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2197】人间蒸发

【2197】人间蒸发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午后阳光暖暖的照射在安琪的身上,缓缓的闭上眼睛。

    病房内的气氛格外安静。

    季非离笑着苹果,“你是不是还在为他们的事情而担心?”

    童雪脸色变得苍白,“她明明就是杀害孩子的凶手,可爸为什么还要一直向着他们,甚至还把我们赶出来,让你身无分文。”

    “我不在乎。”

    在季非离的心里,没有比安琪更重要的了。

    不管为她放弃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真的不忍心看着你为了我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安琪说着,眼眸就不由的猩红起来。

    季非离拿了一个苹果,随后又拿了个一把小刀,边削边说,“我帮你削个苹果吧。”

    安琪摇了摇头,“我不想吃。”

    “医生说了让你多吃点水果。”季非离继续手里的动作,继续说道。

    “你说,他们下午会搞出什么名堂?”

    这个问题,才是安琪心里一直所担忧的。

    如果事情曝光,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说不定还会让他们离婚,那她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岂不是瞎折腾?

    “不管搞出什么名堂,他们都是杀人凶手。”季非离将苹果递在安琪的面前,声音沉重的缓缓吐出两个字,“吃吧。”

    “……”顾恩恩再三犹豫,最终还是将苹果拿在手中,“不如我们下午过去看看?”

    “万万不可!万一是他们下的圈套怎么办?”季非离抬眸。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能搞出什么名堂?”安琪起身,缓缓的靠在了床头。

    “如果他们没有任何的目的,又什么药让你下午到诊所?”季非离冷峻如雕的脸上除了冷漠,没有多余的表情,“你该不会忘记你是怎么来医院的了吧?”

    “我当然不会忘记,他们说有一种能回到过去的催眠术,我就是想亲眼见证一下她究竟是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药。”安琪看向了季非离。

    “李妈就是铁证如山的证人,难不成他们还能说你是凶手不成?”

    安琪一听,一脸惊愕,没有多说什么。

    “好端端的你脸色怎么能这么差?”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安琪随意找了个借口,将苹果重新递在季非离的手中,缓缓躺在了床上。

    季非离扶着安琪躺在床上,亲自为她盖好被子,“那你先休息会。”

    看着她缓缓的闭上眼睛,脸上划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他起身离开病房。

    安琪听着那碎碎的脚步声渐渐的消失,起身,环视了下病房,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下午你帮我召集人群去诊所一探究竟,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不利,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帮我毁掉他们的计划。”

    “这好说,但是——”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只要你帮我办成,钱的事情好说。”

    安琪匆匆的说完一句话,便直接掐断电话。

    生怕季非离发现端倪,只好继续钻在被子里,再次闭上眼睛。

    ——

    两个小时后,病房内传来了一个声音。

    安琪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猛然惊醒。

    她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脸色一点一点的拉下了一道黑线:原来今天下午真的是他们的一个圈套。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季非离眼底透着满

    满的关心。

    “没什么。”安琪将男人传来的文件打开递在季非离的手中,“果然跟你想的一样。”

    “嗯?”季非离疑惑的接过安琪手中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声滑动着。

    沉默了几秒,方才说道,“还好你没有去,不然的话肯定中了他们的圈套。”

    安琪皱眉,“他们这是放长线钓大鱼。”

    季非离仿佛有些不满,“看来他们是想一直与我们作对下去了。”

    “那怎么办?”

    安琪不敢让季非离知道她安排了记者而故意搅黄他们的计划,更不敢让他继续追问下去。

    “你放心,一切有我。”季非离坐在安琪的身边,臂膀紧紧的包裹着她。

    “你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对不对?”

    “当然!”

    “我想吃冰激凌。”安琪可怜兮兮的看着季非离,娇憨的说着。

    “你身体还没好,等你好了,一次性吃个够。”季非离生怕安琪的身体出现任何异样,委婉些的拒绝。

    “我不,我就要现在吃。”安琪眨巴着眼睛。

    “可是……”

    安琪直接打断季非离的话,“你就帮我去买,好不好?”

    季非离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那你乖乖在这里等我。”

    安琪嘟着红唇,点头如捣蒜的应道,“好。”

    季非离轻轻的在安琪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便起身离开。

    ……

    季非离拎着购物袋径自上了VIP客房。

    推开病房,下意识的看向了病床……

    空空的床上压根就没有人影?

    他走了进去,将购物袋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看了眼露台随后又看向了卫生间,门敞开着……

    “安琪?”季非离喊了声,没有人应答,“安琪?”

    他伸手敲了下那虚掩的门,“安琪?”

    没人?

    她去了哪里?

    他闭了下眼睛,随即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可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他不停的打,依旧无人接听。

    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去了哪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他皱眉,转身离开病房,“麻烦问下,病房里的病人去了哪里?”

    护士一脸迷茫,“她不是一直待在病房吗?”

    “没人在。”季非离微微皱眉。

    “不可能,我刚刚还见她躺在病床上,怎么可能没人呢?”护士有些不相信。

    季非离的声音透着说不清的情绪,“真的没人,整个病房我都找遍了都没看见她的身影,会不会是主治医生喊她过去?”

    “可是我压根就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护士话落,顿时慌了,急忙跑进了病房,里里外外翻找了遍,却没有看见安琪的身影。

    “怎么可能?刚刚还在,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在了?难不成人间蒸发了?”护士低喃一声。

    “这里有没有监控?”

    “有。”

    护士说完就朝护士站的监控区走去,一圈下来,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真是见鬼了。”

    另一个护士喃喃自语,“好好的一个人该不会是在病房内人间蒸发了吧?”

    “不可能!”季非离反驳道,“我的女人在你们医院丢失,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

    释。”

    “还不赶紧去找院长。”另一个护士提议道。

    “我这就去。”护士急的都快要哭了。

    季非离看着她的背影喊了声,“等等!”

    护士停下脚步,回眸看向了季非离,疑惑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季非离的眉心皱的更紧了,“通知院长就能找出我的女人了吗?”

    “我——”

    护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外界知道你们医院有通天的本领能把我的女人弄丢,那日后肯定会受到影响。”

    季非离的话,护士不得不沉思。

    如果船样出去,自己势必会受到牵连。

    随后,耳旁再次传来季非离的声音,“我不希望此事宣扬出去。”

    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生出更多事端。

    更不想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转移在他们身上。

    护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急忙点头答应。

    ——

    此时,季非离像发了疯似的在医院内寻找着安琪,可是很长一段时间依旧没有她的踪迹。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爸……”

    “我没打电话找你,你竟然还有脸给我打电话。”电话里传来季父那浓浓的斥责。

    “安琪不见了……”季非离一副快哭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

    “不见了好。”季父满不在乎的说着。

    季非离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红着眼眶傻傻的坐在原地。

    这是他第一次这般无助。

    没有安琪,他甚至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

    就连呼吸也逐渐变得困难起来。

    季父鹰眸凌厉的看向了不远处,“她失踪了?”不等季非离说话,随即又道,“眼下这个局面,她自然不愿跟着你受苦,肯定是拿着钱跑了。”

    “钱?”季非离轻咦。

    “你妈给你打的五十万别以为我不知道。”

    “是她告诉您的吗?”

    “当时我就在身边,只不过没有拆穿她罢了。”季父凭着自己的感觉将所有的错全部扣在安琪的身上,“肯定是她觉得你翻不了身,所以就拿着钱跑了。”

    “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的事情,而且刚刚我们还在一起探讨接下来的生活,怎么眨眼间的功夫就失踪了呢?”季非离神色顿时一凛,还来不及去想,就抬步朝病房走去。

    季父的脸上全然是凝重,“她这是在迷惑你的心,你懂不懂?”

    他顿了下,补充道,“俗话说的好,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难临头各自飞?

    她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季非离的鹰眸深深的凝视着那空空如也的病床,薄唇渐渐的呡成了一条直线,什么也没说,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砰——

    手机不知何时已经从手上滑落。

    她走了?

    她真的离开自己了?

    不可能!

    他们那么相爱,她怎么能轻易离开自己?

    或者,她是故意支开自己?

    心里越想越乱,知道最后,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他不相信她会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更不相信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

    大脑突然想到一个地方,难道她被顾恩恩带走了?

    起身,撒腿跑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