,想见见爸爸,最近孩子似乎是近了叛逆期了,总吵吵着要见爸爸,您看看,您有没有时间。”

    这一下,王赢不吭声了,古簪的声音里面,明显的带着嘲讽的味道了,车内突然之间安静了不少,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了窗户外面,他们的车子还在前行,很快,车子行驶到了一个国道上面的红绿灯路口,王赢他们的车子停在这边,再他们的车子侧面,也有一辆车子停在那里,王赢转头的时候,刚好看向了边上的那辆车子。

    刚好,透过那辆车子的窗户边上,王赢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看着对面的那个人,那个人的目光盯着王赢,双方就这么互相看着,很快,绿灯变成了红灯,王赢他们的车子继续发动,王赢低着头,脑子里面很乱,刚刚古簪那一句话,还是扎他心了。

    另外一边,占雄杰坐在车子里面,看着边上的几个下属“让兄弟们都抓把劲儿,刚刚得到的消息,王赢和石磊他们,应该就再这附近,不会跑的太远,要抓到他们……”

    泰国,清莱府监狱的一间牢房内,沙旺坐在那里,目光呆滞,这是一个只有几平米的狭小房间,角落一个马桶,挨着马桶有个水管,然后一张床,脑袋顶上一个脑袋大小的窗口,能让阳光照射进来,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他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揉着自己的脑袋,挂着一脸的哀伤,很快,房间外面的狱警打开大门“自由活动时间到了。”说完之后,这个狱警起身继续去开别的房间大门。

    沙旺坐在那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低着头,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也不怎么好,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突然之间蹿进来了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子,这两个人皮肤黝黑,进屋之后,目光就看向了坐在床上的沙旺,其中一个,随手关上了大门。

    此时此刻,沙旺还处于一种发呆的状态,似乎都不知道进来人了一样,许久的功夫,他抬头的时候,这两个男子,都已经走到了沙旺的面前,沙旺毕竟年龄不小了,而且他也不是那种能打能杀的人,此时此刻,沙旺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两个男子,不自然的摇了摇头,他笑呵呵的开口“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话音刚落,对面的一个男子微微一笑“帮宗拉维蒙给你带个好。”说完之后,男子上去一拳就抡倒了沙旺的脸上,另一个人上去就耗住了沙旺的脖颈,用力一拽,一把就把沙旺给拖到了地上,两个人抬脚照着地上的沙旺就是一顿暴揍,下手极其的凶狠,拳脚相加,沙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顷刻之间,满脸的血迹,他躺在地上,痛苦的来回翻滚着身体,但是边上的两个人,却一点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个人先后殴打了沙旺好一会儿,看着沙旺躺在地上,几乎都不怎么动了,其中一个男子蹲了下来,他嘴角挂着笑容,看着躺在地上的沙旺,一脸残忍的笑容,接着,他轻轻的抓住了沙旺的手指,然后,用力一撅,就听见“咯吱~”的骨骼断裂的声音,随即沙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出,边上的另一人拿起来侧面的毛巾,就堵住了沙旺的嘴。

    几乎也是同一时间,边上的这个男子一把就耗住了沙旺的角落,用力的往后一拉,把沙旺的脚裸横在了床腿的边上,跟着他往后退了一步,起身抬脚一脚冲着沙旺的脚裸,用力的就踹了上去,这一下沙旺的脚裸明显的变形弯曲了,断骨之痛,这剧烈的疼痛,让沙旺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随即边上的两个人站了起来,看着昏迷过去的沙旺,其中一个人微微一笑,耗住了沙旺的脖颈,耗着沙旺的脖颈就到了房间里面的马桶边上,把沙旺的脑袋往下一按,就开始冲水,另外一个人,把侧面的水龙头也给打开了,都往沙旺的身上浇到,沙旺身上的血迹,这一刻,也被水给冲洗下去了不少,好一会儿的功夫,沙旺又有了反应,又开始挣扎,看着沙旺挣扎了,这两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沙旺这个时候翻身,一脸痛苦的表情,看着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其中一个往前踏了一步,上去一拳就抡倒了沙旺的脸上,结结实实的就是一下,沙旺往后一仰脑袋的功夫,男子按住了沙旺的脑袋,冲着边上的墙上就开始撞“咣,咣!”的连续连续两下,沙旺的鼻梁骨都歪了,男子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不停的按着他的脑袋往上撞,边上一下接着一下的声音,沙旺整个人已经彻底蒙了,这一下一下的,很快,边上另外一个人拉住了自己的同伙。

    “行了,别直接弄死了,得慢慢来,如果死了的话,会有麻烦的。”边上的男子说完,这两个人才一起收手,但是收手之后,两个人有些戏虐的看躺在地上的沙旺,跟着,从边上微微一笑,解开裤子,照着沙旺的脸上,就开始撒尿……

    依旧是清莱府监狱,另外一个房间内,沙旺的秘书面前也站着两个男子,现在沙旺的秘书,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迹,鼻梁骨塌陷了,一条胳膊聋拉着,整个人蜷缩在房间的角落,这两个男子盯着沙旺的秘书,其中一个伸手一指他“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老实交代,好好配合的话,相信我,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我已经说过了。”沙旺的秘书从边上十分的平静,声音不大,但是说话的语调,确是那么的坚定,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与沙旺先生无关,他是被诬陷的。”

    对面的两个男子听到这,其中一个起身从兜里面就拿出来了一把类似于锥子一样的铁家伙,他直接耗住了沙旺秘书的脖颈,把这个铁锥子,就顶到了他的脖颈处“命是你自己的,说出来了,保全你的性命,不说话的话,那你就给你主子去送命。”

    沙旺的秘书依旧没有丝毫的动容,只是笑了起来,那一嘴嘲讽的笑容“我很早之前就和你们说过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或许是他的笑容,激怒了对面的男子,对面的男子显得十分的愤怒,他叫骂了一句,抬手就把锥子,生生的刺入了沙旺秘书的脖颈当当中,沙旺的秘书这一刻,睁大了也眼睛,他抓着对面男子的手腕,说话也说不出来了,鲜血顺着他的脖颈处不停的往下流,边上的两人冲着沙旺的秘书再笑,似乎再欣赏着他的死亡一样,很快,其中一个人抬手就把锥子给拔了出来,鲜血瞬间喷了出来,喷了他整整一脸,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边舔,还一边品尝,鲜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多,他手上攥着锥子,冷酷狰狞的面容,再次不停的扎了上去。

    再缅甸与印度的交界地带,缅甸的那加山区附近,有一处小村子,叫米纳村,这个米纳村,是附近的第一大村了,来往流动人口繁多,而且村子上面有一处贸易集市,附近所有的村子,以及一些商人,都来这里淘宝,现在就在村子当中的一户普通人家门口,王赢,古簪,两个人出现在了这里,王赢已经再门口站了一分钟了,但是他一直没有敲门,他皱着眉头,边上的古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是从边上安静的站着,许久之后,王赢转头看了眼古簪,眼神当中,似乎流露着一丝纠结。

    古簪知道王赢再纠结什么,他自己从边上开始敲门了,很快,大门打开了,刚打开的时候,居然没有人,王赢低头的时候,才看见了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的眼睛炯炯有神,皮肤白皙,尽管年龄很小,还不到王赢的腰处,但是小孩子的很帅气,眉宇之中,五官轮廓,与王赢是那么的相似,现在随便站过来一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绝对是一家子,看见这个小孩子的时候,王赢一瞬间,内心充满了愧疚,那种身为父亲的愧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管过孩子,再院子里面,巴莎坐在那里,正在沏茶,看见王赢的时候,巴莎起身笑了笑,看得出来,巴莎这些年的变化也不小,真的有点人母的样子了,与之前那个彪悍的小太妹,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再巴莎的身边,静馨居然也在,她冲着王赢笑了笑,也伸手和王赢打了一个招呼。

    小孩子大大的眼睛,盯着王赢,许久之后“你是我的爸爸吗?”这一口流利的汉语。

    王赢这个时候蹲了下来,他直接抱住了孩子,小孩子的反应有些木讷,片刻之后,小孩子双手抱住了王赢的脖颈“爸爸。”他这一声叫吼,王赢的眼泪差点没有控制住,他抱起来孩子,就进了房间,他没有与任何人说话,回到房间的时候,就陪着孩子玩了起来,足足好几个小时,王赢都没有踏出房间的大门,他对于眼前的孩子,也是真的充满了亏欠,而且说实话,王赢之前一直都是很反感巴莎,还有巴蛇的,但是当看见自己儿子的那一刻,王赢突然之间,就再也恨不起来巴莎了,毕竟是孩子的母亲,这么多年,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而且,巴莎明显的没有再婚,毕竟是一个将军世家,未婚先孕就算了,还养了这么大,巴莎想来这么长时间,也遭受了不少了非议。

    王赢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巴莎从边上显得还是挺谨慎的,她冲着王赢尴尬的笑了笑,毕竟是个大老爷们,王赢往前走了两步,自己看着面前的茶杯,他顺手端起来茶,冲着巴莎开口“这些年,一个人带孩子,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