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535】你这是在吃醋?

甜妻 【535】你这是在吃醋?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却足以让时间将一个女子硬生生的塞进他的心里。

    当年,他不过是为了报复滕少桀,所以,才将那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甚至,抹杀掉她的记忆不让他有机会回到滕少桀身边。他以为,用这样的手段,便是对滕少桀最大的惩罚,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心竟然会在此期间慢慢沉沦。

    直到如今……

    爱上那个女人,不可自拔……

    可是,爱了又怎样呢?

    那个女人,心里没有他……

    纵然他抹去了她所有的记忆,但是,她依旧回到了滕少桀的身边,依旧爱上了他,依旧怀了他的第二个孩子……

    难道,这就是命运?

    他的心,有些疼。

    他抬手,手指胡乱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想要将心中那份郁闷挥掉,但是,那份郁闷好似随着心中的那份感情,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无论如何,也如那个巧笑迎屏的影子一般,挥之不去……

    爱情,约莫便是这个味道,又甜有苦,有酸有涩。

    司延回法国后的第三天,龙嘉腾便把一份扳倒王家的证据摆在了滕少桀面前。

    滕少桀发动猛攻,利用信息网络,大肆宣扬王家的罪行。

    王家即便出手阻扰,但又怎么能阻挠的了身为黑客的滕少桀呢。

    在网络一片热议的中,警-察局、纪检-委等部分纷纷介入,加上有龙家势力从旁施压,王家的案子,终于在十二月底诉诸法庭。

    此案件,多方关注,北京城可谓是满城风雨。

    在整个帝都势力重新翻牌的时候,滕少桀带着怀孕三个月的薄安安,不,应该叫她钱心了。滕少桀带着钱心和小洛洛,一家三口,在S市和早到一天的钱婉瑜汇合。

    一家人碰面的时候,恰好是元旦这天。

    不同于北京的大风呼呼,大雪皑皑,S市的冬天气候温暖,空气干净,早上去海边看看日出,下午去沙滩吹吹海风,晚上在海边吃吃大排档,这样的城市,也难怪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过冬宝地。更有就是S市的美容业异常发达,娱乐业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所以,来了S市,根本不必担心你会无聊。

    滕少桀买的海边的海景房,大大的落地窗玻璃,阳光直直的射进来,坐在窗边,看着海浪滚滚,听一曲舒缓的音乐,着实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

    房子是精装的,房间里的东西也早有人准备,一样俱全,还有两个千挑万选的阿姨帮忙做家事,一家人,抛开了所有的一切,静静的享受着这美好的相处时光。

    “奶奶,这是爹地教我做的芒果冰激凌,你尝尝。”小洛洛把一个冰激凌递到钱婉瑜手中,笑容软软的,像最可口的棉花糖。

    “谢谢小洛洛。”钱婉瑜微笑着接过,尝了一口,而后,眼眸都笑的弯弯的。

    她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很好吃,小洛洛的手艺真好。”

    钱心看着那可口诱人的冰激凌,吞吞唾沫,抗议道:“我也要吃。”

    小洛洛无奈的冲她摆摆手:“爹地说,妈咪怀着妹妹,不能吃了冷的东西。妈咪,爹地正在给你做布丁,你稍等一下,

    一会儿就能吃了。”

    “可是我想吃冰激凌。”钱心继续抗议。

    怀孕的女人是贵妃,是贵妃!绝对可以随便任性!

    “爹地说不可以。”这件事上,小洛洛坚决维护滕少桀的决定。

    “就知道你有了你爹地,就不要我这个妈咪了。”钱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而后,转过头,看向窗外,视线缥缈。

    小洛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妈咪,你这样为难我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真的好吗?请问,这真的好吗?”

    钱心淡定的点点头:“这怎么能是为难呢,是你的小弟弟想吃。”

    “我要小妹妹。”

    小洛洛一直很在意这个梗。

    “好,是小妹妹想吃,那你这个做哥哥的,给不给她吃呢?”钱心垂涎的看了那一杯美味可口的冰激凌,那个馋啊……

    “可是,爹地说……”

    “你是他生的,还是我生的啊?干嘛总向着他啊!”钱心嘟着嘴,脸上的表情就和被抛弃了似的……

    钱婉瑜看着钱心和小洛洛闹脾气,忍不住想起笑出声来。

    钱心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个脾气。

    她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却一直被她当做小公主一样宠着,后来又有少桀无法无天的惯着,导致她的性格这样率真可爱。

    听到未来婆婆笑自己,钱心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之前和小洛洛在一起,她这样随性管了,如今和未来婆婆在一起,她貌似不应该这样任由自己使性子。

    之前看了好多电视剧,好多婆婆都对媳妇百般要求,诸多折磨,看媳妇,就和看敌人似的……

    她会不会也……

    她尴尬的对钱婉瑜笑一笑,心里一阵哀嚎。

    有些得意忘形了……

    她又使唤滕少桀,还和小洛洛撒娇,估摸着婆婆对她有意见了吧……

    苍天啊!

    钱心在心里哀嚎一声。

    看着钱心别扭的表情,虽然不是自己十月怀胎,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姑娘,冰雪聪明的钱婉瑜大概也猜到了钱心的几分心思。

    她说道:“心儿,你是妈的女儿,我们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生孩子。也就是因为这个,五年前,我才会阻止你和少桀在一起,以至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你吃了那么多苦。现在,虽然我承认了你和少桀之间的关系,无论你是少桀的妹妹,还是他的老婆,你都是妈的女儿,在妈面前,你做自己就好,如果因为这样拘束了,妈反而会难过伤心。”

    五年前,因为她的一时固执,害的少桀和心儿这两个孩子历经重重磨砺。整整五年,一个孩子中日噩梦缠身,痛苦不堪,另一个孩子无所踪影,生死不明。如今,看到他们又兜兜转转的走到一起,看到小洛洛这样天真可爱,而心儿又怀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钱婉瑜觉得,这一生,一家人在一起,她真的很幸福了。

    “妈,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会对我失望,觉得我不够好。”面对这样温柔的钱婉瑜,钱心觉得,自己真心有愧。

    第一次,她那样想要恢复记忆。

    第一次,她那么强烈的想要了解

    以前的一切。

    “你只要做自己就好,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你可以我把当做你的亲生母亲,也可以把我当成你最亲密的朋友,我只向看到你开开心心,自由自在。”

    “嗯。”

    这个时候,钱心觉得,说太多感激的话,都是虚伪。她唯一能够做好的,就是用心去爱这一家人。

    滕少桀端着三个布丁走出来,一个给了钱婉瑜,一个给了小洛洛,另一个最大的,则留给了钱心。

    闻着好闻的奶香味,钱心胃口大开。

    她毫不客气的拿起来,吧咋吧咋的吃着,很开心的样子。

    钱婉瑜知道她喜欢吃甜食,便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了她,还温声劝道:“慢点吃,想吃什么,再让少桀给你做,他不轻易下厨,但做出来的东西都很好吃。”

    钱心转过头,冲滕少桀笑的春风满面:“我要吃冰激凌。”

    小洛洛:“……”真是固执的妈咪!

    “不行。”

    钱心立马嘟着嘴,还不爽的抬脚,踹了他一脚。

    “踹我也不行。”滕少桀直截了当的再次拒绝。

    “妈,他欺负我,我抗议,我要离家出走!”钱心学会了告状。

    滕少桀立马发飙,捏了捏钱心的鼻子,哼道:“你怀着我的孩子,还敢给我离家出走。你这么想带球跑,可问问我的意见了?”

    “我没想着问你的意见,你被忽略了。我这是在宣布我的决定!”钱心傲娇的撒着脾气。

    滕少桀:“……”

    钱小迷本来就难搞,怀了孕的她,更难搞。

    他无奈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同样身为女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母亲温柔美丽,钱小迷也是母亲一手带出来的,怎么就这么骄纵的厉害呢?

    唉……

    他从小惯得啊……

    钱婉瑜着实忍不住了,她笑着劝道:“少桀,心儿想吃,你就少给她做点,只要不吃太多生冷的东西,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有钱婉瑜帮忙,钱心如有神助,她的气焰立马飙升到无极限:“滕少桀,你听到没,妈都让我吃,你不能再限制我吃东西的自由!”

    “……”

    这一回合,滕少桀,败。

    于是,他屁颠屁颠的去厨房给钱心做冰激凌了。应她的要求,放了大半杯芒果做点缀……

    小洛洛自动请缨,前去帮忙。

    看着一儿一女一孙在那里闹腾,钱婉瑜笑容满面。

    直到吃完晚饭,滕少桀扶着钱心出去散步,钱心才说道:“我失去的记忆,还能找回来吗?”

    “你的头部没有淤血情况,不是自己失忆的,我打听过过你这种情况,应该是被人强行催眠,导致失忆。”

    “强行催眠?”钱心皱着眉头,哼道:“哼!司延!等我下次去法国,一定把他花园里的花都拔干净了!”

    “不许提他,天下之大,那么多好玩的地方,干嘛去法国,人生地不熟的。”滕少桀怡一边的憋屈。

    “你这是在吃醋?”钱心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