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953章 简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第953章 简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威廉听到这话,眸色微微一暗,手上放药瓶的动作都滞缓了几分。

    他沉默了很久,空气都压抑了几分。

    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看他攥紧了药瓶,关节森白,青筋暴跳。

    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她还记得佣人说过,他有个妹妹。

    “抱歉……”她忍不住说道。

    威廉淡淡挑眉:“我还什么都没说,你抱歉什么?”

    “一定是不方便说的,让你为难了这么久。这是你的做事风格,我和你不熟悉,也不应该冒犯问那么多。你虽然对简诸多苛刻,但是对我真的无话可说。但我也不会感激你,把你当朋友,毕竟是你把我带到这儿的。”

    “你倒是看得很清楚,比一些胡搅蛮缠的姑娘好多了。”

    “那……我是不是要感激你夸我?”

    “不必,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的丈夫已经在雾岛周围了,但是找不到主心岛,估计还要被困几日。你现在这儿住几天,后面我会放了你。”

    “你是要拿我威胁简什么吗?”

    “想知道啊?不告诉你!好好休息,我不会再为难简,也不会伤害你的丈夫。我也会好好招待,不会重女轻男的。”

    威廉淡淡的说道,随即转身离去。

    刚出门,手下就汇报情况。

    那个驱鬼大师已经找到了,人已经带到了书房。

    威廉点点头,随后去了书房。

    纪月被五花大绑,眼睛也被蒙起来,只能听到脚步声。

    有人进来了!

    她在家里好好的睡着懒觉,没想到就被人劫过来了,她招谁惹谁了!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对方不作声,但是她能感受到那人的气息,离自己不远,有力探索的视线紧紧萦绕在身上,纠缠成线,让她浑身都不自然。

    这眼神……就像是猎豹看中了自己喜欢的猎物,似乎在寻思从哪儿下口。

    气氛沉闷了很久,她才听到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典型的中低音,透着沧桑的气息,仿佛经历太多太多……

    “你,能见到鬼?”

    “你……你是我的雇主吗?我干的都是清清白白的行业,我没有敲诈勒索。每一个宅子我真的驱鬼了,那些恶灵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真的!”

    “坏人会变成恶鬼,那好人呢?好人会变成鬼吗?”

    “长官……”

    手下有些惊讶的看着威廉,不是来问简和林初夏的事情吗?怎么跑题了。

    他还没说完,威廉面色冷沉,直接递了一个眼神过去,里面全是寒意。

    手下立刻乖乖闭嘴,不敢多说什么。

    “好人……好人如果有执念,难以磨灭的话,也会变成有零状态。她的存在可能不是为了害人,而是为了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那你知道这个宅子,有鬼吗?”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慌很乱,我感受不到……”

    大哥,你到底是谁啊?这么绑着求她捉鬼,真的好吗?

    威廉闻言沉默片刻,随即让人松绑。

    她终于可以重见天日,入眼……是一个男人。

    墨绿色军装军靴,大马金刀的坐着,板寸头,轮廓分明,眼神犀利。

    充满阳刚气息的男人,也充斥着戾气和威胁。

    不难看出,他经常刀尖舔血,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

    “你……你是要找我捉鬼吗?”

    她弱弱的说道。

    “我想知道……她还在不在?我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我觉得她还在这里,但是我看不到她。你有办法让我跟她沟通吗?”

    “她?”

    纪月陷入沉思,对方也不像是没钱的人,却把自己绑过来,手段太黑了。

    她要赶紧离开,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没有工具,我看不到那些幽灵,所以我现在判断不出。”

    “你要什么,我让人给你取,这几日你就在这儿好好住着。正好,你朋友也在这儿。”

    “朋友?”

    纪月蒙圈了。

    “林初夏。”

    “额……你是……你是恐怖分子的头目?”

    这次新闻没有视频照片流出,但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被绑架,消息闹得沸沸扬扬。

    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又软了下去,一屁股重重的跌坐在上面,疼的龇牙咧嘴。

    威廉颔首:“顺便,还想请教一些问题。”

    “什么……什么问题?”

    她死死地攥着扶手,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好好说话了。

    她知道自己哥是混黑社会的,现在来了个更恐怖的,她很没出息的腿软了。

    “林初夏和简的事情……”

    ……

    简安置在佣人房,腿疾已经缓和多了。

    从他回来,一整天都没有看到威廉,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暮色深沉,威廉才过来。

    “我之前说的,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我说了,对这个帝国没有兴趣。”

    他不假思索的拒绝,没有片刻的犹豫。

    他心如枯木,再难逢春,这个世界变迁了也与他无关。

    他现在只想复仇,然后……保护林初夏的安慰,不准任何人伤害她。

    “啧啧啧。”

    威廉连连摇头,仿佛很惋惜的样子。

    “可惜啊,真的很可惜啊,我刚刚还得知一个秘密,想要告诉你呢。”

    “我不感兴趣。”

    “关于你和林初夏的,你也不想听?”

    他挑眉看了过去,看到简沉寂的眸子一点点汹涌起来。

    果然,只有林初夏的事情,他才格外关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威廉也不急,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的叠起,身上有一种睥睨的霸气。

    他以前是个军人,现在也保留军人的血性。

    他一手悠哉的搭在扶手上,撑着太阳下,姿态慵懒华贵。

    “你和林初夏的缘分不浅,你们注定要在一起的,可偏偏被陆厉截胡了。也就是说,你们啊,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他不过后来居上,抢了你的缘分而已。”

    此话一出,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

    他嘴角勾笑,看着简,期待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神色。

    果不其然,他脸色很是难看,瞳孔狠狠收缩。

    他箭步冲上前来,都不顾自己疼痛的双腿。

    他一把揪住了威廉的衣领,直接大力的把他从沙发上提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