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255】我想见他

甜妻 【255】我想见他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季非凡的要求,警察自然要给点面子的,况且,根据“鱼塘人家”提供的录像显示,顾恩恩可是本案的第一目击证人,警方自然要把她带回警局的。

    顾恩恩坐着轮椅,没有半点杀伤力,不管她答不答应,总而言之,她就在这样的心不甘情不愿中被强行推走了……

    审讯室里,两个警察和季非凡对立而坐。

    “你为什么会和受害人发生争执?”警察一边询问,一边做着笔录。

    “他抢我老婆。”季非凡回答。

    警察正在记录的动作赫然一滞,看向季非凡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这是S市第一大新闻啊!居然还有人敢好死不死的和军神大人抢老婆!

    “可根据‘鱼塘人家’提供的录像,顾小姐和受害人只是在吃饭,他们的关系并不紧张。”相比抢人,警察更愿意相信,是军神的老婆不安分守己,和别的男人搞婚-外情,军神大人抓奸成双,暴怒之下踹了那勾搭有夫之妇的男人一脚。

    “要紧张到什么程度才算抢?”季非凡反问道:“难道,要等他把我老婆绑架了?”

    做笔录的警察被问的赫然一滞。

    他抽抽唇角,更加可以肯定,这个案子,是情仇!

    另一个审讯室里,顾恩恩也同样被两个警察询问着。

    “顾小姐,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当时……”

    顾恩恩回忆到那天的情景,想起来,还是很气恼季非凡的。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如果能证明季非凡真的蓄意伤人,他会被怎么判?”

    “这……”警察有些为为难,“顾小姐,我们还是侧重案子吧,你那天在场,可以说说具体经过是怎么的吗?”

    “你先回答我,我再回答你。”

    威胁?

    她虽然坐在轮椅上,但倔强的态度和表情真真带了些军神大人的气场。

    果然,不愧是S军区数一数二的军嫂。

    警察叹息一声:“因为他身份特殊,如果证据确凿,而他也认罪的话,我们会将此案提交军事法庭,一切由军事法庭判定。”

    “最严重的结果呢?”

    警察看了看周思成的病例报告,想了想,说道:“受害人伤势并不是很重,到底会怎么判,我现在也不能保证,一切,还要看军区和军事法庭的审判。我们警方的责任只是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周思成的伤不重,他就不会被重判,是不是?”

    警察犹豫了一下,还是“按道理应该是这样。”

    这个案子本就不是个大案子,更何况,以他们在道听途说中对S区军神的了解,他似乎不是那种会主动挑衅的人。所以,这个案子的性质就不会那么严重。

    顾恩恩说实在的,有些失望。

    她很清楚,那天的事,根本就是季非凡的错!

    他一来就打断了他们的午餐,不吭不声就上脚踹人,这一桩桩的恶迹,根本就是他仗势欺人!可是,尽管事实如此,可他们三人的关系往那里一放,外人的看法却会变得大大不一样……

    “那天,我和周思成在吃饭,季非凡来了要带我走,我们因为一些原因,正在闹别扭,我自然不想理他。周思成是我朋友,他见我不愿意离开,以为季非凡欺负我,所以就出手帮忙,他们争执了两句,都在气头上,季非凡就踹了周思成一脚。”

    季非凡很厉害,她知道。她不想因为她的原因,再让周思成

    受到更多的伤害。

    最后,季非凡和顾恩恩离开了警察局,而他的案件卷宗则被送到了部队。

    结果,和顾恩恩料想的一样。

    季非凡既然敢做,就料到了结果,想必今天的警察局之行也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两个人坐上车,她的心情依旧有些闷闷的。

    季非凡瞥到她皱巴的小脸,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顾恩恩摇摇头,转过头,和他锐利的眸子对上,“我想去医院看看周思成。”

    “不准。”季非凡干脆利落的拒绝。

    “你……”顾恩恩很想发火。

    他评什么不准!

    她是人,又不是他养的阿猫阿狗,她有人身自由,想去哪里,还用得着征求他的意见?

    可……

    想到自己若是和他对着干,惹得他不快,她近期就更别想去见周思成了。所以,她暗自深呼吸几口,放缓了语调,柔声细语的说道:“我住院的时候,他很照顾我的。现在。他住院了,我也理应去看看他的。”

    “到底是‘理应’?还是你本就想去见他?”季非凡咄咄逼人。

    顾恩恩很想咬他一口。

    可想到她前几次和他对着干,她一次次落于下风,最后的结果都是被他奚落,被他欺负,她连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次,她聪明的放弃了用鸡蛋去撞石头的愚蠢想法。

    胳膊扭不过大腿,她就改用怀柔政策。

    “季非凡,我不想骗你,我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醒来后,我的身边除了表姐和准表姐夫高奇,就只有你和周思成。你们对我而言,都很重要。现在,他受伤了,还是因为我受的伤,如果不去看他,我心里不会原谅我自己,也不会原谅你。”

    “……”不原谅他么……

    季非凡沉默了很久,这才对司机说道:“去城西医院。”

    顾恩恩的眼中闪过一抹亮色,却忘了疑惑,季非凡是怎么知道周思成住在城西的医院的。

    她惊讶的是,他竟然同意了?!

    一路上,她的心里都是慢慢的欢喜雀跃。

    下了车,季非凡把她抱下车,在推着她进入住院楼的时候,他才凉凉的开口:“恩恩,我也不想我们的关系变成这样。我也不想干涉你的生活,你的交友,更不想用这种强硬的手段逼你。我这么做,只是不想你离开我,所以,不要恨我,不要怪我。”

    顾恩恩听了,并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听了进去。

    推开周思成病房的门,顾恩恩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凄凉一幕,入目是周思成正在和一个漂亮的姑娘正交谈着,气氛和谐。

    她一时间,有些愕然。

    周思成听到门响,转头看去,看到顾恩恩,他整个人的动作呆住。

    “恩恩……”他惊喜的叫着她的名字,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顾恩恩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到底有多少种情绪,她的视线在那个陌生女人的身上轻轻瞥过,看向周思成,冲着他软软一笑:“思成,我回来了。”

    她不用靠近,和病床上的他遥遥相对,视线交错的那一刹,两个人似乎看进了彼此的心扉。

    季非凡看着这个场景,握着轮椅推手的力道加重。

    “你就是顾恩恩吧?”金姗姗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女子,忍不住上下打量起了她。

    这就是思成哥喜欢的女子。

    她好像受伤了,如今坐在轮椅

    上,白皙的脸上未施粉黛,却和照片上一样,是个让人觉得舒服的女子。她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惊为天人的漂亮女人,却有着她身上特有的灵韵,不娇柔不做作。

    虽然她们是情敌,但金姗姗发现,自己很难对这样一个女人疾言厉色,更无法恨她占据了思成哥的心。

    她站起身来,轻轻笑道:“顾姐姐,你好,我是金姗姗。”

    顾恩恩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这就是思成和她说过的那个金家的女儿,那个金家打算许给他做老婆的女人。

    顾恩恩原以为,把商业利益强加在感情上,利用感情大做文章的大叫小姐一定是那种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女人,没想到,这个金姗姗年纪轻轻,人长得漂亮,气质也不错。

    “姗姗,你好。”顾恩恩对她笑了笑。

    醒来后,她见到的人并不多,女人也无外乎是照料她的护士和月嫂,除了他她们,就只剩下沈安安、童雪、冯雅茹和苏沫。

    抛开沈安安和童雪不说。

    第一次见到冯雅茹,她只觉得那是个有心计的女人。

    第一次见到苏沫,虽然觉得两个人似乎认识了很久,有很多默契的地方,但她却始终觉得自己和苏沫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障碍,那道障碍,似乎这辈子都跨不过去。

    面前的金姗姗,虽然也是第一次见,但是,给她的感觉却并没有冯雅茹和苏沫给她的不适。

    顾恩恩私以为,金姗姗是个不错的女孩。

    季非凡的注意力从金姗姗身上收回来,把顾恩恩推到周思成面前,难得大方的说道:“你们两个好些天没见,应该有不少话要说,你们单独聊聊吧。”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金姗姗尴尬的站在原地,也觉得留下来无趣,所以连忙说道:“思成哥,你和恩恩姐先说会儿话,我给你去买点水果。”

    说完,她就有些慌慌张张的离开。

    走了两步,她又红着小脸跑回来,冲着周思成和顾恩恩抱歉的笑了笑,拿起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包,踩着高跟凉鞋,飞快的小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顾恩恩看着周思成,心里有些酸楚:“思成,才几天没见,你就瘦了。”

    “只要你好,我就没事。”周思成伸手,拉过顾恩恩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中,直到握住她的手,他才感觉踏实。

    顾恩恩感受着他手杖温热的温度,脸色绯红:“这几天,我一直很担心你。”

    有很多次,她都想给他打电话,但是,她的手机被季非凡没收了,别人的手机又不敢给她用,她只能提心吊胆的在心里担心他。

    一天,挨过一天。如今,总算见面了。

    “你的腿好点没有。”她看着他帮着绷带的右腿,担忧的问道。

    “已经没事了,再过几天,就能下地走路了。”

    “恩恩,这几天,你去哪儿呢?”自那天她意外的一通电话后,他就一直保持开机状态,只是,等了好久好久,都不曾等到她的一通电话。他也不止一次打她的手机,却一直关机,始终无法接通。

    “我在R市。季非凡去那边执行任务,顺便带着我……”

    提到季非凡,顾恩恩脸上的浅浅耳朵笑意就顿住了。

    想到季非凡在带她离开S市时对她说的话,顾恩恩就下意识咬咬唇:“思成,季非凡不同意离婚……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