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082章 周婷住院

第1082章 周婷住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正如黑影所料,当天晚上派去的人暗杀杨越,却被人识破,没能成功。

    手下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一直没说话。

    “大人……属下办事不利,还……还请责罚!”

    “我不是说了吗?他若不死,你就去死!”

    “大人,属下……知错了,还请大人网开一面,放了小的……”

    电话那端传来苦苦的哀求声,黑影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觉得聒噪。

    他直接挂断电话,不再理会。

    他不喜欢办事不利的属下,既然完不成,就以死谢罪吧。

    他倒是很期待傅西城的办事能力,他知道自己的人没办法潜入杨家杀人,必然引起杨家的惊慌。

    那么杨家的防守会更加缜密,他倒想看看傅西城如何完成任务!

    他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接到了傅西城的电话,说已经成功狙击了病床上的杨越,一枪爆头。

    黑影听到这个消息,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这个废物终于死了,那她……也不必浪费五年的青春了吧?

    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忍不住陷入沉思,自己为何如此牵挂周婷。

    她愿不愿意付出,与自己有关系吗?

    大概,因为那个半死不活的废物拿着别人对自己的感情,他不高兴吧。

    他喜欢占别人便宜,一点都不喜欢别人占自己便宜!

    第二天,他去找林初夏,既然演戏就要演的真一点,让林初夏都信任自己,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可刚到西餐厅,就看到林初夏急匆匆的出门,神色焦灼。

    她迎面撞上了他,道:“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

    “去医院,昨晚杨家被人伏击了,杨越死了,周婷也受伤昏迷了,现在还在医院没有脱离危险。”

    “什么?”

    黑影听到这话,狠狠蹙眉,话语微微颤抖。

    林初夏一心想着周婷,根本没注意这微妙的变化。

    她没时间跟他说话,她赶着去医院。

    “你先去集团吧,晚点我再找你。”

    她匆匆来到车库,取了车去朝着医院飞奔而去。

    黑影立刻派人调查了这件事,昨晚傅西城开了两枪,第一枪失手,竟然打中了周婷,第二枪才杀了杨越。

    可他昨晚根本只字未提。

    他立刻拨打傅西城的电话。

    “怎么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伤了人?”

    “我伤了人?”傅西城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响了起来,发出玩味的笑声:“很久不出山了,手法生疏了许多。况且,我伤了谁,那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傅西城,我不想听你这些废话!你会失手吗?你若想一个人死,根本不会让她活到现在,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黑影阴沉沉的说道,语气寒冷。

    大手无声无息的捏紧成拳,蓄满了力气,如果傅西城在眼前,一定会结结实实的吃下一拳。

    傅西城隔着电话都能感受黑影的怒意,嘴角勾起了浅笑。

    他去杀杨越的时候,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杨越很早就被黑影抓了起来,他伪装成杨越,故意靠近林初夏,就是从周婷下手的。

    后来制造意外,想要杀了杨越,却被他苟活下来。

    他不过一时兴起,想要试探一下,所以一枪打中了周婷腹部,虽然不致命,但也很危险。

    如果他毫无芥蒂,那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现在可真是意外之喜。

    “她现在还活着,你现在去还能看人一眼。抱歉,下次不会失手了。三天后,我会去找你,记住你兑现的诺言。”

    “好,我等着你,傅西城!”

    黑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挂断电话,他满心惦记着周婷,也不明白牵动自己心情的到底是什么在作祟。

    他打发了李阳,拿出了属于杨越的面具,迟疑了一下,紧紧攥在了手心。

    他乔装打扮,离开了集团,潜入了医院。

    他换上了面具,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轻松自如的穿梭在医院走廊里。

    最后来到周婷所在的病房。

    他佯装查房,在长廊里走动,也听到了办公室里的交谈。

    林初夏正在里面询问医生,医生的话语沉重,说病人情况不是很乐观,伤口发炎,高烧不断。现在不是伤口的问题,而是这持续不退的高烧。

    再这么烧下去,人都有可能会变成傻子。

    黑影听到这话,心脏都在微微颤抖。

    他来到病房,里面空荡荡的,杨家的人并未出现。

    整个杨家乱成了一锅粥,在忙着处理杨越的丧礼。

    而这个少女,不辞辛苦的照顾那个植物人,因为他中枪,如今在这儿昏迷不醒,却得不到杨家人的一点表示。

    他真不应该让傅西城杀一个人,而是灭掉杨家满门!

    他心底戾气横生,就像是疯狂的种子生根发芽,最后长成了参天大树!

    拳头捏紧,关节发白,手背上的青筋宛若古老的树根,盘根错节,看着吓人。

    他朝着周婷走去,她身子单薄瘦弱,裹在宽大的白色被单里,显得更加脆弱。

    她的脸蛋红通通的,烫得吓人。

    她的额头全都是细细密密的热汗,一茬接着一茬,打湿了头发、枕头。

    她似乎在做噩梦,小手乱挥,要不是他及时上前紧紧握住,只怕就要挣脱针头。

    黑影之前还满含杀意,可触及到她的小手,他的心脏都安静下来。

    整个人变得平静无比。

    他怔怔的看着床上的小人儿,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这一瞬间,宛若入魔。

    他本能觉得自己应该松手,她很危险……对自己来说很危险,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可……手指刚要撤退,没想到她竟然用力握住了自己的手。

    手背的针眼因为回流,而沁出了嫣红的血珠。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她艰难的发出声音,声音很弱,让人怜惜。

    他寒铁一样的心,竟然在渐渐融化。

    他的双腿像是灌铅一般,立于原地,动弹不得。

    他没走。

    “杨越,不要走……”

    接下来的一句,让他瞬间蹙眉变脸。

    他毫不犹豫的甩开了她的手,脸上布满了寒霜。

    “你爱的人根本不是他,他的确是绅士是君子,可他的好没有用在你身上一星半点。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愚蠢的女人?别人对你才二十多天,你就为他死心塌地?你怎么这么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