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1986】粉身碎骨也要拉你当背垫

【1986】粉身碎骨也要拉你当背垫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安琪看着他们离开以后便找了个借口回到卧室。

    拿着手机钻进浴室,关门反锁。

    打开花洒,拨了一通电话。

    几秒后,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不要……嗯……啊……”

    明显是在做一些不和谐的运动。

    安琪皱眉,冲着电话里头喊道,“张巍腾!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立马停止你的动作,竟然你收了我的钱,你就先把这件事情给我解释清楚。”

    张巍腾似乎没把安琪的话放在耳边,继续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别停……”

    安琪见状,直接掐断电话,将手机随手一扔。

    手攥起拳头,一拳挥在洗脸池上。

    指缝瞬间溢出鲜红的血丝,她不由的闷哼一声。

    咬着牙,开口骂道,“该死!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姑奶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着顾恩恩竟然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心里忍不住震惊了下。

    可是看着手机里面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她顿时觉得不安起来。

    五分钟后,一个声音突然打断她的思绪。

    她将视线转移在手机上,缓缓靠近,看着那熟悉的号码,手机轻轻一滑,直接置于耳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怎么?你这大忙人终于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都怪那女人不懂事随便乱接我的电话,让你听到了一些烦心的事情。”手机里传来张巍腾那粗喘的声音。

    “没想到火烧眉头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去做那些事情,真是让我对你无话可说。”安琪抱着手机坐在马桶上,恨不得冲在张巍腾的面前将他碎尸万段。

    “什么事这么急?”

    “你还好意思问我?”安琪皱眉,直接步入正题,“我不是让你昨天帮我办一件事,怎么她今天还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你是不是收了钱就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张巍腾衣服满不在意的表情。

    安琪的目光转移在门上,认真的额听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听你这话好像话里有话。”

    “昨晚你的手机一直在关机状态,并不是我无意不想告诉你。”

    张巍腾沉默了足足有十秒钟的时间,才开口说道,“据S市的眼线跟我说,他们昨晚事情败落被带到警察局了,还好我即使将与他们联系的手机号注销,不然我现在已经被你连累到了。”

    “什么?”

    安琪惊愕的看着前方,大脑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你是说他们被抓起来了?”

    “像季非凡那样的人我想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想你不想我因此而被连累,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虽然他混。

    他贱。

    但是他绝不会被任何女人所连累。

    包括安琪。

    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钱财利益和男女之间的暧昧才是最真实的。

    “你混蛋!收了我的钱不好好替我办事,竟然还想把自己洗的一清二白,想都别想。”安琪不顾任何颜面破口大骂。

    “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翻脸无情,还好我之前将我们之间的通话录音全部保存下来,你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跌到万丈深渊。”

    张巍腾

    原本念在他们以往的情分上多多少少还留点面子。

    没想到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忍耐性。

    为了他的以后,他只能继续威胁。

    “你……你撒谎!”安琪恼羞成怒。

    “怎么?你若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传过去。”

    言毕,张巍腾便掐断电话。

    几秒后,安琪的手机一响,传来一个文件。

    点开,那熟悉的声音和每一字每一句全部印在她的脑海里。

    原来他真的没有撒谎。

    她急忙将录音删除,手机再次响起。

    她淡然的接起,再次传来那熟悉的声音,“我到不怕,只怕到头来那个受伤最严重的人是你。”

    “哈哈哈……”

    他大声的笑着,那笑声里明显带着满满嘲讽。

    “你真阴。”安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被抓到警察局的?”

    “据说遇到警察查房,不巧顾恩恩趁机求救找来季非凡……”

    安琪的脑袋’嗡嗡嗡‘的做响,“好了,你别在说下去了,我知道了。”

    屋外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安琪,你还好吗?怎么进去那么就还不出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琪突然屏住呼吸,生怕被季非离发现任何的端倪。

    渐渐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道,“我没事,马上就好。”

    随即又冲着电话里匆匆警告道,“你若将这份录音对外泄露,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拉你当背垫。”

    张巍腾眼角抽搐了下,唇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提醒道,“只要你不要处处与我这般口气,兴许我还会好好考虑一下。”

    “你……这件事情等我有时间再跟你说。”

    安琪被门外的声音催的直接掐断电话。

    脱掉衣服,站在花洒下将自己打湿,随后又裹着浴巾朝门口走去。

    缓缓开门,看见季非离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准备开门。

    下一秒,他直接被一个强大的力量向前倾去。

    窝在她的怀里,耳畔传来那关怀的语调,“你吓死我了,若再不开门我就要拿着钥匙冲进去了。”

    松开她,横抱起她朝大床上走去,手很自然的放在她的胸口处上,道,“怎么样?胃口还疼吗?”

    “还有一点。”

    安琪点头应道。

    “把这喝了。”季非离手里端着碗放在安琪的面前,命令道。

    “这是什么?”安琪看着碗里那淡黄色的液体,反问道。

    “姜汤,听说有暖胃的功能。”

    其实,季非离也是听李妈说的。

    所以才会端来给安琪。

    “可不可以不喝?”安琪皱眉,从小,她最怕喝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可以!”

    季非离回答的干脆,丝毫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安琪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抱着姜汤一口一口的咽在了肚子里。

    她嘟着红唇,委屈的眼神看着季非离,有些不满的道,“都怪顾恩恩,她这一大清早来是什么意思?还说自己昨天遭遇意外?难道她又想将脏水泼在我的身上吗?”

    “岂有此理!”季非离的情绪被安

    琪带动起来,嗔恼道。

    “我就是好奇她口中的意外到底是什么?”安琪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

    “管它是什么,反正与我们无关。”

    “昨天的寿宴上真的已经很用心了,但是却被她钻了个空子,竟然还找来老爷子的旧友,这明白的就是要跟我作对。”安琪依旧不依不饶着。

    “那些事情跟本就不值得你生气,再说所有人都对你赞不绝口,又何必气自己呢。”季非离将安琪拥在自己的臂下,安抚道。

    “可是我一想到这些我就不由的想要生气,难道他这么做就是因为当初我们背叛她吗?”

    “既然你不舒服那你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爸那边我去帮你说。”

    季非离斜过身体勾了下安琪的鼻头,心疼的语气说着。

    安琪起身,脸上展现出痛苦的表情,弱弱的说着,“我休息会就没事了,再说公司肯定已经有很多设计稿等着我去处理,所以我不能休息下去了。”

    季非离是在不忍心在继续隐瞒下去,只好将事情交代出来,“你就别逞强了,公司的事情我都帮你处理完了,所以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对我真好。”

    安琪突然停留在一个画面,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再跟你请几天假回A市探望一下我的父母。”

    不等季非离开口,继续说着,“这几天我总梦到他们托梦给我说想我了……”

    她的话欲言又止。

    季非离看着安琪那渐渐猩红的眼眶,当即允了,“想回A市也要等你胃口好了点再说。”

    安琪激动的看着季非离问道,“这么说你批准了?”

    “等今天我安排好公司的事情我陪你一起去。”

    季非离的话一落,安琪傻傻的愣在原地。

    愣怔了片刻,说道,“可是公司没有你的帮忙爸肯定会责怪你的。”

    “可是我实在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回A市。”

    “A市我生我养我的地方,我那哪里生活了十几年,难道还会怕人欺负不成?”安琪抓着季非离的手,眼神幽幽的看着他又道,“再说我现在是你季非离的女人,难道还怕有人欺负我不成?”

    “那你今天好好在家休息一天,我帮你订明天机票。”

    安琪在在季非离的唇角上小啄了下,高兴的说着,“谢谢你。”

    季非凡看着眼前那害羞的女人,一把环住她即将要逃走的身体,“小狐狸,勾引完我就想逃吗?”

    “你若在待在这里,估计大厅一会就有人要发威了。”

    安琪见季非离那依旧不死心的样子,又道,“难道你是想让他们所有的人上来围观我们是如何恩爱的吗?”

    “我想好好疼疼你,若不是见你昨晚太累我早就把你吞了。”季非离凑在安琪的身边,手轻而易举的钳制着她的下颚,调侃道。

    “今晚好好赏你。”安琪双手环住季非离的脖颈,小声着,“不过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公司上班,我可不想挨骂。”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季非离依依不舍的松开安琪,离开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