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1776】只有你能帮我了

【1776】只有你能帮我了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恰巧安琪搂着张巍腾的胳膊朝茶馆走来。

    一进门,她就看见坐在大厅里的季非凡和顾恩恩。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下眼睛,再次看去。

    果然,坐在自己面前的真的是他们两人,而他们对面坐着的竟是薇薇安。

    她心里胡思乱想:他们来法国做什么?又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你在看什么?怎么不进去?”张巍腾伸手拍了下安琪的肩膀,将身体慢慢的向他的身边靠去。

    安琪整个人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急忙拉着张巍腾的手逃离现场。

    大概过了两分钟,张巍腾停下脚步,明显有些不耐烦,“不是说好了去茶馆找薇薇安谈合作案的事情吗?怎么好端端的又带我出来了?”

    “我看见顾恩恩和薇薇安在一起,她不是应该在国内吗?怎么来到了法国?对了,还有季非凡也在。”安琪仔细的思考着,突然她的脑海里想起了沉现出上学时的场景,喃喃自语,“我怎么会忘记他家是法国的。”

    “既然她家是法国的,那他们在这里情有可原,只是她们为什么会和薇薇安在一起?。”张巍腾的微微皱眉,声音有些担心的说道。

    安琪的情绪有些变化,双手不由的攥起,咬牙切齿的说道,“顾恩恩和季非凡会不会在帮季氏集团谈合作案的事情?”

    张巍腾的声音有些沉重,双眸却有些深不见底,“这个合作案不是姓季的那老头交给你了吗?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他先想把发支开你然后让你顾恩恩接手?”

    安琪质疑道,“调虎离山之计?”

    “那他们为什么会和薇薇安在一起?”

    “我不知道,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安琪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出来,随即从包包里拿出文件,做出了让人可怕的举动。

    她将文件朝垃圾桶扔去。

    张巍腾想要伸手去拦,不料却还是晚了一步。

    咣……

    纸张与垃圾桶的碰撞声传了出来。

    他便毫不犹豫的直接脱口而出,“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既然他们已经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又何必煞费苦心?”安琪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冷声道。

    “你知不知道那里面包括了你的多少心血,你怎么可以随便丢掉?”张巍腾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垃圾桶,下一秒,拉着她的胳膊朝垃圾桶走去,手微微一用力,她整个人便向垃圾桶倒去。

    随即,一个低吼的声音传在了她的耳边,“捡起来。”

    “我不!”安琪冷冷的抛出两个字。

    “我在说一遍,捡起来!”张巍腾不耐烦的低吼道。

    “我就不!”

    “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努力的一切白费吗?”张巍腾双手抱胸,身体不由的靠在了墙上,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

    “我……”

    安琪的话突然说道一半的时候突然不说了,立马抬眸看着张巍腾,好像在像他求救。

    张巍腾直接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扔在安琪的手里,拉着她的手腕朝原地返回。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拼命挣扎着,“你要带我去哪

    里?”

    “当然是找他们当面问清楚。”

    “不行!”

    安琪干脆利索的说着。

    “不去找他们,难道你就甘愿被蒙在鼓里吗?”张巍腾咬咬牙,一字一句的才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安琪停顿了下急促说着,“我宁愿丢掉这个项目也不想让他们将我们的关系透露出去。”

    “那你计划怎么办?”

    安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认真的思考着。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合作案的事情落在顾恩恩之手。

    更不愿意将自己和张巍腾的消息公布与众。

    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季非离。

    她拿出手机,翻出通话记录直接拨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那头传来季非离昏昏沉沉的声音,“喂……”

    “非离,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安琪这时才想起自己打的不是时候,声音明显有些歉意。

    “怎么会。”季非离听到安琪的声音,整个人立马变得清醒过来,好奇的问道,“这么晚找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恩恩和季非凡来法国了,你知道吗?”安琪抿了下唇角,直奔主题。

    “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忘记跟你说了。”季非离起身打开床头灯,伸手立起枕头,然后将身体靠在了床头柜上。

    安琪嘴角抽搐了下,憋了半天才开口问道,“那你知道他们来法国是有什么目的吗?”

    季非离一脸轻松的回答着,“他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估计是回去探望父母了吧。”

    “那他们为什么会和薇薇安在一起?”

    季非离没有回答,反而直接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

    “我刚刚跟踪薇薇安不小心发现的。”顾恩恩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他们会不会背着我们来和薇薇安谈合作?”

    很显然,季非离全然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不可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将合作案的事情交给你。”

    “也许是故意将我支开呢。”

    安琪偏头看了眼张巍腾,道,“我看顾恩恩他们根本就不想把这次的合作案交给我,还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可恨。”

    她沉默了两秒,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再道,“他们可真是用心良苦。”

    季非里听着安琪那有些愤怒的语调,安慰道,“你先别生气,等明天一早我起床问问爸。”

    “你猜,他们是不是就是受了爸的指使所以才来到法国?”

    季非离惊讶一声:“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我看他们就是借着谈婚事的事情背着我和薇薇安私自见面!”

    “好了,你先别生气,明天我自会给你答复。”季非里耐心的提醒着,“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千万别累着自己。”

    “你就别担心我了,等你问了爸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安琪暗暗沉叹了下。

    看着从季非离的口中没有任何的消息,脸上扬起了失落的表情。

    她挂断电话,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脑海里依旧回想着季非离刚刚说的话。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顾恩恩和季非凡真的是来探望父母的?和广告案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消息?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

    张巍腾看着她的样子,紧紧的跟在身后,关心的问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安琪摇了摇头应道。

    他问:“怎么样?”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明天给我答复。”安琪深邃的看了眼张巍腾,失望的表情露在脸上。

    “哼,他什么男人,身在季家竟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张巍腾的声音明显有些不屑。

    “不管她是因为结婚而回到法国,还是因为因为季氏,总之我是不会给她任何的机会。”安琪的声音透着不满,转身冲着张巍腾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张巍腾走在安琪的身边,伸手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问道,“什么忙?”

    安琪怕他们发现,本想拒绝,可是又怕张巍腾不愿意帮自己,眼睛眨巴着说道,“我想让你找人到T.E集团帮我在合作案的事情上顺利搞到老狐狸的签名和印章,这不是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了吗?”

    张巍腾在找人帮忙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的情况全部打听清楚,满脸挂着全是为难的模样,“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办。”

    安琪质疑道:“世界上难道还有你办不了的事情?”

    “不是我不忙你,是这件事情真的不好办。”张巍腾看着安琪那生气的样子,双手插兜,继续说着,“你以前跟我说的哪一件事情是我没有帮你办到的。”

    安琪嘴角嗡动了下,鼓足勇气说道,“我愿意用我的身体来满足你,只希望你能够答应帮我这个忙,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顾恩恩抢走这个合作案,它真的对我很重要,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它。”

    她真的愿意独处一切代价来得到自己的目的。

    然而,这一次却遭到张巍腾的拒绝,心里难免有些不爽,双手紧握,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的声音很坚决:“这次我真的帮不到你。”

    “你为了霸占我的身体,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满足你,我哪一次有拒绝过你?又有哪一次亏待过你?”话落,安琪的双眸渐渐的变得猩红,眼眶里氤氲着水雾。

    “T.E集团的实力有多大,我想你不是不知道,他们公司的管理有多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又岂能帮你搞到签名和印章,这明摆着就是……”张巍腾的话闷闷的从胸口传来,可是说到一半的时候却不说了。

    “是什么?”

    “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何况我是一个大活人。”

    安琪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脸上挂着两道平行线,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妆容已经被哭花。

    她才缓过神,伸手擦开眼泪,冲着张巍腾大声的呐喊道,“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她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自己最需要人帮助自己的时候却遭到拒绝。

    她一直觉得,他许是上天赐给她在成功道路上的帮手。

    可是没想到,心已被敲碎。

    她狠狠的将文件夹再次扔了出去,丝毫没有顾虑,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