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544】恩恩,我们演场戏

甜妻 【544】恩恩,我们演场戏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清晨的阳光明亮而耀眼,一缕一缕穿过窗帘,照了进来。

    顾恩恩揉揉眼睛,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昨天晚上,她睡得很沉。清醒后,梦中的场景,她还记忆犹新。

    梦里的场景很美好,是她心底最美好的愿望,但是梦醒之后,现实依旧物是人非,时隔多年早,已不复当时的情景。

    压下心底的无奈,她伸伸懒腰,坐了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她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但她却并未多疑,习惯地站起身,走向衣柜,去挑选衣服。

    但是……

    在她打开衣柜的刹那,她突然惊叫一声。

    “啊……”

    她的眼中,闪过慌乱。

    记忆回笼,她想起了昨天的情景……

    先是在公司见了钱心和滕少桀,然后,又和季非凡去医院看了周思成,之后,她们便回了季家大宅,去看望久病未愈的季父,这之后……

    这之后……

    顾恩恩只记得,她当时和季非凡一起开车回家,许是昨日见了太多的人,她一时间诸多感慨,想了很多,然后,然后她似乎有些困了,便在车上睡着了,这之后……记忆空白……

    那么,定是季非凡抱她回来的,也是季非凡给她脱掉衣服,把她抱上床的……

    低头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她的眉心一跳。后知后觉的伸出双手,捂住自己的胸,脸上骤然变红。

    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她慌忙的打开柜子,找了一件长裙披在身上,而后,便慌慌张张打开门,一头扎进了浴室。

    镜子里的女人,脸颊红的就和红苹果似的。

    顾恩恩伸手拍了拍脸颊,眼中带着羞赧。

    虽然和季非凡做过一年的夫妻,但是,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这之后,她一直固执地在两人中间划一条三八线,谨守本分二十五年,只是一个人孤单单的在夜晚中安睡,如今,被她就这样扒光衣服看光身子。她的羞赧之情瞬间暴涨,席卷了她所有的理智。

    季非凡听到门响声,便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看着浴室的方向,脑海里想象着那个小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唇角忍不住高高扬起,脸上的笑容明媚而欢快,眼角处的刀锋也全部消失不见,只余下双目温柔如水。

    等顾恩恩洗了澡,披着一头半湿的头发湿哒哒的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季非凡坐在客厅里,正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得地喝着茶。

    顾恩恩有种感觉,那个男人今天似乎很开心,他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暖暖的味道。

    想到昨晚可能发生的事,她虽然没有亲眼得见,但是,光凭想象,也能将事情还原的差不多。她的脸蛋,不由自主地又飞上两抹嫣红,映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煞是好看。。

    他站起身来,向她走过去。

    顾恩恩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躲开她。

    季非凡固执地向前跨出一步,伸手抓过她的手腕,拉着她,走向沙发。

    “你干什么?”顾恩恩嗔怒。

    季非凡并没有说话,而是将她按在沙发上,将早已准备好的吹风机握在手中,修长而有力的手指抓起她的长发,一点一点地帮她吹着头发。

    她的手指穿梭在她的头发中,头皮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感觉,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安抚了她一腔的不自在。

    顾恩恩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昨天……是你抱我回来的?”

    “嗯。”季非凡轻轻的应着她。

    “为什么不叫醒我?”

    如果她叫醒她,也不必发生那样尴尬的事情。

    一想到昨天的场景,顾恩恩便忍不住一腔羞赧。

    季非凡观察着她的表情,看到她脸颊上的嫣红,便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帮她吹着头发,说道:“这些年,你的睡眠一直不好,昨天见你睡得香,便不忍心打扰你,也不能这么把你扔在车上不管不顾,所以,就自作主张,抱着你上楼了。”

    他说的天衣无缝。

    他想起了昨天她抱着她上楼时,邻居们的议论纷纷,他便漫不经心地说道:“昨天抱你回来的时候,遇见了邻居,她们都夸我胳膊有力,老当益壮呢。”

    “居然还被人看见了……”

    顾恩恩的心更加扑通通的跳着。

    以她们这把年纪了,他还抱着她回家,指不定邻居们都怎么想呢。想必,肯定有很多的闲言碎语,季非凡定是没有告诉她罢了……

    她轻咳一声,将昨晚的事情急速翻篇。

    她说道:“一会儿,我要去机场接机。”

    “我陪你去。”

    顾恩恩知道,反对他也会无效,便没有反驳。

    “我做了早餐,去吃点吧。”帮顾恩恩吹好头发,季非凡便拉着她的手,带她去了餐厅。

    季非凡的厨艺一直很好,这些年来,他只要在家,便餐餐不落的给她做饭吃。

    他似乎很了解她,二十五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吃腻过,每顿饭,都是她想吃的东西。她一直很奇怪,明明,她并没有对她说过她要吃些什么,但是,他总是会恰到好处的安排好一切,将最美味可口的饭菜端在她面前。

    纵然,她的心里有所怨怼,但是,这么多年了,他多年如一日的对她好,上万个白天黑夜交替,但他对她的心,却始终如一,以他的方式,固执而温柔的宠着她,护着她。

    顾恩恩心里,感动莫名。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总是多愁善感,感触颇深。

    她埋头喝粥蔬菜粥,心里暗想着,许是,她的年纪大了,所以,便特别的容易受外界影响,情绪起伏。

    在她吃完早餐,就要回房的时候,季非凡却突然起身拉住她的手腕。

    顾恩恩回头,一双清亮还明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季非凡。

    “恩恩。我们演场戏吧。”

    “演什么戏?”

    “爷爷一直希望我们两个复合,但最终,他还是带着遗憾离开。恩恩,你父母也都老了,我们演场戏,让他们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过得很好,很恩爱,不要让她们再为我们担心,好吗?”

    顾恩恩垂下眸子,并没有回答。

    季爷爷带着遗憾离开,她不是知不知道,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对那个老人充满歉意,可是,逝者已矣,她再多的抱歉和弥补,也挽不回过往,让他安详无牵挂的离开……

    她心里的心结,一直都难以放下……

    她也知道季非凡这些年对她有多好,可是,那个心结一直梗在心里,每每想起,她的心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拽在手心里。

    她承认,季非凡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也是唯一爱的男人,即便在二十五年前,她答应了周思诚诚和他在一起,甚至,就连去求婚,都是她主动求的,但是,她的心里,对那个男子一直都只是感激的知己之情,并没有发自肺腑的爱过。

    爱情这个东西很神奇,一生,只能给一人。

    可是,即便爱情再唯美,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不管季非凡对她有多好而她也有,她多想择他这座城终老,但是,内心里的那根刺总是时不时的提醒她,他们的女儿失踪了,周思成成了植物人……

    于是,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那么努力的吹起了一个气球,一根针横空扔来,便将气球无声炸破,砰的一声爆炸声响起,她所有的勇气全部溃散,再也没有了追求下去的勇气和决心。

    或许,等到有一个天,她的心结解开了,她才能和他心无旁骛的在一起,可是,她不知道那一日什么时候到来,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能不能熬得过那一日。

    或许,是不想季爷爷的遗憾在父母身上重演,或许,坚持了这么多年,她也有疲累的时候,便真的想自私的成全自己一次。

    就一次……

    女儿,思成,原谅我……

    “恩恩,好不好?”见顾恩恩许久未回答,季非凡心弦紧绷,握着她的手腕,紧张的失去了力量。

    顾恩恩缓缓的抬眸,看着面前这个风神俊逸的男子。

    他的脸上尽是深情认真,眼中宠溺未变。

    她缓缓的点点头,努力的抑制住自己喉间的干涩,不让自己即将崩溃的颤音溢出口。

    她点点头。

    二十五年了,在最初的繁华落尽之后,她的心里,似乎一直都在期待着那样一天,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光明正大的手牵手,走在人潮汹涌中。不管世界多么嘈杂复杂,但是,她的世界永远安静安逸。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如今,就当放纵自己一次。

    ……

    当两个人从各自的卧室中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季非凡看着面前这个温婉而动人的女子,勾唇,温暖一笑。

    他走上前,拉起她的手,低头,将虔诚而温柔的一吻落在她的眉心:“顾恩恩,现在,戏要开始了。”

    “嗯。”顾恩恩的心扑通通的跳的厉害,她点点头,和他十指相扣,抬头冲他缓缓一笑。

    空气中,暧-昧流动,爱意涌动。

    直到上了车,两人的手也紧紧地握在一起。

    到底是投入身心的演戏,还是其他原因,这一刹那,顾恩恩什么都不想管了,只知道,握着他的手,依靠着他肩膀,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一个人孤单了太久,伪装了太久,一旦打开一个缺口,便是翻天覆地。

    季非凡同样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单手开车。他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落下,这一刻,他不再是雷厉风行,如神算子一般的军神,而是一个想要拥着自己心爱女子,平平凡凡过日子的普通男人。

    他很想很想,就这样一直牵着她的手,走到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