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甜妻 【249】我们形同陌路

甜妻 【249】我们形同陌路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冯雅茹和季非离从民政局走出来,两人的手中各拿着一个紫红色的小本子,那是他们刚刚领到手的离婚证。

    不到一年的婚姻,因为这个证书而彻底终结。

    日光下,紫红色的离婚证被日光折射出亮亮的红色,和结婚证一个颜色,很显眼的大红色。

    冯雅茹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她和季非离领了结婚证,两个人相互看着彼此,她伸出手,笑的满面春风:“季先生,以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他被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动作震惊了一下。而后,他也同样伸出手,和她紧紧相握:“冯女士,受教了。”

    那个时候,冯雅茹以为,她就算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也是很幸福的。

    能带着全家的希望和祝福,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他生个孩子,这样的生活,冯雅茹早已在脑海中规划好了一切,当真,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去经营的。

    今天,两个人要分道扬镳,她同样伸出手。

    季非离也好似想起了两人领结婚证的那天,他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和她相握,一如那日的情景。

    只是,她的手却不似那日的温暖,浸满凉意。

    她说:“季先生,以后的日子,我们形同陌路。”

    “……”他顿了很久很久,才轻轻的应了一句,放开了她。

    一句永久的道别,两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从此,互不干涉、彼此自由。

    季非离上了车,他并没有开车,而是坐在驾驶位上,看着冯雅茹开车离开。

    “季总,查清楚了,苏沫是在加拿大长大的,今年21岁,毕业于加拿大大学。父亲是做金融生意的。她与今年回国,进了演艺圈,拍的第一部电影是《一生一世》。”电话里,他派去调查苏沫的人一字一字的像他禀报。

    她的身份没有问题,所以,也就不存再她故意接近他这件事。

    “她网上的那些绯闻查清楚了吗?”

    “据郝毅的经纪人透露,是苏沫的经纪人给了他们好处,请求郝毅和她用餐,记者和狗仔也是事先安排好的,为的就是造谣两个人的地下恋情。”

    季非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季非凡呢?”

    “因为季非凡的身份,调查起来有很大的难度。目前,只查到两个人是在富丽酒店认识的。那日,季非凡喝醉了酒,苏沫送他回房。”

    调查到的这些,和苏沫解释给他的一样。

    可是……

    季非离依旧有些怀疑。

    如果苏沫和大哥真的没什么,那么,冯雅茹和顾恩恩为什么全都一口咬定,她和大哥在一起了呢?

    他想了很久,依旧不能确定一个合理的答案。

    他又一次拨通季非凡打电话,可一如前几日,他的电话依旧关机。

    他挂了电话,发动引擎,直奔苏沫所在的医院。

    他,想听听苏沫的解释。

    *

    苏沫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现在的她,已经没必要时时刻刻躺在床上等人照顾。她坐在窗户边的沙发里,看着外面的阳光,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看着小南为她准备的经典影片。

    已经有四天了,季非离都不曾来过

    医院,相比以往他的痴缠,四天都没有打过一通电话这样的行径似乎正在释放一种讯号……

    季非离不爱她了。

    对于这点,苏沫并不关心。她的心里,一心一意的只想着季非凡。

    一周的时间早已过了,她没有给他答复,而他也没有再找过她。

    想着他的话,她的心里有些不安。

    他说:“我还是那句话,除了感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们之间不要再有过多的交集。你好好想想,一周内给我答复。”

    难道,他没有等到她的答复,所以,他便再也不理她了么?

    那日,顾恩恩来找她,她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那个傻女人,自己和季非凡有过曾经,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以她对顾恩恩四年来的了解,不管顾恩恩有没有失忆,她都是拥有感情洁癖的顾恩恩!一个追求完美感情的人,怎么可能不可能原谅一个身心都背叛了自己的男人。

    按照她设定的剧情发展,这个时候,顾恩恩应该和季非凡闹分手了。

    可这都是假设,虽然她完完全全根据两人的性格来推测,但事实的真相是她并不知道。

    她有些慌乱的拿出手机,翻到季非凡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弧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电话里,那机械冰冷的声音让她险些把手机扔出去。

    “关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皱着眉头,心里涌上一阵不安。

    顾恩恩不在医院,他的手机也一直关机,难道,他们两个一起离开了?

    季非离推门而入的时候,苏沫正用力的抓着手机,她的眼神空洞,眉头紧锁。

    他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发现他。

    “想什么呢?”

    他的声音让苏沫猛的回过神来。

    她吓了一跳,看到是他,来不及收起她脸上的表情,便索性伪装到底:“正想着你失踪了这么久,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

    说完,她就骄纵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他。

    她是演员,更是实力演技派,要糊弄一个男人,这是她最会厉害的本事。

    季非离以为她是真的因为他这四天的没有出现而生气了。他坐到她的身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苏沫矫情的不让他抱。

    季非离叹了一口气,伸手抓住她紧握着手机的小手,说道:“沫沫,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苏沫不理他。

    “我知道你在怪我,怪我那天对你那样……也怪我那件事后,这四天,我狠心没来看你……”

    苏沫静静的听着,并不发表意见。

    这个时候,她的沉默才是对他最大的进攻。

    “对不起。”为了解开心里的疑惑,季非离打算实话实说:“沫沫,我骗了你。四天前,我接到的并不是我朋友的电话,而是我前妻冯雅茹的。”

    说完“前妻”后,他便顺势解释道:“我刚刚和她办了离婚手续。现在的我,已经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

    苏沫懂得尺度,如今,她适当的回应着,脸上还带了五分惊讶,五分喜悦:“真的吗?”

    季非离因她这样一个表情,心里的压抑少

    了许多。他点点头,声音柔柔的,似乎是怕惊着了她:“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苏沫嘟着嘴:“你刚刚还说骗了我……”

    季非离轻笑一声,见她终于肯理自己,便顺势把她搂在怀中。

    果然,她没有挣扎。

    他便把头搁在她的头顶,继续说道:“我发誓,我只骗过你一次。”

    他顿了顿,似乎是在回忆那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冯雅茹给我打电话,说你是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她说,你和大哥在一起了,这是你亲口对顾恩恩承认的……”

    “所以,你就去找了顾恩恩证明这件事,对不对?”苏沫有些激动。

    她没想到,冯雅茹竟然一早就和顾恩恩连成了一线,甚至,背着她算计她……

    可恶!

    “是。”季非离点头承认:“我找了顾恩恩,她也承认了这件事,并且,她表示,她会退出,成全你和大哥。”

    “呵呵……”苏沫笑出声,脸上的表情很讽刺。

    她推开季非离,像一个被冤枉的小媳妇,周身充满了怨气:“季非离,既然你相信她的话,相信我背叛了你,相信我别有预谋接近你们两兄弟,那你今天还来找我做什么!”

    “沫沫……”他试图再去抱她,试图让她缓和下来激动的情绪。

    苏沫却任性的拍开她的手,表情悲哀:“季非离,我看错人了!我以为我们是相爱的,尽管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的爱情,但只要我们相爱,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其他人就会承认我们,接受我们。可是……连你都不相信我,不接受我,我还有什么必要再去爱你!”

    她的表情很沉痛,眼圈也红红的:“是!我就是别有预谋的接近你们兄弟!我就是居心叵测的玩弄你们的感情!这个答案,你可满意了?”

    “沫沫!我知道你很生气,只要你给我一个真相,让我有继续相信你的勇气和喜欢你的居心,不管你怎么惩罚我,我都心甘情愿。”

    事到如今,季非离还是在追求一个真相。

    “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就是冯雅茹和顾恩恩口中那个别有用心的女人!”

    苏沫满脸气愤的说道。

    季非离当然不信她这样说的话,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表情,摆明了就是她任性生气时候的胡言乱语。

    可是,他看不透的是,苏沫这看似一句口不择言气话,却是百分之百的事实真相。

    “我自然不信你是这样的女人。”季非离连忙安慰。

    “既然不信,你为什么还要问?”苏沫一眨不眨的瞪着季非离,她的气势有些逼人。

    “我……”

    季非离别噎了一下。

    是啊,他既然不信她的话,为什么还非要她一个解释?

    苏沫见好就收,她已经咄咄逼人的把季非离逼入了一个逼得他不得不信她的绝境,如今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真相”!

    她软下了语调,很是委屈和无助:“我也不知道冯雅茹和顾恩恩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非离,我和你大哥的事,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确实是偶然撞见了喝醉酒的他,把他扶回房间。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事情就这么简单,你信或不信,都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