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463】你觉不觉得你很肥?

甜妻 【463】你觉不觉得你很肥?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这世界,长得好看的女人比比皆是,别人哪里会有闲工夫绑架她这只小麻雀?

    而且还是开着保时捷卡宴的人-贩子……

    呼呼,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拐卖。

    “阿姨,你好。”曹西西眉开眼笑的看着钱婉瑜,再也不用担心身后那个扑克牌脸的大汉了。

    “你是少桀的朋友吧?他在二楼,你上去吧。”

    “少桀?滕少桀?滕总?”曹西西这一次,总算是放心了。

    自己老板,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了……

    话说,Boss家真漂亮啊,就和皇宫似的。

    Kill把曹西西迎到了二楼,走到薄安安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Kill推开门,先把曹西西推进了屋,而他则随后跟了出去。

    曹西西一进屋子就瞪大了眼睛。

    Kingsize大床上,静静的坐着一对男女。

    他们身上的气息浅淡,诡异的安静。

    滕少桀侧头,起身,对着曹西西招招手,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向阳台。

    曹西西站在滕少桀身边,迎着阳光,看着自己Boss如雕刻般俊美的侧脸,许是被阳光晃了眼,竟然忘记了他是个多么可恶的毒舌男,竟花痴的笑了笑。

    Boss长得好帅好帅哦!比电视上的型男教主神马的帅多了!

    滕少桀侧眸看到她的傻样,撇撇嘴:“五十万。”

    曹西西暂时从美色中清醒了过来,傻兮兮的“啊”了一声:“什么?”

    滕少桀垂了眸子,霸气外漏:“五十万,哄好她……”

    说到这里,滕少桀抬手,遥遥的指了指院子里的花圃,“看到那个花圃了吗?”

    曹西西乖乖的点点头。

    滕少桀斯文的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她好不了,我把你剁了做肥料。”

    曹西西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妈妈咪呀!她刚刚一定是傻了眼了,居然忘了Boss大人他妈的就是个恶魔!

    她哆哆嗦嗦的搓了搓手:“那个……安安怎么了?”

    曹西西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薄安安从她进门开始就一直不对劲,安静的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额……简而言之……像个……死人……

    “心情不好。”滕少桀轻敷衍的说了一声,但想了想,还是把薄安安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曹西西。

    曹西西听着,嘴巴张的大大的,最终,在嘴角抽搐的当儿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你说……你逼着安安杀了人?”

    滕少桀睨了她一眼:“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事儿,你就不止做肥料了。”

    他的眼神很平静,可看在曹西西眼里,那冷飕飕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

    “……”她的嘴抽了抽,在心里忍不住哼哼:有病的是你吧!你逼着一个善良可爱柔弱无助的小女生杀了人,心里能健康么你!还敢威胁本少女,你特么就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狂魔!

    滕少桀虽然猜不准曹西西内心的腹诽,但看她那苦巴巴的纠结小脸就知道她心里一定在数落他。

    他哼了一声,放下狠话:“有些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记住我说的话,劝好她了,那是你的本分,除了之前的五十万,我再给你五十万。可她如果还没好起来,你就洗干净了等着做肥料吧。”

    他说话的语气好轻柔,语调像咬着棉花糖说出来的,软软的,甜甜的。

    可曹西西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可怕的话,比那些凶神恶煞骂人的脏话攻击性强多了。

    她立马表决心:“你放心,我知道分寸。”

    “她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吃东西。”滕少桀说完,就带着独属于他的霸道气场穿过卧室,走了出去。

    曹西西双臂抱着自己的肩膀哆嗦了好一阵,这才步伐虚浮的走进卧室。

    在对自家Boss感觉到恐惧的同时,她也很同情薄安安!

    她走到薄安安身边,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心里很是难过。

    她收了大大咧咧的性子,小心翼翼的坐到她身边,轻声细语的说道:“安安,我是西西,我来看你了。”

    薄安安依旧维持着她蜷缩的动作,不为所动。

    “安安,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舒服。”曹西西轻叹一声:“如果是我遇到那样的事,我也会很难过。”

    薄安安的身子动了下。

    西西知道她听到自己说话了。

    “安安,每次我饿肚子的时候,就总会胡思乱想,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黑暗了。”曹西西起身,从玻璃桌上断了粥过来,舀了一勺送到薄安安嘴边,“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吃不胖的胖子。你看看你,这么瘦,风一吹,都能把你给吹跑了。”

    薄安安没给她面子。

    她现在就是不想说话,不想吃东西,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坐一坐。

    那个不可一世的高傲嚣张女子,这一刻,脆弱的像一只没有刺护体的流血刺猬。

    薄安安倔强,可曹西西的性子也是很倔强的,薄安安不吃,她就一直举着:“安安,让你吃东西是滕少桀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你说,要是我胳膊酸了,这碗粥洒在床上,滕少桀会不会拿枪崩了我?”

    薄安安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她抬起头,看着西西近在咫尺的脸庞,双唇动了动,终究是张开了嘴。

    温暖因为她变成了那样,西西也是她的朋友,她不能再一次看着自己的朋友因为自己而受伤。

    滕少桀和龙章相比,手段一点都不温和,两人都不时省油的灯。

    曹西西见她吃东西,整个人开心的笑了笑,第一次母性大发,愣是把一碗粥都一滴不落的全喂给了薄安安。

    完成了第一个任务,她终于松了口气。

    她蹬掉自己的鞋子,面对面的坐在薄安安的对面,开始了她的第二个任务。

    “你的事,他都和我说了。”

    薄安安的眼眸缓缓的垂下来。

    “安安,其实,我们虽然生活的环境不同,但所经历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很多时候,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会让我们很无奈,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还是要面对,还是要经历,因为我们打从心底想要活下去。活着,或许并不一定是为了自己,但只要我们牵挂在乎的人能在看到我们的时候笑一笑,所有的都是值得的。”

    薄安安的眼神呆滞,但曹西西知道她在听。

    西西继续说着:“那个坏人和滕少桀,他们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你在滕少桀身边,所以,你的命和他的命是连在一起的。那个坏人要害你们的性命,他没有得逞,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认输?只要他有机会,就必定会掀起风浪,到时候,滕少桀权大势大,或许能确保自己没事,但你能保证你和小洛洛能平安度过吗?”

    薄安安面上带有恍惚,她抬头怔怔看着曹西西:“杀人不该偿命吗?”

    曹西西摊开两只手:“我们换种情景,一个是小洛

    洛,一个是那个坏人,如果那个坏人非要杀小洛洛,而你手中正好有一把枪,你会不会开枪?”

    薄安安面有犹豫,但还是点点头,给了一个坚定的答案:“会!”

    小洛洛是她的儿子,她一定会保护他的。

    曹西西叹了一口气:“或许,这就是滕少桀让你亲手杀死他的原因吧。”

    薄安安理解不了这样的比拟。

    “他是想让你变得强大,如果遇到危险,能够自己保护自己。”

    “……”薄安安沉默着。

    他说会让她变得强大,但她从来没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作为开篇……

    “安安,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但我知道你很坚强,我相信,时间一长,你一定也能走出来。那个,我想……如果,如果你真的承受不了内心的恐惧和疼痛,不如找个心理医生做个催眠,让自己过得轻松一点。”

    “……”

    “西西,我不想死,不想小洛洛出事,也不想温暖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我身边……”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安安,你心里苦,我都知道,但我想,这就是人生吧,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很多很多的无奈,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让它慢慢过去吧,你苦苦纠缠,最终伤害的还是你自己和身边关心你的人。”

    “……”

    ……

    当曹西西走出卧室的时候,滕少桀正在隔壁抽着烟。

    今日,他抽烟的次数似乎比以往多了许多。

    滕少桀听到脚步声,侧过头:“她好了?”

    “差不多了。”曹西西点点头,“她没你想得那么脆弱,只是一时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而已。”

    滕少桀优雅的吸了一口烟。

    曹西西再次感受了一次他邪恶的本质,那把自己做肥料的威胁就好像一根刺扎在她的心上,她自然也就不会再傻逼兮兮对着这样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庞犯花痴了。

    想到他对薄安安做的那些可恶的事,她就忍不住沉了语气:“滕少桀,安安再怎么坚强也是个女人。你既然把她拉进了你的生活,那就好好对她,如果你以后再敢欺负她,我就做个小人每天扎你!”

    她都不叫他Boss了,还敢威胁他……

    滕少桀懒懒的抬眸,看了眼这个义正言辞为薄安安出头的女人,干净利落的扯扯唇角:“你有没有觉得你很肥?”

    曹西西气鼓鼓的瞪大了眼睛,脑门一热,很不客气的吼道:“你知不知道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

    滕少桀气定神闲的回她:“可你这身肥肉实在有碍观瞻,我每次已经办公区,都能感觉到空气稀薄,应该是被你全部吸掉了吧。”

    “你……”西西很想踹滕少桀一脚,但想起他为人的冷酷无情,终究还是没敢作死……

    “出去了,别说是我的秘书。当时安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抽筋了,竟然选了你来充当门面……”

    “你……你太可恶了!”他字字句句攻击她,曹西西终于忍受不了了。

    她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但滕少桀懒得欣赏,伸手把一张支票递给了她,“这是五十万,你以后经常陪她说说话,等她彻底好了之后,我再给你五十万。”

    “不用了。”

    西西不是个贪财的人,更何况薄安安是她认定的好友,自然不会见外的要这笔钱来衡量两个人的关系。

    滕少桀睨了她一眼:“拿着。我不欠别人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