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956章 威廉的妹妹

第956章 威廉的妹妹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林初夏还没有见到简,就被人蒙着眼睛送了出去。

    最后,她被送到了海面,看到了陆厉的船只,还有纪年的人。

    “陆厉?”

    她愣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箭步上前,将她用力揽在怀里,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还好没事,还好你没事……”

    她若出事,他不知道自己会疯狂成什么样子。

    “陆先生,我家长官不知道她是你的妻子,所有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长官无心和陆家为敌,已经准备了厚礼,聊表歉意。还请总裁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林初夏冷静下来,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简的身影,不禁急了。

    “简呢?你们把简弄哪里去了?”

    “简先生已经自行离开,他一直都是掌管的座上宾,所以陆太太不必担心。”

    “什么?他走了?”

    “是,不信的话,你可以去凯特林找他。”

    康斯坦丁有条不紊的说道,最后看向纪年。

    “听闻令妹会招魂,所以特地邀请,过些日会送回去的。”

    “邀请?你们的邀请方式还真奇特。”

    纪年狠狠眯眸,面容清冷,一双狭长的凤眸布满了寒霜。

    拳头,无声无息的捏紧,关节都在咯咯作响。

    康斯坦丁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也只是客气的说说场面话,雾岛地理环境特殊,你们进来也诸多风险。不怕死的,可以进来,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招待。我家长官向来说话算话,不动分毫,就是不动分毫。纪先生想在这儿等着就等着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你……”

    纪年还想再说什么,康斯坦丁的身影就消失在迷雾里。

    林初夏安慰他,纪月应该没事,虽然不了解威廉的为人,但是他对女孩子还是很绅士君子的。

    纪年抿唇,强忍着怒气也无可奈何。

    这雾岛易出不易进,就连陆厉也被困在外围多日,他也没有头绪。

    如今,也只能相信威廉的话,等在这儿了。

    林初夏跟着陆厉回到了船上,他见她面色沉重,不禁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混蛋为难你了?”

    “没有,威廉对待女生很客气,没有给我半点难处。只是……简可能不太好。”

    “简怎么了?”

    “他知道算命的事情了,现在觉得是你从中作梗,才断了我和他的缘分。自从他当上凯特林家主后,我就觉得他变了,变得很可怕,但他还没有完全泯灭良知。”

    “可这一次……我不过是远远的看他一眼,竟然吓得走不动路。他连看我的眼神都是冰冷无情的!”

    她紧张的握住陆厉的手,想到简之前的眼神,竟然打从心底害怕起来,浑身冒出了冷汗。

    “是吗?”

    陆厉紧紧锁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简绝对不是善罢甘休的人,这件事只会没玩没了下去,不死不休……

    他看着林初夏六神无主的样子,有些心疼,将她揽入怀中,安慰道:“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交给你男人来解决。他要在我手中把你抢走,也要他有本事才行。”

    “不要……简……很可怕。”

    她惶恐不安的看着他,她不想任何一个人受伤。

    “夏夏,我不能退缩,事关于你,我无路可逃。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要去。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我也要去。我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你,我不能没有,明白吗?”

    他垂眸深深地看着她。

    眼神深邃浩瀚,就像是无边无际的星辰大海一般。

    而里面……却只映着自己一个人。

    当初,纪月劝阻,说他和林初夏不可能走在一起。

    他哪怕不要这条命,也不想违背自己的心。

    既然这样的结局是自己拼了命争取过来的,那他就不会放弃。

    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掌心温热。

    可她……却依然不安。

    而此刻,雾岛中心。

    威廉直接把箱子放在她面前,里面有灵符、牛眼泪、招魂铃……

    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竟然还有一套女道士服。

    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竟然爱好捣鼓这些玩意。

    “话说,你学的是东方的茅山术,也会制服西方的鬼?”

    “拜托,原理是相同的好不好?就好像西方的吸血鬼和东方的吸血僵尸,你不觉得很像吗?“

    她被人质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当然啦,我也有西方的玩意,但是用的不趁手。”

    她打开第二层抽屉,里面是占卜书,塔罗牌,还有水晶球什么的。

    “话说……你想让我干什么啊?我不要你的钱,干完后,你就把我放了可以吗?我哥肯定在等我,他会担心我的。”

    虽然纪年平常不把自己当回事,但是一旦自己遇险,纪年还是很在乎的。

    毕竟,她是他的摇钱树。

    “挺好的。”

    他淡淡的说道。

    纪月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为什么她竟然感觉到了羡慕。

    “我也有个妹妹,她比我小八岁。父母一直喜欢女孩子,可是第一个孩子却是个男孩,十分失望。他们一直想要再生一个,可妹妹晚了八年才出来。”

    “我常年在外训练士兵,出入边境维和,所以在家的时间很少。父母从不管我,但是她却记挂我这个哥哥。哪怕我处处不待见她,其实……”

    “其实你很爱很爱这个妹妹,只是你没想好该如何对她温柔而已。”

    纪月忍不住帮他补充。

    威廉抬眸,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她无辜的耸耸肩:“你别这样看着我,因为我也有个哥哥,他也口是心非。表面似乎是在欺负我,但是我知道他很爱我。他和你一样,也是个不会表达的人。可以对外人表现出温柔,但是对自己最亲的人,反而束手束脚,不像是自己,不会表达了,是不是?”

    “你这么说,我倒是很想结交一下纪年这个朋友了。”

    “别……你太危险了。”

    纪月被吓得不轻,连连摆手。

    威廉忍不住摸摸鼻子,有些无奈,看来自己臭名在外,让人留下心理阴影了。

    “那后来呢?”

    纪月继续刚刚的话题,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