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014章 傅西城的故事

第1014章 傅西城的故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云昙大师看着她,浑浊的双目爆发出一抹精光。

    “不知道林施主愿不愿意静下心,听一听傅施主的故事。”

    “大师请讲。”

    “这么一算来,应该有六个年头了。”大师幽幽的说道,“那个时候傅施主遭遇丧妻之痛,心有死意,竟然想要带着孩子自杀。而小僧云游,去各处讲经,回到小镇的途上遇到了傅施主。”

    “其实小僧也不过是一介肉体凡胎,参悟的佛法实在是太微小了,但对我来说也需要参悟一辈子。在你们眼里,我或许是得道高僧,但小僧明白,佛法无边,我距离高僧的境界还远得很。”

    “我知道傅太太去世,无力回天,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更何况还有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我苦口婆心的劝阻,希望他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

    “可傅施主去意已决,说自己离去后,他的父亲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孩子,让那孩子跟他走反而好一点。小僧糊涂,想到了活佛转世,便诓骗了他。”

    “我本想救人,却害傅施主执念太深。他的确有了活下去的念头,可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过复活亡妻。生死都有定数,怎么能强求。而且,活佛转世,也是转世到新生儿体内,是生命的延续。可傅施主采取的方法,是一命换一命。”

    “我无法劝阻,不然寺庙上下,乃至镇上百余口人,傅施主都要屠杀殆尽。他坚信林施主这一天出生,他的妻子这一天亡故,这是上天的暗示。”

    “傅施主说自己能感受到亡妻的灵魂,还在身边,只是找不到宿主而已。而你与她是姐妹,容貌相似,日子也十分巧合,他觉得从你体内复活是上天的旨意!”

    林初夏听到这长长的一番话,只觉得背脊湿透了。

    难怪……

    之前傅西城问过她,有没有听过活佛转世,还说自己感受过景谣的存在。

    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打定了这样的主意。

    “那……那如果他遇不到我,怎么办?”

    “那傅施主会寻遍天下,找这一天出生的人,寻找容貌相仿的女子作为宿主。她为了找寻合适的人选,已经耗费了五年的时间。直到一年前,他突然回来,告诉我他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人选。”

    “我劝阻了一下,他大发雷霆,差点杀生啊!”

    云昙说到这,情绪激动,咳嗽起来。

    他的身形佝偻的更加厉害了。

    “大师!”

    林初夏急忙上前搀扶住,发现他枯槁的可怕,已经到了油灯枯竭的地步,浑身上下只剩皮包骨头了!

    “大师,你没事吧?”

    “我本该圆寂,可是我欠了傅施主一个约定,不敢离开。我撒了大谎,也去不了极乐世界,只能在阿鼻地狱偿还我的罪孽。只是……我连累了林施主。”

    “那……我姐姐真的活不了了吗?”

    “人死如灯灭,这是自然定律,就算真的有如来显灵,也无法违背这个规律。阿弥陀佛。”

    云昙大师语重心长的念了一句佛号,感慨万千。

    “那现在怎么办?”

    “林小姐,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必须仔细的听我接下来的每一句话,不得有任何偏差的记住。”

    “什么话?”

    “关于傅太太的一切,你只能伪装,才能逃过一劫。”

    “我要伪装成姐姐?”林初夏心里咯噔一下,道:“不行的,我这个人说谎不行的,破绽太多了!”

    “那你就把这杯水喝下,有助于你记下。”

    “这是什么?”

    “这里面有舍子花的粉末,配合其余中药,能让你的神识暂时被我所用。用西方学来说,应该就是催眠,而小僧是通过药物。”

    “什么是舍子花?”

    “舍子花是曼珠沙华,法华经里的天界之花。白色的又是大吉大利的征兆,而红色的……各有各的好,其花其叶都有医用价值,我控制了剂量,你是不会有事的。接下来,我说什么,你都会记住的。但前提是,你心无杂念,把你的那些前尘往事都忘得干干净净。”

    “什么是我的前尘往事?”

    “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林初夏,也不是景君,你只是景谣。这个药效,只能维持半月有余,时间到了,你就会清醒,到时候你伺机逃命吧!”

    林初夏一听有半个月的时间,心里有些担心:“景谣和傅西城是夫妻,可我不是,这半个月我会不会昏昏沉沉,背叛我自己的丈夫?”

    “施主不必担心,等会我会让你记住,和傅施主保持距离,不会同床共枕的。”

    “那……那就好。”

    林初夏松了一口气,感激不尽的看着云昙大师。

    她喝了那杯水,如今她指望不了别人,也只能自救了。

    接下来意识就昏昏沉沉的,云昙先是颂了一遍法华经,让她晕头转向,才把景谣所有的事情娓娓道来。

    这些都是他从傅西城那儿听到的,他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听过的话,只一次就能记得清清楚楚。

    “你性子沉稳,最爱你的丈夫傅西城,你还有个女儿……”

    “你的丈夫外出,你总是在家中等他,做他爱吃的清蒸鱼,可是你总是把握不好火候,但他依然觉得是人间至味……”

    “你幼年同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深厚。小时候,总是他替你出头……”

    云昙说一句,林初夏就跟着重复一句。

    云昙把所有的细节说完,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候了,口干舌燥。

    他吞咽着口水,觉得精疲力尽,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咳咳……景施主,你最爱的人是谁?”

    “傅……不对,是陆……陆什么……”

    林初夏闭着眼,喃喃说着,始终想不起那个人的名字。

    脑海深处也是模糊的轮廓。

    不是傅西城……那是谁?

    云昙闻言,怔怔的看着她,最后狼狈摇头。

    “想不到林施主的夫妻感情如此深厚,饶是曼珠沙华的药水也无法让你忘记根植于心的那个人。只盼着你这半个月不要想起,否则一切都功亏一篑了。你唯有麻痹了傅施主的心,才有机会逃出去!”

    “忘掉陆这个姓,这半个月不要去想,你的丈夫是傅西城,知道吗?”

    “你身子虚弱,无法进行房事,切记切记。”

    林初夏迷迷糊糊的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