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1329】给你个提示猜猜我是谁?

【1329】给你个提示猜猜我是谁?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得了绣球还不是最后环节,因为绣球的数量多,但奖品却是不一样的,所以得了绣球的人还要在舞台上再进行一轮抽奖,最后确定所得奖品。

    一听这规矩,萧依依当即皱起了眉头。

    她本以为得了奖品就完事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别的事情要做,所以想要放弃的想法再次升腾起来。

    可就在此时,主持人却伸手来抓萧依依的手腕,吓得萧依依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主持人瞬间有些尴尬,但很快就笑着说道:“这位美女很内向啊,不过没关系,大家鼓鼓掌,给这位美女打打气,让她勇敢的来摸一下几等奖,大家说好不好?”

    在主持人的带动下,舞台下面响起一片掌声。

    萧依依陡然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不太好,便讪讪的笑了笑,这才朝着抽奖箱走去。

    抽了个参与奖,算不得多好,只是送了一提卷纸。

    家里现在用的这些东西都是专人采购,然后特意送到家里的,根本不用萧依依再出来买。

    而至于送的这种卷纸,萧依依在下台后,便转手送给了之前给自己提议的大妈。

    被这种抽奖的活动一打扰,萧依依也没了想要继续散步散心的心情,正要转头找小柴回家,谁知却猛的被人捂住了嘴。

    萧依依一慌,下意识的想要挣脱,谁知腰间却突然一凉,冰冷尖锐的感觉让萧依依瞬间不敢再乱动。

    “别出声,老实点!”

    身后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狠狠的杀气。

    萧依依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劫持了,可看着周围已经脱离了热闹的人群,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里的异样。

    眼睛胡乱的动着,想要找到小柴的身影,可就在萧依依刚刚看到小柴高大的身影时,身后的人却突然挟持着自己一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走去。

    也不知道是小柴压根就没想到会有人在这么热闹的地方进行挟持,也有可能是身后的男子挡住了自己,总之萧依依直到被塞进面包车里,也没看到小柴追上来。

    几乎是被人推进车里,胳膊和膝盖被撞得生疼,还不等萧依依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就突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副驾驶的位置传来。

    “萧校长,咱们可是好久都没见了。”

    萧校长?

    这个称呼让萧依依浑身一震,猛的抬头朝着副驾驶看去,结果这一看,她却不由得一愣。

    眼前这个面色枯黄,脸庞消瘦,一对颧骨高高的凸着的女人是谁?

    “怎么,萧校长贵人多忘事,不认识我了?”

    那女人看到萧依依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得冷笑了几声,“也是,萧校长是生活在上流社会里的人,别说是现在的我了,就算是以前的我站在你面前,你应该也不会记得了吧!”

    “你,你到底是谁?”

    萧依依总觉得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像是在哪里听到的,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女人冷哼了一声,见挟持了萧依依的男人也上车了,便说道:“开车,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萧依依出来身边都是带着人的,如果被跟着她的人发现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面包车很快驶离,萧依依刚想伸手去拉开一旁的车门,但却发现自己身边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把尖刀,刀尖正对着自己。

    “萧校长,对吧?”一旁的男子阴阴一笑,

    说道:“我手里的刀也是见过血的,如果萧校长想再让它见血,我想,它一定会很愿意满足你的这个愿望的。”

    “你——”

    萧依依瞪向对方,却见对方邪邪一笑。

    说起来这个男人长相并不算差,中上等,只不过眼里满满的都是阴郁,让人看起来会觉得很不舒服,顺带着整个人的气势都是阴冷阴冷的,和司延所展现出来的冷酷又是完全的不同。

    “萧校长最好自己乖乖的把手机拿出来,否则,如果要是让我动手来的话,万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些不该碰到的位置,那么萧校长可就要多担待了。”

    阴冷男一边说着,眼神一边扫过萧依依的胸前。

    原本就不算小的两团肉,因为怀孕生子的关系,而变得更加丰满挺巧,萧依依也因为这两团肉的暴涨,而连着扩大了两个尺寸的衣服。

    可即便是这样,这些肉也还是有一种包不住的感觉。

    所以对方现在往这里一看,萧依依立刻就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心中很是恼怒,萧依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将自己的手机翻出来,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而对方的动作很快,一把便抓住了砸过来的手机,来回看了看,这才邪笑着,当着萧依依的面,将手机关掉,最后顺着车窗扔了出去。

    “你,你凭什么把我的手机扔出去?”萧依依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把自己的手机扔掉。

    自打萧依依之前出事之后,司延便让人在萧依依的手机里安放了可24小时不间断的跟踪装置。

    即便是手机被关机,也不会影响跟踪装置的运行。

    但是手机如果被扔出去的话,那么就算再厉害的跟踪装置,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的行踪。

    所以萧依依不仅是生气,更多的还是害怕。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抓自己,又想做什么?

    既然知道自己是萧校长,那是不是就说明这些人应该是和依依学校那面有关系的?

    萧依依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想要弄清楚一切,可却怎么也找不到头绪。

    面对萧依依的质问,阴冷男人没有说话,反倒是副驾驶的女人哼道:“萧依依,你有司延那么一个大靠山在身后,如果我们不多加小心的话,万一被什么玩意儿给暴露了藏身点,你说那样我们是不是就得不偿失了?”

    “你到底是谁?”

    萧依依能明显感觉到车上的三个人里,唯有那个副驾驶的女人对自己的敌意最为明显。

    “我?”

    那女人冷冷一笑,转过头,再次看向萧依依,“萧依依,萧大校长,你不会是现在还没想起来我是谁吧?难道我的脸,就那么不容易被认出来吗?”

    这一次,萧依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的看了一遍那个女人的脸,然后努力的回想。

    终于,萧依依在自己记忆中的某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与这个女人的脸有几分相似的面孔。

    只是一想到那个人的脸,在看看眼前的这位,萧依依又有些不确定了。

    这两个人的脸相差得有些多,一个是圆润的鹅蛋脸,而此时眼前的这个却几乎变成了骷髅面。

    唯有眼睛和眉毛看起来还有点相似的影子,至于其他的地方,萧依依虽然记不太清楚了,却也能感觉到二者的相似度不高。

    “怎么,还没想起来?”

    那女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呵呵,看来,是时候给你点提示了啊!”

    看到那女人对着自己一阵阴笑,萧依依没来由的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赶在对方再说话之前,不太确定的问道:“你……是郑芳芳?”

    “哟,还真不愧是做教育的,记性不错嘛!”

    郑芳芳一阵轻笑,可那声音却让萧依依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虽然刚刚感觉这个女人和郑芳芳是有几分相似,但是两个人相差得也太多了些。

    印象中的郑芳芳皮肤白皙,脸蛋圆润,一双眼睛很是有神,就像是会说话一样,水汪汪的很是迷人。

    但眼前这个女人却是肤色枯黄,脸蛋消瘦,那双眼睛虽然眼型看起来和记忆中的郑芳芳有几分相似,但却像是一潭死水一般,毫无神采可言。

    刚刚郑芳芳说要给自己提示的时候,萧依依只觉得一阵害怕,有一种她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的直觉,所以才会一着急,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哪曾想这猜测竟然就变成了真的。

    “郑,郑芳芳?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萧依依很是震惊的看着郑芳芳的侧脸。

    而郑芳芳此时正在低头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后,这才微微转头,斜睨着萧依依说道:“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难道你的好姐妹谭雨萌没有和你说过吗?难道你的男人司延也一个字都没和你提过?”

    “雨萌姐?司延?”

    萧依依一脸震惊的看着郑芳芳,一副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情况的样子。

    而郑芳芳却嗤笑一声,对一旁的司机,还有阴冷男说道:“你们看看,这还真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啊!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娇滴滴的,让我一个女人见了都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好好呵护呢!”

    这三个人的小声不由得让萧依依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些时候,萧依依的反应是有些慢,但却不是真的傻,她自然听得出来郑芳芳的话里面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不怀好意。

    而另外两个男人,自然也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可就是因为太明白这些了,萧依依心里毛毛的感觉越来越厉害,甚至让她有一种恨不得分分钟跳车逃跑的冲动。

    但是看着自己这一侧外的车流不息,萧依依到底还是放弃了跳车的想法。

    现在就坐在车上,虽然心理压力会大一些,恐惧感会多一些,但至少还能寄希望在司延能很快知道自己上,但是如果现在跳车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只有噶屁朝天,小命不保了。

    她还有父母,还有爱人,还有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宝宝,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萧依依都认为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既然不能跳车逃跑,那么,就只有保持冷静,等待着司延的救援了。

    看着刚刚还又是紧张又是害怕的萧依依,转眼间变得平静许多,郑芳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立刻质问道:“萧依依,你还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没什么主意。”

    冷静下来的萧依依显得平静许多,“我只是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而已,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我知道,就算我吻了,你们也不一定说,所以,叫我就这样乖乖的坐在这里,等着你们用行动回答我就好了,不是吗?”

    “牙尖嘴利。”

    郑芳芳阴森森的瞪了一眼萧依依,然后对阴冷男说道:“你好好看住她,这个女人,能从一个山村妞变成司太太,手段可是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