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1227】他唯一的听众

【1227】他唯一的听众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别墅里的医疗设备是很齐全,而且有些设备的档次要比医院的还好。

    可再好的设备也是需要人来操作的,眼下别墅里就只有欧阳贺正和谭雨萌两个医务人员,想要救人的同时再去操作那些设备,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司延也不是没想过找专业的医疗团队过来,欧阳贺正也不是没动过这样的想法,可一想到有些事不能让萧依依知道,如果人多了,难免会出现人多嘴杂的情况。

    再一个男男女女的混在在一起,万一真出了什么乱子,那才叫糟糕。

    左右一些临时情况欧阳贺正和谭雨萌完全可以搞定,所以就算是出现了什么特别严重,需要很多仪器的情况,到时候他俩也可以坚持着将萧依依送到医院。

    一句“还要观察一个晚上”,当即让四位老人脸色一变,也顾不上什么想不想得到了,赶忙朝着楼上走去。

    虽然他们没有欧阳贺正的医书,也不像谭雨萌那样可以当专业护士,但终究是至亲,他们看着萧依依,哪怕是什么都做不了,心里多少也能好受些。

    谭雨萌拨通了司延的电话,很快就有人接起,对方一听说是谭雨萌,马上将电话交给了正在开会的司延。

    在下楼的过程当中,谭雨萌就已经有了决定,要将事情的经过说仔细,这样一来,也方便司延想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没孩子这件事已经被萧依依知道了,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还需要司延来掌舵。

    “什么?听到了?”

    司延一听萧依依偷听到了四位老人的聊天内容,当即一急,猛的站了起来,直接把参加会议的其他人吓了一跳。

    大家解释你看我,我看你,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却又谁都不敢开口询问。

    “我马上回去,一切都等我回去以后再说!”

    司延挂断电话,直接交代了句让易辰浩负责会议继续召开,而他本人则是急匆匆的离开了会议室。

    一路上车子飞飙,司延眉头紧皱,脑海里只觉得乱糟糟的一团。

    一想到萧依依已经知道了自己流产的消息,司延攥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起了白。

    那个孩子,不仅是萧依依的,也是他司延的。

    当得知他和萧依依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的时候,司延简直要疯了一样。

    雨水中,萧依依身下流淌的红色的血水,混在积水中,那么刺眼,那是一条小生命的离世。

    当时司延以为萧依依受伤了,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等他知道那是流产的现象后,司延二话没说,直接让人准备了国内最传统的香和火烛。

    在那一片血水流过的地方,司延点燃了香和火烛,没有下跪,却是低下头鞠了一躬,久久没有站起身子。

    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一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长得是像自己还是像萧依依的孩子。

    它就这么消逝了,作为父亲,司延能做的却只有这样的一鞠躬。

    萧依依的情况还不稳定,脑子里有淤血,所带来的结局还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甚至会不会影响生命安全都不确定,所以司延不敢也不能将流产这件事说给萧依依听。

    司延只是在等,等着萧依依的身体恢复,等着萧依依恢复记忆,如果她对那个孩子的事还有印象,那么,他就会把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到时候萧依依对于孩子

    的事完全没印象,那么司延会选择将这件事藏一辈子,一辈子都不让萧依依知道,不让她有机会难过。

    然而所有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萧依依知道了这件事,司延简直不敢相信这种状态下的萧依依得知这件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她本就不认识自己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个人的关系有了缓和,可是,如果知道了那个孩子就这么没了,那么他们夫妻俩又该再怎么面对?

    司延在怕,他怕经过这件事以后,萧依依就再也不愿意见他,再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车子一路飞飙,原本高速开车也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家的路程,竟然让司延活生生的再次压缩到了二十五分钟。

    当车子停在别墅门前,司延却又不敢下车了。

    不知道萧依依现在是什么情况,司延是很想去看的,但他又怕看到萧依依后,看到的事那双比失忆时还要冰冷无情的眼神。

    “先生。”

    于妈走到了车门旁边,柔声说道:“夫人还没醒,去看看吧!”

    于妈跟在司延身边伺候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对于这个孩子,于妈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别人看不透司延的情绪,可于妈却能,所以看到司延此刻的样子,于妈就知道这个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男人,其实是在害怕。

    至于他在害怕什么,于妈不忍心去猜,哪怕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

    司延看了一眼于妈,很是艰难的说道:“于妈,我,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你和夫人的缘分,不会只有这么浅薄短暂的。你要相信她,相信你们之间的爱情,不要忘了当初在婚礼上你们的誓言。这世上,什么人你都可以放弃,唯有她,你要坚守。”

    于妈的声音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低,低得只能让司延这么近的距离听清楚而已。

    语气也并不高昂,反倒更像是在哄着婴孩睡觉那般轻柔。

    可就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音量,说出来的这样的话,却让司延瞬间有了信心。

    就像是漂泊在茫茫无际大海之中的一艘小船,终于找到了灯塔,终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似的。

    “谢谢你,于妈。”

    司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推开车门,下车,给了于妈一个拥抱,这才转过身,坚定的、勇敢的走了进去。

    看着这样的身影,于妈点点头,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样的司延,才是她看着长大的那个强大无比的孩子,即便是遇上了再大的困难,他也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当司延赶到萧依依所在的卧室时,其他人都在这里守着。

    顾桂芝和曹安娜红着眼睛,时不时的擦擦眼泪,摆明了是想哭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站在门口的谭雨萌最先发现司延进来,忙低声喊道:“司总裁!”

    因为她这一声低喊,其他人也都将视线转移过来。

    司延并没有看其他人,而是直接看着萧依依,并且一步步的朝着她走过去。

    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却也不是非常糟糕,只是眉头紧皱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格外心疼。

    一旁的欧阳贺正站起身,走到司延身旁,很平静的说道:“现在看情况很稳定,只不过还需要观察一个晚上。至于人什么时候会醒,我也说不

    准。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去安排医院那面,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他们也好在第一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

    “嗯。”

    司延点点头,就这样和欧阳贺正擦肩而过。

    待欧阳贺正出去后,谭雨萌也跟着出去,这样一来,房间里也就没有了外人。

    桑明朗看了一眼其他三个人,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才走到司延身旁,小声说道:“小延啊,今天这事……”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司延并没有给桑明朗说下去的机会,他甚至看都没看他们四位老人一眼。

    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因为他们的疏忽而让这个小女人提前知道了,要说不生气,那绝对是假的。

    可司延却不想爆发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是萧依依的父母。

    如果萧依依没有失忆的话,司延能猜到,这个小女人一定不会希望自己对她的父母们发火。

    所以为了萧依依,哪怕是在生气的事,司延都能忍。

    桑明朗看着司延已经彻底冷下来的脸色,哪里还能不明白对方已经非常气愤,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不愿意对他们几个发火而已。

    再看萧依依此时昏迷不醒的情况,桑明朗只好转过身,对其他三个人说道:“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小延应该会有很多话想和依依说,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影响他们了。”

    “可是……”

    顾桂芝担心萧依依的情况,自然不肯这么轻易的就出去。

    不过一旁的萧国成却拽了拽她的袖子,低声说道:“咱们先出去吧!让小延先在这儿盯着,回头他累了,咱们也好过来接班。否则大家都守在这里,等大家都累了,就该没人陪着依依了。”

    这番话是真的说动了顾桂芝。

    只要是为了萧依依,让她现在出去,顾桂芝愿意这么做。

    桑明朗走在最后,离开之前,将房门仔细关好。

    房间里终于没了别人在,司延微微的松了口气,起身去洗手间洗过手,又换了身家居服,这才重新坐在床边。

    将那只小手握在掌心里,司延轻轻的呢喃,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唯有那个昏迷不醒的萧依依是他唯一的听众。

    而此时的萧依依正在一片混沌中奔跑,周围没有声音,又好像非常嘈杂,总之她什么都听不清楚。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哭了多久,萧依依终于停下了脚步,直接跌倒在地上,双手拄地,大口的呼吸。

    眼泪顺着嘴角流进嘴里,可她却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似的。

    感觉到呼吸终于顺畅些了,萧依依再抬头,才发现自己眼前的画面终于不再是那一片灰白混沌,而是变成了巴黎的某个街头。

    街道上,车流不息,也有在不停赶路的人们,就在萧依依这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时候,却看到街对面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定睛一看,萧依依却不由得一愣。

    那个人,不是自己吗?

    一身利落的短发,白色的T恤和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那一身的自己,是萧依依所熟悉的自己。

    或者可以说是整个大学生活中,夏天里的自己最常穿的打扮。

    而此时的那个自己正仰着头看着什么,萧依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见自己的斜后方有一座很是漂亮的高层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