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2218】重回季家

【2218】重回季家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季母的话让季非离彻底愣在原地。

    离开安琪,回到季家?

    怎么可能?

    他们口中的贱人是自己真心相爱的女人,他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如果真让他们分开,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季母似乎看穿季非离的心思,脱口道,“怎么?舍不得那个贱人?”

    “她不是贱人,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抛弃她。”季非离的态度很明显。

    “非离,你起来。”季母拽着季非离起身,抬眸深邃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宁可离开季家也要选择她?”

    季非离语气坚定,“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抛弃她的。”

    季父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隐隐之中还透着满满的愤怒,“滚!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不孝子。”

    季非离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他竟然赶自己走?

    一气之下,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突然停了下来。

    他想到安琪对自己的嘱托,还答应她要带她回到季家。

    这个时候,他又怎么能轻易离开?

    如果真的离开,那岂不是会让安琪失望?然后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他厚着脸皮,回眸,语调有些复杂,“那您说,究竟怎样才能让我们回来?”

    “想回来?”季父额脸上,顿时不满阴霾。

    “嗯。”季非离点头应了一声。

    “还是那句话,离开她,你才会拥有属于你的一切!”季父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您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们?”

    “因为有她在,季家总有一天会毁在她的手上。”季父气恼的吼着,“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公司就这样毁掉?还是说你心里压根就没有这个家?”

    季非离一脸认真的保证着,“我向您保证,安琪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如果她真的图谋不轨,那她为什么要三翻四次的答应您去谈合作案?”

    “人心难测。”

    “就算有遭一日,她这的有什么,我也会好好为您守护好公司。”

    季母立马否决掉,想起安琪对她的举动,她就会有些担惊受怕,“我绝对不会允许这个贱人再踏进季家一步,我可不想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季非离皱眉,下意识的为安琪开脱,“您怎么也跟爸一样?我都说了她只是一时激动,并无他意,您怎么偏不听。”

    “真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跟我们顶嘴,你还把我们长辈放在眼里吗?”季母神色有些失望。

    “无论如何,我都是您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所以我们这是无法都改变的关系。”季非离见他们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只好套着近乎。

    季母心里的恨意逐渐加深,“你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跟我套近乎?甚至还给你爸下跪?我告诉你,就算这样,我们也不会轻易就原谅他们。”

    “……”

    她沉默了几秒,方才又道,“不管你做任何事情我们当父母的都可以原谅,唯独她不可以!”

    唯独她不可以!

    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她做出了伤害季家的事情?

    看着傻傻站在原地发愣的季非离,再道,

    “如果你愿意跟他离婚,季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们就只能将你们一听赶出季家,让你们自生自灭。”

    绝交?

    自生自灭?

    如果自己真的被赶出季家,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再重回季家?

    眼下,他必须要留在这里,然后再见机行事。

    再三思索下,他最终开口,“是不是只要我离开安琪,你们就会让我留在这里,还是把我所拥有一切都还给我。”

    “是!”

    “你想清楚了?”

    季母和季父几乎是同一时间说道。

    季非离见状,强颜欢笑道,“其实,我这次回来就是跟她受够了那种苦日子,我不想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她吗?”

    “我是爱她,可是我更爱我的家人。”

    “你如果爱我们话,那天就不会跟她走而抛下我们。”

    “我现在不是后悔了。”季非离衣服真心悔过的样子。

    “刚刚还一副为了他什么都愿意放弃的样子,怎么眨眼睛就改变态度了?”季父面对季非离的态度有些好奇,心里更多的是怀疑。

    “我思前想后,你们是我至亲至爱,血浓于血的家人,而她不过是一个陪伴我过日子的女人而已。”

    季非离故作一副真心悔过的样子,但他们谁都想不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非离,你在恨得想清楚了吗?”季母走在季非离的身边,挽着她的胳膊坐在沙发上,脸上露着慈祥的笑容,“我就知道你就舍不得抛下我们的。”

    季非离违心道,“俗话说的好,父母只有一个,而女人无数个,所以我绝不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季母全身打起十二分精神,“看来你爸当初限制你的所有经济来源还是挺管用的。”

    季父有些将手中的报纸排在她的面前,“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

    季非离的声音显然十分凝重,“您不相信我?”

    季父说出自己的想法,“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担心你被安琪所利用。”

    “前段时间传闻安琪被绑架的消息,我看压根就是她故意策划的这一切,韦德就是从你手里片一大笔钱,结果计划没得逞,反而一走了之。”季母眉心皱的紧紧的。

    “不是这样的。”季非离本能性的反驳道。

    “看来你心里还有她。”季母慧眼识珠。

    “我……”季非离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初识到现在,他的心一直在为她跳动着。

    从未想过要放弃她,甚至不想离开她。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他必须要以大局为重。

    “你们……”他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站在安琪这边,“其实这件事情安琪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季母没好气的瞪了季非离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向着她说话,难不成你刚刚在骗我们?”

    “没有。”

    季非离顿时有种宝宝心里苦的感觉。

    他实在没办法,只好将事情推在李浩身上,“是那个报社的记者威胁安琪,她不答应所以才会悄无声息的被绑架。”

    季母终止话题,“好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她的事情。”

    她衣服慈母的样子,“这些天真是苦了你了,妈让李妈做一些你最爱吃的菜,你先上楼好好洗个热水澡,把那一身晦气全都洗掉,千万别挡住你的好运。”

    “我不饿。”季非离哪有心思吃饭,现在满脑子离装的都是安琪的安危。

    “不吃怎么能行呢,你看你都瘦了一大圈了。”季母有些心疼。

    “我累了,先上楼休息一会。”

    季非离找了个借口离开。

    ***

    季非离刚进卧室就直接将门反锁。

    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置于耳边,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可是悦耳的彩铃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耳边响起,却依旧无人接听。

    他不甘心的再次拨了过去,依旧无人接听。

    掐断电话,编辑了一条信息:他们现在还在气头上,有时间我会跟他们说清楚接你回来,这段时间就先委屈你在外面住一段时间。

    他带着沉重的步伐走道浴室,打开花洒,任由冷水洒在自己的额身上,却毫无知觉。

    他们在这里的一点一滴,瞬间涌入自己的脑海里。

    有喜有悲,一切就好像近在眼前。

    就这样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才缓过神。

    简单的擦洗了身体,便离开浴室。

    刚出浴室就顺着门缝传来了敲门声,还没开口,接着又传来季母的声音,“非离……”

    “妈,您稍等,我换件衣服。”

    季非离随意穿了件衣服便朝门口走去,开门,目光落在季母的身上,“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饭好了,下楼吃点吧。”

    “我真的不饿。”

    季母看着季非离那微微泛着红晕的眼睛,直接问道,“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贱人?”

    季非离下意识的避开季母的眼神,解释道,“您误会了,我只是在想最近发生的一切事而已。”

    “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还是放宽心该干嘛干嘛。”

    季母拉起季非离的手,“我们去吃饭。”

    季非离没有拒绝,只是默默的跟在季母的身后。

    餐桌上,季非离不再像以往那样有说有笑,反而边的沉默寡言起来。

    季母很热情的夹了快虾放在季非离的面前,“你不是最爱吃虾么,多吃点。”

    季非离看到虾的那一刻,他的眼眶变得通红起来。

    想到为安琪拨虾的那一刻,心里满满的都是回忆。

    “你是不是又在想那个贱女人?”季母察觉到季非离的脸色,将手中的筷子扔在桌子上,嗔恼道。

    “她毕竟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想要将她从我的脑海里抹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季非离的声音有些沉,“毕竟她本性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你还是别替她说好话了。”季母皱眉,警告道,“你以后别在这个家里提到在这个名字。”

    “我……”

    季母当即拦下季非离的话,“有时间的话整理一下离婚资料,抽空把婚离了,你放心,妈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比她好千倍万倍的女人。”

    季非离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直接岔开,“我想一个人静静,”

    “你自己慢慢吃。”

    季母抛下一句话便直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