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414】情况危急

甜妻 【414】情况危急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就是现在!

    薄安安的眼睛凝成一片深色,攥紧拳头,一拳击中了男人的眼睛。

    他的眼睛受到撞击,很疼很疼,他放开薄安安,龇牙咧嘴的去揉自己的双眼。

    “我老公可是大佬,我怎么可能是小白菜!”薄安安重获自由,冷哼一声,不敢逗留,光着脚,立马撒腿就跑。

    她的步履急切,跑得很快。

    她踹了龙章一脚,那家伙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迷情会所装饰豪华,若非白天,这里定然上演着一出暧昧非凡的声色犬马。

    薄安安刚刚出了玻璃电梯就被两个大汉拦了下来,她向来镇定的双眸漾起了两片涟漪。

    “妈的,你居然敢跑!你要跑了,我们哥几个岂不要吃苦头!”黑衣大汉说话的时候,带着迷醉的视线从薄安安的身上瞥过。

    薄安安紧张的攥紧吊带的衣角。

    一个男人用身体挡住薄安安试图逃跑的方向,凶狠狠的低吼,“你本事倒是不小哈,居然敢对龙少下手。”

    另一个则摸着下巴,淫邪的视线从薄安安的双腿上瞥过。

    好笔直纤细的双腿!

    他调笑道:“这女人真漂亮,等龙少玩完了,我们兄弟几个也乐一乐?”

    “哈哈,好主意。”

    “那我们哥几个就再多留她一夜。”

    薄安安听着这不要脸的下流声音,感觉覆在身上的这件黑丝吊带也形同无物。

    一个男人许是就薄安安挑起了邪念,竟伸出手就摸上了她白嫩的腿。

    好滑腻的感觉,爽翻了!

    手掌的粗粝感觉让薄安安身子一侧,同时低吼出声,“你放尊重点!”

    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难堪的要死。

    “你他妈也就是出来卖的,装毛的纯!被一个男人上是上,被一群男人上还是上,他妈的,矫情什么?!”

    现在,薄安安的身上还印着龙章的标签,所以,男人们还不敢有大动作,但言语上,却并不见低。

    薄安安咬着牙,双拳攥的紧紧的,心里通通的跳着。

    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尚不足以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情况,危急。

    “怎么了?”在薄安安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浑厚的男音传来,同时,围着她的大汉散开两旁,对着那人鞠躬,“罗总。”

    罗云俯视着全身戒备的薄安安,轻描淡写的一眼,“怎么回事?”

    “她是今天SSS级,刚刚我们接到皇家一号的消息,这个女人重伤了龙少和守卫,给跑了,现在让我们给逮着了,正要给龙少送回去。”

    一个大汉刚刚禀告完,电梯门打开,穿着银色西裤和崭新白衬衫的男人就走了出来。

    是龙章。

    他的头发略湿,有些凌乱的铺在头顶,软化了原本高高在上男人的锐利。他迈着长腿,走到薄安安身边,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姿态狂傲:“我的女人有些野,让罗总费心了。”

    罗云看着龙章怀中挺着僵硬身子的薄安安,毫无攻击性的勾唇笑笑,“龙少客气了,您请便,我不打扰龙少的雅兴了。”

    说罢,他就带着那些围堵薄安安的大汉离开了。

    龙章强健的手臂拖着身体僵硬的薄安安走进电梯,拉着她大步跨进皇家一号,手一甩,把她扔在了kingsize大床上。

    一进门,他冷然的神色就彻底垮了下来,也不避讳她,双手捂着自己受伤的兄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恶狠狠的骂道:“你特么的有胆子啊,居然敢踹我…

    …卧槽!第二次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坏!我特么的钥匙不行了,我弄死你啊!”

    说完,他就露出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哪里还有人前的高高在上,风流倜傥。

    薄安安撇撇嘴,见他受伤不轻,故意装无辜:“是你对我不尊重的,我那不过是自卫。”

    “你特么的别给我装无辜!”龙章说着,身子往前一倾,居高临下的晲着半趴在床上的她,语气霸道,冰冷,“薄安安,我不打女人,但不代表我不会让别人打你!”

    靠!

    薄安安心中骂了一句,脸上却镇定如常的咬了咬唇,倔强的抬眸瞪着龙章,“我就是不喜欢你碰我!”

    他挑眉,“所以?”

    “所以我当然会踹你……”

    “你倒是有种,先对我虚与委蛇,而后趁我不备进行反攻。”龙章的唇角抽搐了半晌,一个看不出喜怒的弧度,“可是,你还不是又落到了我手里?”

    一个钱心,一个薄安安,是真的想让他龙家断子绝孙么!

    想到自己的境遇,薄安安咬了咬唇,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和哀伤:“说什么龙少魅力非凡,风流倜傥,其实也不过是徒有虚名。”

    “呵呵,牙尖嘴利。”龙章依旧那样不痛不痒的笑着,双眼瞥向薄安安紧紧并拢的双腿,而后皱着眉,继续揉揉自己受伤的地方,带疼痛减轻了一些,他就阴测测的一笑,开始脱起衣服来。

    薄安安双眼“蹭”的变亮,一手护住自己的领口,一手拽着自己的衣角,坚定的口气:“我是不会和你做那种事的!我也绝对不会给我老公戴绿帽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龙章反笑一声,“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说完,他脱了个干干净净,躺在了床上。

    薄安安别扭的撇着眸子不去看他,可是又不得不时刻监视着他,谨防自己被他扑到……

    她纠结了半晌,果断的跳下了床。

    身后,传来那人慵懒的声音,“你还想再跑一次?”

    薄安安的身子一顿,转过头,“你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和我耗下去是真的没意思!”

    疼痛减轻了不少,龙章深吸一口气,懒懒的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我就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和女人。”

    “你这属于心理缺陷!”薄安安判断道。

    “这世上没有一个心理完全健康的人!”龙章慵懒的交叠着双腿,侧着头,带着高傲的邪笑看着薄安安紧绷的小脸,“不然你就从了我,说不定我觉得索然无味就放了你。”

    薄安安十指紧扣,咬着牙。

    今天失败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目前她也只能先想办法逃出去再做打算了。

    向来心理素质强大的薄安安绝对不是那种会轻易服输的人!

    她就不相信她逃不出去!

    想到这里,她坚决的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龙章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提醒道,“迷情的老板黑白两道通吃,甚至,很多道上的生意都在迷情进行,由此可见迷情的防卫有多严。想要离开这里,除非你有瞬间能撂倒这里所有守卫的本事。”

    薄安安理智的深呼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向龙章,“除了要我的身体,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薄安安依旧如此低声下气,奈何龙章却半点不给她面子,“我只想要你的身子!”

    “不行!”薄安安坚持着。

    这是她仅剩的尊严。

    薄安安吸了吸鼻子,双拳死死的攥着,她在为自己的讨最后一个机会:“龙少,之前的事对不

    起,我只是没办法在心里爱着一个人,却还要和另一个人上床。求你放了我,你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龙章浅笑,她语气还真有种江湖儿女的气概。

    “我困了,先睡觉,有什么事等我醒来再说。”说完,他就扯过用金线绣着荷花的丝被,盖在了自己的腰间。

    薄安安松了一口气,往沙发的位置移去。

    “睡床上!”身后的男人强势命令。

    薄安安身子一颤,“不用了,我睡相不好,会妨碍你睡觉的,我睡沙发上就好。”

    “想离开就别让我说第二次!”

    “……”

    薄安安身子顿了顿,而后乖乖转身,全身紧绷,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缓缓的走向kingsize大床,脚步忐忑,呼吸紧张。

    她刚刚上了床,就被龙章身子一翻,直接压在了身下。

    “啊……”她本能的尖叫出声。

    “闭嘴!”龙章低吼一声,扯过身上的被子把来两个人全包裹起来,就这样霸道的抱着薄安安,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单纯的睡着了。

    其实,他倒是想做什么来着,只不过,他兄弟不行,现在,他只能休养……

    妈的!

    薄安安一直都精神紧绷,在这样用华丽外衣掩盖人性变态可恶的地方,她眨巴着双眼,呆呆的瞪着黑白分明的眸子,坚持撑到了暗幕低垂,天空破晓。

    龙章的睡相很不好,强健沉重的胳膊和大腿全都压在薄安安的身上,好似铅铁似的。

    在第二天七点的时候,男人身子动了动,有清醒的趋势,脑袋沉重的薄安安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续等待着男人清醒。

    龙章眼皮动了动,而后,懒懒的抬起眼,在房内适合睡眠的温暖灯光下瞥见薄安安红肿的双眼和淡淡的青色黑眼圈,他轻轻蹙蹙眉:“丑死了,你一直没睡?”

    薄安安没有理他,只是提醒道:“龙少,我还要上班。”

    最主要的是,她整整一夜没回家,小洛洛一定担心死她了。

    “上班?你找到工作了?”

    “嗯。”

    “辞了吧,来我酒店上班,我给你两倍的工资。”

    “真的?”薄安安瞪大一双闪亮亮的眼睛,而后,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不行啊,恐怕你没我老板厉害。”

    “什么意思?”

    薄安安再次叹息:“我现在是佐岸集团滕少桀的助理,他开出一个月一百万的薪水聘用我,还威胁我说,他看上的人,没人敢和他争的。”

    “滕少桀?!”龙章皱皱眉头。

    他们怎么又堆在一起了!

    他前前后后不过对两个女人稍稍用心了一些,钱心他抢走了,现在连薄安安,他也要抢!

    他们两个是反冲么!

    见龙章蹙紧眉头,薄安安就知道,他一定没有滕少桀厉害。

    “唉,别勉强了,钱不说钱多钱少,你们的势力也有相差啊!”

    “……”龙章也忽视了薄安安的念叨,心里,却有了抢人的决心。

    对,抢人!

    这次,他一定不会输给滕少桀的!

    想到这里,他的脑袋就在薄安安的颈窝里蹭了蹭,“我饿,叫早餐。”

    靠!又能吃又能睡的品种!

    薄安安撇撇嘴,“龙少,你起来一下,你压着我,我没办法动。”

    龙章继续两人无厘头、前后不搭调的对话:“安安,你很香。我想,你就从了我,做我的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