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005章 厉训来检查

第1005章 厉训来检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这事交给我,我来解决,我绝对不会让你为难半分。就因为刚刚母亲提到了分开这个话题,我忍不住深想了下。其实……你就是个白眼狼,根本喂不熟,你若受伤,你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一脚踹开,不会再给半分机会,是不是?”

    “我……”

    这个话题,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未知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

    “林初夏,我了解你,我比你还要了解你自己。”

    这话幽幽的说道,带着几分无奈。

    有时候太过了解,未必是好事。

    从一开始,他就似乎知道了结局。

    无非两种,和睦到白首。

    另一种,决绝离开,不会再有回旋的余地。

    就好像上次,她决定救简的时候,就已经抱有和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了。

    她看似柔弱,实际上比男人还要刚强。

    这种人,要么一辈子宁折不弯。

    一旦弯了背脊一分,那她就会退一万步,寻求自保,保护好自己,不会再受到第二次伤害。

    她就是刺猬,能给你最柔软的肚皮,也能给你最坚硬的锐刺。

    此刻,他觉得颇为头疼。

    很想……很想一辈子抱着她,让她永远不离开自己。

    他自然不愿看她对自己露出锐刺,但如果以后真的走到了那一步。

    哪怕自己鲜血淋漓,也要紧紧的抱住她,心甘情愿的被她伤得千疮百孔。

    “好了好了,以后未知的事情,谁知道呢?怎么?你还想真的把我赶走啊?”

    “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他没有告诉林初夏自己的疑心,现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晚上微微和厉训过来吃饭,母亲应该还记得微微。”

    “哎,婆婆以前真的心地善良,收养微微回来,可怎么就容不下小希呢?我们以后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孩子了。”

    林初夏有些苦恼的说道。

    陆厉闻言,微微眯眸。

    一个温婉的人,怎么会如此狠心?

    这其中如果还没有猫腻,就真的见了鬼了。

    以前他就起了疑心,但是母亲病着,他没办法和一个精神病人如此较真。

    可如今母亲清醒过来,却还是举止怪异,实在是太奇怪了。

    ……

    夜幕降临,陆微带着厉训上门。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养母回来了,激动万分。

    一进门,厉训微微拢眉,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香味。

    很淡,很清雅,非常上等的熏香。

    只是他记得,林初夏不爱这些,陆厉更是不需要。

    这香,反而有些突兀。

    陆微见到了夫人,道:“妈,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微微啊,你还记得吗?”

    她小心翼翼的说道。

    “微微?”

    尉蓝怔怔的看着她,眼前灵动的女人渐渐和那小小的身影结合。

    夫人潸然泪下,上前颤抖的抚摸着她的脸。

    “你……你也这么大了?还嫁人了?”

    “嗯,妈,我好想你。”

    陆微紧紧地抱住她,两个女人哭成了泪人。

    “微微,别哭了,母亲身体不太好。一家人见面应该高高兴兴的,你还不介绍你的丈夫?好歹女婿第一次上门!”

    陆长宁开腔。

    陆长宁也回帝都几次,两人早有照面。

    陆微擦了擦眼泪,介绍厉训。

    “你们都是医生?好啊,是好事,救死扶伤。”

    “我们都是外科大夫,要是懂点精神方面的就好了!”

    陆微懊恼的说道。

    “妈没事,看到你们一个个成了家,我也就开心了。今晚我亲自下厨,要是不好吃,你们也别嫌弃才是。”

    夫人开心,亲自下厨,她离开后,陆厉才介绍谢珺和爱德华。

    “你就是一直照顾我母亲的精神医生?”

    陆微挑眉看向谢珺。

    不知为何,她的面相很无辜,一幅天然无公害的样子,按理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可是一双眼睛太过澄澈透亮,仿佛看穿了一切,透着一股机灵聪明的样子。

    陆微也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女军医常常和政客军官打交道,见到的人也不少。

    “不对,现在应该叫你妹妹了,我爸好像把你收为养女了,你我也算平起平坐了。”

    “哥,对吧?”

    她问向陆厉。

    “嗯。”

    他摸了摸鼻子,淡淡地说道。

    要是陆微不提醒,他险些把这件事忘了。

    这段时间记性似乎有些不好,工作也怠慢了很多。

    陆擎那样心思缜密的人,竟然把一个外人收为养女,闹得沸沸扬扬。

    可那个时候,谢珺是不是傅卓的人,都还没调查清楚!

    如此草率,仿佛做事完全不过脑子一般,行为太过诡异。

    “不敢和陆小姐平起平坐,陆小姐养在陆家多年,而我始终是个外人。是老爷子看我常年照陆夫人,想给我点安慰而已。”

    “这安慰可不小啊,陆家五小姐,不容易。没事,别紧张,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又照顾我母亲,我也很感谢你。你我也算是同行,没事我给你做个体检什么的,别见外。”

    “好啊,同行好交流。”

    她笑着说道。

    她们说说笑笑的时候,陆厉拉着厉训去了楼上书房。

    两人站在阳台上,开了一瓶红酒,对月饮酒,也算是一件快事。

    “怎么样?察觉到什么了吗?”

    “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异样,但我也不敢保证什么。人的精神分为很多层面,你看温言的人格分裂,判若两人,你母亲这个我无法断定是人为,还是真的疯了。保险起见,抽血化验。但如果你们真的被下了药,对方不可能如此拙劣,普通医院肯定查不出。”

    “军方有特殊的机械,专门研究血液里的微小毒剂成分,保护军事人才。这一来二去的化验,需要时间,而且我需要申请。我的军衔在这儿,大概半个月就能批准,再往返运输,前前后后大概一整月的时间。”

    “不能再短了吗?”

    陆厉微微拢眉,看起来有些急切。

    “不能了。”

    厉训摇头。“而且这件事还不能让微微知道,她脾气急,性格暴躁,要是让她知道你怀疑谢医生,肯定会闹得无法无天的。”

    “嗯,那就一个月吧,微微那边你来安抚了。一有消息就给我电话,如果谢珺真的是傅卓的人,只怕傅卓的目的不简单,派来的人也不只她一个,肯定要接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