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066章 陨落

第1066章 陨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黑影听到这话,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这张面具我用的很好,这根本就是为了我量身定做的,哪怕我将陆厉取而代之,我想也不会有人察觉的!”

    “黑影,你这话未免太猖狂了!”秦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算有人皮面具又怎样,这是我唯一没有备份资料,你难道能模仿的了陆厉吗?他身边亲近的人很多,你除非把他们都杀了,否则别无可能!”

    “哦?是吗?”

    黑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这笑诡异的要命,让秦越心脏咯噔一下。

    背脊生寒,一股凉意从脚底直接窜到了脑袋,让他冒出了岑岑的冷汗。

    就在他的注视下,黑影来到他面前,身姿挺拔,和陆厉的身高根本没人差距。

    他坐下倒茶,眉眼之间的神情和陆厉近乎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深知眼前的人是假的,他都要怀疑是真的陆厉来到这儿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声音都和陆厉的一样。

    他抬眸淡淡的看着他,眼神寡淡无情,凉薄致命。

    “你叫影子,你能代替任何人。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黑影,我模仿不了别人,但是有一个人,我就是为他而生。当然,他也要付出代价,为我而死,然后我占为己有,李代桃僵!”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死人,不该知道那么多。其实别的面具我都不需要,我只要陆厉的。至于季家,根本不是我对付的范围,傅卓自有办法。”

    黑影嘴角勾着残忍的笑,眸中带有嗜血的颜色,缓缓抬起了手枪。

    黑漆漆的枪口,抵着他的脑袋。

    秦越一颗心如坠冰窖,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没有办法改变了。

    此刻已经释然,过往的一切全都浮现出来,如同走马观花。

    最后画面凝固定格,浮现出季悠然的脸。

    二十岁的灵动,像是一只小野猫,张牙舞爪的。

    如今啊,就像是小老虎,什么事都想要管一管。

    那又怎样,爱一个人的心从不会改变。

    早知道……不荒废那二十年该多好?

    他以为自己还有好几个二十年,可现在……没了。

    屋内一声枪声,所有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此刻,季家——

    冬日的午后,阳光正好,季悠然正在院子里带小希玩,推着摇篮车,嘴角挂着笑容。

    突然,心脏梦的刺痛一下,大脑都死机了一瞬。

    她整个身子瞬间僵硬,最后直挺挺的朝后栽了过去。

    要不是身旁的佣人眼疾手快,急忙搀扶住,这一跤摔下去肯定不轻。

    “大小姐?”佣人急急的喊着。

    季悠然回过神来,耳朵争鸣,嗡嗡作响。

    她脸上失去了全部的血色,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我没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突然就摔倒了。”

    她一手紧紧地揪住心脏,这儿疼得厉害,仿佛就在刚刚那一瞬,有一只利爪,直接把她的心脏掏空了一般,疼的撕心裂肺。

    可偏偏,她喊不出来,痛苦的情绪来的汹涌澎湃!

    佣人见她这样,赶紧把她搀扶回到了客厅。

    季悠然难受的要命,连喝了好几口水,抓杯子的手都是颤抖无比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第一反应是给秦越打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

    听到这空洞的女音,她的心七上八下。

    秦越不会不接自己电话的!他根本没这个胆子。

    而此刻,江洲典当铺内。

    黑影在清理尸体,看到地上手机亮起,来电显示是“老婆大人”四个字。

    他冷笑出声,走上前狠狠一脚,手机瞬间四分五裂。

    “大人,尸体处理完毕,接下来要怎么办?”

    “送回去,这可是一个大礼!”

    ……

    傍晚时分,林初夏提前回家,因为接到了季景安的电话,说阿姨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一点胃口都没有。

    一进门,季景安就迎了上来,整个季家笼罩在凝重的氛围里。

    “你回来了,去看看姑姑吧,她心里难受。”

    “为什么?”

    “打了姑父一下午的电话,没人接听,姑姑担心坏了,已经让父亲和二伯去寻找了。”

    林初夏听到秦越失去联系的时候,心脏咯噔一声。

    陆厉不是答应她去找人了吗?

    她赶紧给陆厉打电话,但是没打通。

    她又打给李阳,李阳说他从一大清早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也没交代去哪里。

    她心急如焚,想要知道结果。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是两个舅舅回来了。

    他们进来的同时,身后跟着白大褂的医生,还……还有两个人,抬着一副担架。

    上面蒙着白布,随后轻轻放在了地上。

    两位舅舅的面色沉重无比。

    “父亲,这……这是……”

    “我们在江洲警察局找到了秦越的尸体,一枪爆头,当场死亡,死前没有受到虐待,只有腿上有一处枪口。他……走的应该很痛快,也算是最后的安慰了。”

    季阳语气沉沉的响起。

    林初夏听到这话,心脏咯噔一下。

    影子大叔没了?

    那阿姨怎么办?

    “这件事……该如何和悠然说?”季军犯难,不断摇头叹气。

    他们好不容易解开误会,重新在一起,可……

    大家面色凝重,都想到了这个问题。

    还没想好应对方法呢,楼梯间就传来季悠然的声音了。

    “是大哥二哥回来了吗?那秦越呢……”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出现在转角处,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

    季阳甚至都来不及撤走秦越的尸体。

    大家四目相对,空气都慢慢凝结成冰。

    季悠然怔怔的看着担架,愣在了原地。

    最后是季阳打破沉默,幽幽的说道:“妹妹,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

    季悠然听到这话,才回了神,一步一踉跄的下了楼。

    她步伐颤抖,艰难无比的走到了担架前面,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她的手一直在抖,却执着的朝着白布伸去。

    她要亲眼验证,秦越到底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